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五章儿子还是质子?

第两百一十五章儿子还是质子?

  这话一出,周围一片死寂。

  那太监一脸惊恐,张政也透着几分惋惜,众位大臣全都是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,就是那群远在百丈之外围观的百姓们,也纷纷叫嚷了起来。

  “哈哈。那些南人莫非以为将一个小家伙送来,就以为能够将咱们吞了吗?”

  “还说不是他妈妈?哼哼!真以为主公很愿意当他的母亲吗?”

  “那群南人也是卑鄙,竟然利用这么一个小家伙,当真下贱无比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虽然距离有点远,但是那些话儿还是穿过距离,传递到赵的耳朵之中。

  赵脸色苍白,小小的身子就那么杵在了原地,虽然他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也知晓自己肯定做错了什么,要不然不会这样子。

  见到这赵这样子,那些肃立的大臣也是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。

  “就这种人吗?我觉得还是直接扔到一边吧。”

  “不管如何,和宋朝盟约也是事实,还是算了吧。”

  “不过这小子竟然这么不听话?看来要好好教训一顿。”

  这些话儿虽是微小,若是叫赵听了,只怕魂儿都被吓出来了。

  随行的太监也是吓傻了,却是侧过身子来,将赵拉倒了身边,低声喝道:“殿下,你说什么呢?难道你真的忘记了,皇后的嘱咐?”张政也是踏步上前,对着萧凤劝道:“还请主公宽容,毕竟他只是一个孩子。”

  “只是一个孩子吗?”

  萧凤口中念叨着,觉察到自己之前似乎有些不妥,责备的眼神掠过众人,便让他们纷纷闭嘴,随后轻启微唇。

  “就这样吧。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,初来乍到肯定有些不适应。”

  轻轻的一声,就令在场的众人,无论是那些大臣们,亦或者是那些百姓们,全都闭上了嘴。

  对于自己主公的决策,他们向来都没有异议!

  “而且他已经来了,各位也就散了吧。莫要忘了,还有其他事情等到诸位处理呢。”萧凤又是命令道,众人得到允诺之后,也纷纷转身离开,对于这些繁杂的礼仪,他们也是厌烦无比。

  很快的,这些大臣就各自离开,而那些士兵也重新编队,准备从这里撤离。

  萧凤也没有心思继续留在这里,便打算转身离开,却见那张政挺身上前,直接询问自己。

  “主公,关于这小家伙,不知您准备如何处理?”

  “财政部没有给他修建专门的房舍吗?”萧凤有些诧异,直接问道。

  张政苦恼的摇摇头,回道:“没有!那许处以财政短缺为由,拒绝修建。所以我想,若是可以的话,不知可否将他送到您那里去?毕竟名义上来说,他也算是您的孩子。”

  摇摇头,萧凤直接回绝道:“你也明白,我那凤还阁甚是狭窄,住两三人就已经够挤了,若是再添一个人,哪里还是休息的地方?”沉思片刻,却又诉道:“听闻你一直孤身一人,不如就让他暂时住在你那里吧。等到找到合适的地方,再让他搬到那里去。”

  对于那赵,萧凤直到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,甚至都弄不清楚应该如何处理。

  如此状况,她有怎么可能让这小家伙直接进入自己的私密空间?

  言尽于此,萧凤也没兴趣解释,直接化作一阵遁光,径直消失无踪。

  张政仰望天空,目光中那赤红光彩一闪而过,他感到有些懊恼,口中自责道:“唉。没想到我今日也算是接了一个苦差事啊!”

  走到了那赵身前,他看着对方那胆怯的眼神,就感到有些不自在。

  那太监问道:“这个,还请张侍卫告知一声,我们应该住哪里?”

  “这个。你们也知道,我们这里刚刚经过一次北伐,所以朝中没钱了。于是呢,你们的府邸也就没有修建,若是承蒙不弃的话,可以暂时住我那里吧。我那里虽然也不大,不过也没什么人,若是住上你们两个,却还是绰绰有余!”张政挠着后脑勺,尴尬的笑着。

  若是依着礼教的规矩,那赵的身份乃是皇亲国戚,自然是显赫无比。

  但对于崇尚实学的赤凤军来说,却对这些嗤之以鼻,毕竟就连萧凤的居所都和寻常人并无一二,其他人更是不怎么在乎了。

  太监轻叹一声,似是早有准备,对着张政欠了一下身子,道谢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拜托你了。只是不知您的名号?”

  张政回道:“我叫张政。对了,您叫什么?”

  “某家姓曹,您叫我曹公公就是了。”曹公公又是欠了一下身子,显得特别的恭敬。

  “原来是曹公公啊。既然如此,那你就随我前来吧。”张政笑了笑,然后看向了车厢,又问道:“对了,你们有没有带行礼?要不要我让我的属下帮你们一下?”

  “这个倒是不用了。殿下再怎么说也是皇亲贵戚,自然不可能懈怠了。”

  曹公公对着那车厢招招手,当即就从车厢之内走出了十二个人来,除了六位侍卫外,还有六个侍女。

  那侍卫全都是身材魁梧、精神十足,显然是精挑细选的,就连那六个侍女也是娇俏可人、姿态万千,论模样也是上上人选。

  见到这一幕,张政内心叫苦起来:“这个,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多人来?若是这样的话,只怕我那房子,可装不了这么多人!”看着那依旧惶恐的赵,他先前的担忧也全数消失,明白了对方终究是皇室子弟,又岂会什么手段都没有,就这样直接送来?

  挥挥手,张政将自己的兄弟们叫过来,吩咐道:“你们几个,负责保护好他们,莫要出什么差错,明白吗?”

  众人齐齐称是,便一起走在前头,排开人群朝着远处政务区走去。

  那里,乃是赤凤军的核心之地,也是张政日夜工作的地方。

  …………

  回到凤还阁,萧凤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,兀自生着闷气。

  “姐姐,你又怎么了?”萧星端上一杯茶,放到了萧凤身前。

  拿过茶杯,萧凤朝着嘴中灌了几口,却是侧过头来看向萧星,问道:“星儿,你说我是不是老了?”

  “老了?姐姐莫非又受到了什么刺激了?”萧星笑道。

  这般模样来,萧凤从来不曾在外人表现来,也只会在她眼前露出这般女儿家的姿态来,也只有这个时候,才会让人察觉到,眼前的女子并非那么的严肃、认真,也是会抱怨、埋汰别人。

  “唉!还不是那个小家伙?不过是随口一提,没想到那群家伙竟然真的送来了?”

  萧凤整个人都软了下来,将自己的头搁在桌上,不得不说偶然放纵一下,果然挺舒服的。

  萧星眼眸一闪,笑道:“你是说赵吗?”

  “没错啊。就是那个小家伙。”将双手撑在桌上,萧凤让自己上半身直起来,嘴巴也是气鼓鼓的:“当着众人的面,他竟然说我不是他妈妈?这算什么事啊!”

  明明都做好准备,对方临到开始的时候,竟然直接来了这么一出,这让萧凤感到有些难以接受。

  萧星戏谑道:“没错啊。你本来就不是他妈妈,何必强求对方呢?”

  “这也是。他不叫就不叫吧,反正也就是一个盟约,等到时机成熟之后,撕就撕了呗,又何必在乎呢?”萧凤自嘲道,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过敏感了,竟然会被一个小家伙给牵动了心思。

  萧星微叹一声气,露出了几分愁容来。

  “只是姐姐,那你打算如何对待他?他毕竟也是宋朝皇室后裔,若是什么都不管的话,只怕也不妥。”

  毕竟按照萧凤的性子,只怕是没有心思去管这种事情,能够稍微安排一个人,并且偶尔过问一下那就是感天谢地了。

  “如何对待?不就照着寻常人那样呗?”萧凤笑道。

  萧星问道:“寻常人?你的意思是?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萧凤阖首回道:“若是他愿意在这里住下,我倒也愿意给他提供一定的钱财,让他在这里住下来。若是想要读书的话,就算是崇文书院,我也大可以安排他进去读书。这么一点钱财,我还是能支付的起的。”

  “之后呢?”萧星又是问道。

  萧凤摸了摸脸,感到有些莫名其妙,诉道:“之后,之后怎么了?”

  “莫要忘了,再怎么说在别人眼中,他终究是你的孩子。”萧星轻轻摇摇头,也不知道萧凤究竟是真的不知道,还是完全是装傻。

  因为在有心人的眼中,这个身份就已经无价之宝了。

  若是有人惦念上了,只怕也会造成不少的麻烦,至少也会有很多人会被吸引,以为能够利用此人来做文章吧。

  萧凤沉思片刻,随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我当然知道,所以才置之不理。若是他能够成器,想要在军中亦或者是官场之上历练,我也不介意让他接触这些事情。就算他没什么出息,只想要安然度过一生,我也没有丝毫意见,可以护他一生平安。这一点,我还是能够做到的。”

  “也许吧。只是姐姐,若是他”

  蓦然截止的话语,代表着萧星的担忧。

  对方终究是赵宋皇室宗亲,若是日后走到了那一步的话,只怕也是一个隐患。

  萧凤也明显感觉气氛一凝,声音立时变得锐利起来:“若是他当真做出这种行径的话,那就莫要怪我无情了。毕竟,国法无情!”

  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