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四章你不是妈妈

第两百一十四章你不是妈妈

  “终于来了吗?”

  人群一阵骚动,全都探着脑袋,想要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
  “该来的,总会来的。”

  萧凤内心之中泛起莫名的烦躁,一声长叹之后,方才挥手示意一下,旁边的侍卫长立时迈开步伐,踢着正步走到了那铁门之前。

  “端王殿下,还请您下车!”

  微微弯曲的腰杆,以及那略显生硬的声音,都可以看出这个侍卫长并不是很愿意,毕竟让自己平白无故对一个陌生人做出这种动作来,任谁也难以接受。

  听到了这声音,火车之中一阵闹腾,中间还夹杂着太监的劝慰声,以及小孩子吵闹声。

  众位官员听了,莫不是双眉紧皱,透着几分不悦来。

  萧凤也始终站在三丈之外,对于眼前的一切,全然是无动于衷。

  终于,那火车之内的动静也消停了,门被缓缓地打开,从里面钻出了一个十来岁的稚童,稚童身后也跟着一个太监。

  这小孩子身上穿着一件雕龙黄袍,可以看出来乃是皇亲贵族,长的也算是不错,粉雕玉琢的倒也挺英俊的,只是小脸蛋上全都是害怕,尤其是看到了那萧凤时候,他便直接朝着火车之内窜去,简直就和见到了老虎一样。

  那侍卫本打算伸出手,将这小孩子牵过来,但眼下对方转身离开,他的手就只有僵硬的悬在空中,转过头来一脸尴尬的看向萧凤:“主公,这”

  “张政,等等吧。毕竟初来乍到,总有些不适应。”萧凤淡淡说道。

  张政无奈,只好重新站直身子,静静的看着火车里面的动静。

  那太监也是慌张了,连忙窜进了火车之中,一把手将这小孩子拉住,低声下气的央求道:“殿下,还不快去见母亲?”

  “她又不是我的母亲,为何要让我叫她母亲?”那小孩子脸一红,声音蓦地抬高。

  众位大臣听到这声音,皆是透着几分不悦来。

  萧凤双眉簇得更紧,淡然的神色,让人看不出来她究竟是和态度。

  远处,那些百姓们也是轰然一笑,这才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原来,这个小孩子是那宋朝和他们约定,并且准备送来承继萧凤爵位的孩子啊!

  见到众人这般态度,那小孩子也被吓了一跳,五指死死的扣住那铁门,小脑袋不断的晃着:“不要,我才不要去呢。”

  “不去?你若是不去的话,官家可是会伤心的。难道你想让官家伤心吗?”那太监开始着急了。

  “官家?”

  那小孩子为之一愣,双眼更是透着恐惧,末了又是喝道:“大伯伯一点都不关心赵,赵才不管他呢。”

  “那太子呢?要知道,太子可是你的父亲。你就算不理会官家,但是总得听太子的话吧。”太监明显一愣,随即又搬出了这小孩的父亲。

  赵双眼一酸,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,声音里面也带着哭腔:“赵自出世以来,就没见到爹爹过来看我和妈妈。对他来说,赵就真的这么可恶吗?”

  “这个,不是情况特殊吗。殿下,你还是担待一下吧,体谅一下太子的难处。”那太监也感到尴尬,只好苦言劝道。

  整个宋朝都知晓,赵的父亲赵,其母亲本是荣王赵与芮府中的一名小妾,因出身微贱,总受正房夫人的欺负,发现怀孕后立刻被夫人逼服打胎药,谁知胎儿没打下来,还是出生了。

  因为是皇帝近亲唯一的男孩,得到全府上下人的保护,无奈已中药毒,天生体弱,手足发软,很晚才会走路,七岁才会说话,智力低于正常水平。

  纵然赵昀为他配备了良师,精心教导,仍不能使他开窍,常常把皇帝气得发昏。

  不过这赵倒是有一个优点,那就是嗜好女色,若是放在别的朝代,那自然是昏君一个,不过对于向来都是子嗣缺乏的赵宋皇室来说,却是一桩天大的好事。

  这不,仅仅是长成的儿子就有三个,要不然为何赵昀会立此人为太子?

  见到事情越来越麻烦,张政只好硬着脑袋,对着里面的两人提醒道:“我说你们,能不能消停一下,要知道这里可是在外面,可不是在你们那宫殿之中。”

  对于宋朝皇室的一干事情,他也没有多少兴趣,不过耐不住那些百姓八卦,若是这幅场景继续下去,只怕不定会流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来。

  站在远处,萧凤也是等得不耐烦了:“请问可以结束了吗?莫要忘了,我朝中尚有其他事情,若是继续拖在这里,到时候耽搁了事情,你能负责吗?”

  淡淡的话语,将那赵吓得不轻,他还是死死的扣着铁门,一点也不愿意放弃。

  那太监也是着急了,连忙欠着身子跪下来:“还请晋王宽恕一下,让我再劝劝可以吗?”

  “当然可以。不过不能拖太长时间,明白吗?”萧凤淡淡的回道。

  那太监转过身来,眼见赵脸上全都是害怕,双眼稍微一皱,两行泪水直接涌了出来,苦劝道:“殿下啊,我知道你有万分的不舍,但是也请你体谅一下老奴。若是不去的话,莫说是老奴,便是你只怕也会被那官家责备。而且,你想让皇后伤心吗?”

  “奶奶?”

  赵明显一愣,双手微微松开,握住胸前挂着的一块玉佩。

  这玉佩乃是临幸之前,赵的奶奶谢道清赠送的,也是赵唯一的念想,毕竟在那阴冷潮湿的宫殿之内,也只有他的奶奶对他最好了。

  “没错。你这般做,定然会让自己受不少罪。到时候皇后知道了,只怕她又要哭诉了。”太监见到有一丝转机,连忙劝了起来。

  赵这才止住泪水,但是鼻子还一抽一抽的,显得有些伤心:“赵不愿意让奶奶伤心,所以赵会乖乖的。”

  “这就好,这就好!”那太监稍微松下心来。

  张政见到那赵情绪稳定下来,这才感到松下心来,见到对方脸颊上还带着泪痕,就蹲下身子,取出手帕将那泪痕擦拭干净,然后问道:“现在心情平静了吗?”

  赵明显一愣,努力的吸了一口气,这才让自己稳定下来,然后点了点头。

  萧凤见到两人平静下来,这才插嘴问道:“那,现在可以举行仪式了吗?”

  虽然是当事人之一,但她对于眼前的这一切却分外陌生,仿佛置身事外。

  “当然可以。”

  那太监牵着赵的手,张政则是拿住赵的另一只手。

  两人一起牵着赵,将他走到了萧凤的眼前。

  定住脚步,那太监见到萧凤正在眼见,脸上浮现出几分惶恐,连忙低下头来却怕被看出自己的心思:“启禀晋王,就是皇上赐给您的子嗣,唤作赵。”见到众人神色微变,他连忙解释了起来:“当然,若是晋王有什么不满的话,也可以帮他重新起个新名字。毕竟,从现在开始,您才是他的母亲!”

  “母亲吗?”

  萧凤眼眸一转,看向赵的眼神变得低沉下来,这一刻她突然间感到有些局促不安。

  她一直以来都沉迷在国家大事之中,莫说是什么子嗣了,甚至都没有结婚。

  事业、家庭,自古以来就一直互相矛盾,纵然在后世之中,官方一直鼓励什么事业、家庭两成的,但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,若要在某一处做到巅峰,那在另外一处就会被削减。

  人生的平衡,从来如此!

  居高临下,萧凤俯瞰着眼前的赵,浑然没有当初遇到王著时候的开怀,有的却是审视以及揣度,若对方当真打算继承自己的事业的话,就这幅表现,合格吗?

  带着疑惑,萧凤直接问道:“那你可曾准备好了?”

  这一刻,她却是生出了一些想法。

  若是对方当真有能力的话,那将自己的事业交给对方也不无可能,但若是对方资质欠缺,自己又何妨给他一个平凡的人生?

  以赤凤军的基业,养活一个人,还是绰绰有余的!

  “你,你”

  面对着萧凤,赵努力的抬起头来,从眼前之人的身上,他没有感受到任何母亲应该的光芒,纵然对方不过是杵在了那里,但他却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要窒息了,以至于就连话都说不上来。

  那太监有些着急,又是催促道。

  “殿下,还不快叫妈妈?”

  萧凤斜眼一瞪,那太监赶紧闭嘴,但眼中的担忧丝毫不曾掩饰。

  “我,我”

  赵的脑袋朝着后面缩着,不知道为什么,他感觉对方的目光太过锐利了,自己仿佛置身于枪林弹雨之中,到处都是陷阱。

  那张政也感到焦急,在后面稍微推了一下赵。

  赵也感到耳中忽然响起一个浑厚的声音:“莫要紧张,知道吗?”心中知晓是身后的那人,赵感到心中一热,冰冷的身躯也涌出几分暖意来,便鼓足了勇气,准备说出自己曾经被众人所期待的话儿。

  熟料,正当他抬起头来,却见萧凤背后众位大臣一起看过来。

  相交于太监的担忧、张政的鼓励、萧凤的担忧,这些大臣的眼神,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愤怒以及敌意,数十上百道眼神一起看过来,就像是一发发炮弹一样,直接将赵那本就脆弱不看的心防彻底撕碎。

  完全是处于本能,赵立时叫道。

  “你不是我的妈妈!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