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六章该睡觉了

第两百一十六章该睡觉了

  另一边,赵一行人也在张政的带领下,来到了位于政务区西侧的西陵宫。

  这西陵宫乃是中央警卫军队驻扎的地方,所以中央设立有一个庞大的校场,校场长达九十丈、宽也有五十丈,足以容纳上千人在里面训练,东西两侧则是一排排三层连栋平房,是供士兵们住宿。

  因为张政乃是中央警卫队领导,所以在南边之处专门辟出一块地儿,给他盖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。

  当然,这房间也不是很大,也就和后世的别墅一般。

  “曹公公,我们能不能换一个地方?”

  看着远处的房舍,赵明显露出了几分排斥,旁边的士兵还在训练,而那此起彼伏的枪声也始终在耳边响起,纵然有张政在一边护着,他这一路走来也被吓得不轻。

  曹公公牵着赵的手,安慰道:“说的什么话儿,咱们现在这里安顿下来再说吧。”瞧着周围的士兵,他感到局促不安,毕竟这里终究不是临安,可没有那么多的选择。

  张政也感到尴尬,看着那赵的样子,他总有一种自己在犯罪的感觉。

  “这个,你们来的太突然了,很多的东西都没有准备好。所以主公让我带你们到这里来,毕竟这里乃是中央警卫队驻扎的地方,可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了。”

  虽是如此,但看赵的表情,明显不是这样子,而他们带来的那六个侍卫也早已经护在四周,将一行人牢牢的护在垓心之处。

  曹公公只得腆着脸笑道:“那就拜托将军了。”

  正谈话间,一行人也来到了张政的房舍之前。

  这房舍本就不大,乃是传统的三间两进的布局,除了正中央的主房外,便只有旁边的两个厢房可供住人,平日里只有张政一人,自然没什么在意的,但今日贸然挤入了十来人之后,便显得特别的局促。

  来到这里,赵自然只有住在主房了。

  但那厢房只有两间,最多只能容纳六人罢了,曹公公眼见人数太多,一脸焦急的看向了张政。六人

  张政只能耸耸肩,无奈的摇摇头:“没办法。我这里太狭窄了,你们先将就了一下吧。等到房子建好之后,你们在搬出去吧。”

  “那多谢张将军了。”

  曹公公松了一口气,若是以后始终住在这里,他便是能够忍受,只怕赵也不愿意接受。

  但他环视一周,却见旁边还站着六人,便感到了为难,又是问道:“只是张将军,却不知他们又该如何安置?”

  住在这里,赵自然要有人服侍,也要有人保护,所以一间厢房便给了侍女,一间厢房让侍卫住下,这才勉强挤进了六人,剩下的六人却也只能傻愣愣的站在外面,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。

  张政也陷入踟蹰之中,这里房间虽多,但全都是有主的,并非全都可以安排的。

  无奈之下,他只好指了指远处约莫有六丈高的高楼,说道:“这个。若是你们不嫌弃的话,我可以将你们安排在办公楼之内,那里应该有足够的房间让你们休息。”

  这几位自然也不敢拒绝,当即点点头,表示愿意接受。

  复又看向曹公公,张政有些为难:“只是你”

  “某家只要能陪在殿下身边,便没有问题。”曹公公笑道:“只是这主房也不大,如今被我们两个占了,却不知张将军又该如何?”

  “哈。这个啊,我只要随便找个战友凑合一下就可以了。你们两个就这样住下吧,其他的我自然会处理妥当。”张政笑了笑,他本就是豁达之人,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,只是眼光扫过了赵之后,便蓦地感觉心疼。

  此刻的赵,一脸木然的坐在了座椅之上,也没有说话,就算是别人来到他眼前,也没有什么反应,浑似一个木雕一样坐在了床上。

  “怎么了?从开始到现在,一直都闷闷不乐的?”

  张政走上前,将大手放在赵头上,心中默默哀叹:“唉。终究只是一个孩子啊,却被那些人送来,成为了一个质子!”

  虽然心疼,但他也明白这件事情的背后藏着更深层次的原因,自然也无法反对,只能在自己的范围内,让对方稍微安心一下。

  “不要碰我!”

  赵一挪头,直接甩开张政的手。

  张政眨了眨眼,只好将手收回来,蹲下身子来,让自己的视线和赵为一个水平线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赵,然后笑道:“怎么了?还在发脾气吗?”

  “你们大人做出这种事情,难道还不许我发脾气吗?”

  赵双眼一红,对着张政就是一通谩骂,浑似眼前的家伙变成了他先前见到的那个女人一样。

  唾沫星子落在脸上,张政只好举起袖子擦拭一下,等到对方好容易消停之后,然后诉道:“那你觉得,发脾气能解决问题吗?”

  赵沉默下来,眼中光芒尽数散开,没有了半点的精气神,又是重新变成了之前的状态来。

  “不能!”

  “没错,不能!”

  张政笑了笑,再度伸出手来落在对方的头上,这一次赵不再想之前那样排斥了,微微抬起的眼睛之内,也带着几分恳求。

  “所以从现在开始,你要打起勇气来,去解决这些事情。知道吗?”

  “凭我一个人,可能吗?”

  赵的小脸蛋透着哀伤,他的父母亲不要自己了,他的那些亲人甚至将自己送到这个地方,面对那么强大的敌人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。

  如同众人期待一样,称呼那个陌生的女人为母亲?

  但是赵明白,自己和对方并无血缘关系,哪怕叫的再怎么亲热,也无法改变这一切!

  想着这些,赵只感到眼前一片黑暗,完全不知自己应该如何处理!

  张政笑道:“也许可以,也许不行。但是,你总得去试一下吧。不是吗?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你是男子汉。不是吗?”

  赵再一次的沉默下来,相交于之前的死寂,他的眼中多了一点精气神来,至少不似之前那样,什么都没有。

  “还好情绪不是很重,要不然若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,我可担待不了!”

  张政见赵恢复如初之后,这才放心下来,他的职责乃是保护赵,若是赵因为众多情绪而寻短见的话,那自己可就万死莫辞了。

  对着那曹公公告辞之后,他也离开了房舍,随便选了一个房间,便扣开门来。

  “嘿!原来是张正啊!你不是有房间吗?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?”

  打开门来,从里面钻出了一个九尺汉子来,大概是快要睡觉了,所以他上半身也没穿衣服,就耷拉着一块毛巾。

  “苏元!你也晓得今日发生的事情,主公将那小子交给我处理,结果他带的那些人,直接将所有的床铺都给占据了。无奈之下,我也只好来这里了。这段时间,只怕就打扰了!”张政连连摇头,诉说着心中的苦恼。

  苏元笑道:“嘿。那不是主公信任你吗?要不然,为何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办?”说着,他推了推张政的胸口,戏谑道:“若是能够将此事处理好,日后飞黄腾达的时候,可别忘了兄弟啊!”

  “得了吧。”

  张政撇撇嘴,脸上都带着懊恼来:“那小子可是皇亲国戚,打不得也骂不得,简直就是弄了一个祖宗回家供着。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!”

  天色已暗,蝉声响起、蛙声一片。

  张政已然感觉有些疲倦,便直接撞开苏元,诉道:“还有。别杵在门口前不让进行吗?这一天我可困死了,非得好好的休息一下不可。”

  “喂。我都没有准许呢,你怎么就进了?”

  苏元口上是叫嚷着,但眼中却带着笑意,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也早有准备,并不感到意外。

  张政走到那庭院处,取过了一块毛巾和皂角,口中没好气的回道:“我说你啊,当年我替你挡子弹的时候,你可没有这么小气过。怎么今天轮到我用一下你的房间,你就来劲了?”也没什么顾虑的,便直接拧开了水龙头,水龙头中热气腾腾的热水落了下来,淋到了张政身上的时候,让他不觉从口中发出一阵舒服的呻吟来。

  “嘿!你这小子,还当真不客气啊。这可是我刚刚打来的,你可别用完了。”

  苏元纵身上前,直接将张政挤开,为了这么一点洗澡水,他也是费了不少的时间,张政自然不肯放弃,也是拼命争抢起来。

  两人这般架势,倒也是热闹无比。

  但是在张政原本房间之内,那赵却依旧带着害怕。

  在侍女的服侍下,他洗过澡之后也上床了准备开始睡觉,但是临睡之前,却还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曹公公。

  “殿下,您怎么了?都这么晚了,该睡觉了。”曹公公低声安慰道。

  赵眼中透着担心,直愣愣的看着曹公公:“曹公公,您会不会就和母亲一样,突然就从我眼前消失?”

  他的亲生母亲,便是在某一日突然去世,什么消息都没有。

  “殿下!某家生来就是为了伺候您的,除非您赶我走,否则我绝对不会离开的。”曹公公和蔼的说道。

  “那就好!”

  赵这才感到安心,将被子拉上来盖住自己,末了他还睁开眼睛,见到曹公公始终陪在自己身边,方才沉沉的睡着了。

  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