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八章逼宫

第两百一十八章逼宫

  翌日。

  自沉睡之中苏醒,赵昀感到头疼欲裂,身子也似被掏空了一样,感觉空虚的很,正欲起身却见身侧正蜷缩着一个少女,正是那唐安安。

  “唉。没想到我又在这里度过了一宿。”

  心中自责无比,赵昀感觉心中有些愧疚。

  身为帝王,不在宫中陪自己的皇后,却在这皇宫之外厮混,也是不像样子。

  正欲起身离开时候,那唐安安也自睡梦之中苏醒,粉嫩的双臂直接将赵昀腰间环住,微微昂起的俏脸上,也带着几分哀怨:“陛下,您要走了吗?”

  “那是自然。毕竟朝中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呢。”赵昀回道。

  虽然对方的确姿色过人,更是让自己重新燃起了男人的欲望,但朝中尚有许多事情要处理,尤其是那北伐正在进行,又岂能继续沉溺其中?

  唐安安眼神微微一暗,旋即又亮了起来:“那陛下可要好好努力,莫要让大臣们失望。只是陛下,可不要因此忘了贱婢,行吗?”

  “那是当然。毕竟你这么可爱,我又如何舍得?”赵昀笑了笑,随后自腰间摸出了一块玉佩,直接抵到了唐安安手中,嘱咐道:“这玉佩你可要随身带着,莫要辜负我的期待了。”随后叫来在外面等候许久的董宋臣,一起离开了宴宾楼,前往勤政殿。

  眼下天色已亮,若是晚了的话,可就迟了。

  踏入勤政殿,赵昀眼见众位大臣聚首在此,想到昨日荒唐之事,就感到有些发虚。

  “有事禀报、无事退朝!”

  尖锐的声音响起,也让下方的忠臣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。

  “启禀殿下。”一马当先,却是当朝户部尚书赵希泊走了出来,朗声诉道:“因为那北伐之事,我朝国库如今行将告罄,若是继续下去,只怕没等北伐之事完成,只怕今年我朝就得彻底崩溃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,赵昀心中莫名一颤,暗道一声不好。

  果不其然,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,赵希泊这一番话,当即将众位大臣的话全都引出来。

  “此事当真?”

  因诸多战功,如今已经被提升为兵部尚书的李庭芝直接问道。

  赵希泊一脸担忧,直接阖首回道:“启禀李将军,此事当真。”说着,却将袖中账簿取出,然后交给那董宋臣,诉道:“关于国库之中的物资,全都在这里。在下不敢有丝毫掩瞒。”

  赵昀自然不敢推辞,连忙让董宋臣将账簿呈上来。

  扫过上面的内容,他抬起头来,死死的看着赵希泊,诉道:“国库之内,怎么只有这么一点物资?竟然就连半年都支撑不了?”要知道,一开始的时候,他还以为以国库的储备,应当能够支撑个一年。

  没想到不过才几个月,竟然就削减了这么多?

  “启禀陛下。若是依照先前预计的倒也罢了。但是你可知晓,那夏贵在前线时候,可是挥霍无度。我朝粮饷不知道被他散去了多少,就这样子能支撑多少?”赵希泊没好气的回道。

  北伐一事,他一开始就持反对意见,原因没有其他的,对物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。

  赤凤军仗着有火车运输,尚且在一年时间内,就将五六年的储备全都打空了,而他们却要征服一个面积不亚于自己的地盘,还指不定要付出多少代价呢。

  “若当真如此,那爱卿以为如何?”

  赵昀沉默下来,双目带着审视,看着眼前的两位爱卿。

  李庭芝劝道:“陛下,依照臣所言。北伐之事,只怕应该暂停了。”

  “可是爱卿。你也知晓目前北伐进展,如今时候已然侵入山东一带,只需将那盘踞在济南府的敌军一军歼灭,那北伐大计便可以成功了。若是就此撤退,岂不是可惜了?”赵昀回道。

  一直以来,赵昀始终都惦念着北还故土,这个都成了他的心病了。

  正是因此,所以赵昀才会有些推拒,不想要就此放弃北伐大计。

  那赵希泊面色微怒,却是挺身上前,直接喝道:“但是陛下。若是让北伐继续下去?那满朝大臣又该如何?那我朝百姓,又该如何?莫要忘了,如今国库钱财所剩无几,若是尽数消耗一空,到时候若是发生其他事情,又该如何?”

  他这一说,也引起了众位大臣的担忧。

  “之前为了击败蒙古入侵,我朝早已经耗尽力量,如今时候如何还有实力进行北伐?”

  “而且近些年来,朝中内部屡屡生乱。若是没了钱财,到时候若是那些人贸然发动叛乱,我等只怕也难以扑灭。”

  “百姓本就苦楚,若是继续这样下去,只怕我朝非得崩溃,还请陛下开恩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诸多的话语一起诉说起来,让赵昀感到头疼的厉害,心中却是感到后悔。

  若非他让那贾似道离京,如何会招来这样的场景?

  赵昀心中明白过来,眼下时候这些大臣分明是趁着贾似道不在了,所以一起联合起来,打算来一次逼宫,彻底掌握朝中大权,至于所谓的国库枯竭,只怕也是对方所制造的一个噱头罢了。

  身为皇帝的赵昀,内心里早就充满了对大臣的不信任。

  “我也知晓各位爱卿的担忧!但是爱卿想必也知晓,临阵换将实在是兵家大忌。若是这个时候将贾似道撤下,只怕对方会趁此机会,彻底将我等赶出中原。届时,只怕北伐之事也要就此失败。不是吗?”赵昀却不愿意就此妥协,依旧坚持着自己的信念。

  他感觉自己已经老了,开始力不从心了,所以就想要趁着这个时候,将很多事情完成,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后代安心!

  “此事全凭陛下决定,我等只因为担心,故此有此提议。”李庭芝倒退一步,并不愿意继续追究。

  但那赵希泊却依旧坚持几见,又道:“陛下。此事事关重要,又岂可继续拖延?依照臣所言,应当速速将贾似道撤下来,以免他继续冒进,到时候坏了我朝根基。陛下,你可莫要忘了,唯有确保治下百姓安康,方能确保我大宋江山的安稳啊!”

  赵希泊乃是宗室子,所以对大宋江山的安定向来看重,如今见到赵昀依旧固执几念,便感到愤怒。

  赵昀双眼一红,语带不善直接问道:“赵尚书?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陛下。你还不清楚吗?那贾似道非是贤臣,不过是仗着一手促织之法,便得到陛下恩宠,如今时候竟然能够登堂入室、出将入相,岂不是让天下之人耻笑?”赵希泊也是来了脾气,竟然直接和赵昀怼上了。

  他对那贾似道素来不满,毕竟此人自从为相之后,也没见做了什么事情,只不过是仗着有些口才,便哄的赵昀开心,结果就掌握了这么大的权力?

  今时今日,那贾似道不在临安,却是他彻底扳倒对方的时候了。

  赵昀却依旧感到不悦,反倒感觉对方意有所指,便直接反驳道:“以你所言,莫非是怪罪陛下识人不明了?”

  “非也、陛下。只是陛下身居宫中,不免被奸臣蒙蔽。我等自然有义务提醒陛下,莫要被奸臣所害。那厮不过是一介促织相公,又能有什么本事?”赵希泊继续说着,随后话音一转,他却是意有所指:“而且若非那厮作祟,陛下如何会留宿宫外,竟然和那宴宾楼唐安安死混在一起,若是传出去,又叫其他人如何看待陛下?”

  “你”

  赵昀两眼顿时变得赤红,感觉自己像是被剥光了衣服,被直接晒在众人眼前。

  李庭芝也感到不妙,连忙插嘴诉道:“赵尚书,此事不过谣传,你又岂可在这里胡乱说话,平白玷污殿下清誉?”

  赵昀心中感念,对李庭芝高看了一眼。

  但那赵希泊却一脸嘲弄,却自手中取出来一块玉佩,轻哼一声诉道:“谣传?昨日时候,我亲眼见到陛下踏入宴宾楼,更是将这枚玉佩赠送给那唐安安。”微昂的头颅已经带着几分不悦,他却是直接挑衅了起来:“陛下,这玉佩你可记得?”

  “这玉佩?”

  赵昀感到双颊赤红,那玉佩分明是他当初赠送给唐安安的,谁想道现在竟然落入了赵希泊身上。

  “还请陛下圣裁,惩治贾似道,终止北伐。”

  紧跟在赵希泊身后,那些大臣也纷纷踏出来,莫不是高声喝道,整个队伍之中也就只有李庭芝、陈宜中寥寥几人站在一边,未曾参与其中。

  “还请陛下圣裁,惩治贾似道,终止北伐。”

  众人齐齐喝道,让赵昀脸色赤红无比,虽欲张口辩解,但也明白纵然自己反对,但若是这些大臣联合起来,纵然他身为皇帝,依旧是无可奈何。

  “此事事关重大,且容我留后再议。退朝!”

  没兴趣继续留在这朝堂之上,赵昀再度拂袖离席,今日之事早已经发生过太多次,赵昀也已经习惯了。

  众位大臣无奈,也只好各自散去,但是今日发生的事情留存在众人的心中,也让他们开始忐忑起来。

  今日发生的事情,注定是一场风暴。

  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