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九章来自朝堂的反扑

第两百一十九章来自朝堂的反扑

        兀自回到宫中,赵昀蓦地高声一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群家伙,当真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路过的太监、侍女莫不是瑟瑟抖,连忙避开了赵昀,便是那董宋臣也寒蝉若禁,只敢躲在一边,什么也不敢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董宋臣。告诉我,那玉佩如何到赵希泊手上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昀一脸责备的看着董宋臣,想要询问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董宋臣低下头来,不敢看向赵昀,口中也带着几分不确信,回道:“这个,也许是他威逼利诱吧。毕竟唐安安不过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,如何能够抵得过他?他若是想要强取,唐安安又如何能够抵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番话,立刻就勾起了赵昀的担心,脑中也不免浮现出了那赵希泊,又是如何欺辱唐安安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宴宾楼看一下唐安安的状况,莫要让她受了惊吓,明白吗?”赵昀嘱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董宋臣当即领命离开,不敢有任何的推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董宋臣离去,赵昀心中稍微一松,脸上苦楚更甚,明明自己为一朝君王,却为何就连这些真心对待自己的人都无法保全,愤怒下对赵希泊更是恼恨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自诩为一代明君,却也不愿意以此为借口,将对方贬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赵希泊也是忠诚为国,若是因为这些理由就被贬黜,只会糟蹋自己的名声,对于这件事情也许也只有彻底忘记吧!

        正思索间,赵昀却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淫词艳语,那词儿就算是他,听起来也特别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子,难道就不知道遮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露出几分厌烦来,赵昀定眼看去,就见远处正有一个青年人,正将几个侍女朝着怀中搂去,纵然这里乃是皇宫,他也没有丝毫的忌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高喝,顿时让远处的赵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头来,见到赵昀就在不远处,当即拖着几个侍女跑到了赵昀身前,然后说道:“原来是父王啊。父王,你能不能将这几个侍女赐给我?”听到这话,那侍女明显露出几分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双眉拧紧,死死的看着赵,让赵感到特别的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,难道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什么时候能够正常一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近乎痴愚的话,让赵昀心中充满着愤怒,甚至于感到难以接受,毕竟自己的侄儿,当今大宋的太子,竟然是一个痴呆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若是传出去,又有谁能相信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没办法,自己有没有子嗣,而他的弟弟也只有这么一个长子,为了避免皇位空悬,也只好让赵充任太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却感到无比费解,双眼眨了眨,自觉难以理解,便将那几位侍女搂在怀中就朝着她们的脸蛋亲上去:“父王?既然你不说,那这几个侍女我就带走了!”说着,就强拖着几个侍女,准备将其带回寝宫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心中为之一叹,却是迈步挡在身前,诉道:“孟启,你站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赵为之一颤,连忙将身子站直,也不敢有其他的动作,那几个侍女见赵被阻,也连忙借着这个时候溜走,一点也不敢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怜兮兮的看着赵昀,赵感到不解,不明白自己的父王为何要阻止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诉道:“你今年也二十了吧。你就没想过,要好好的学习一下,如何治理朝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治理朝政?没兴趣!这个太枯燥了,没有女人好玩。”赵猛地摇摇头,蓦地却两眼一亮,竟然落在远处的几个侍女身上,笑着拍起手来:“对了父王,能不能让我去找她们完?”话语之中虽是天真,但他话中所说的,却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赵所谓的玩,对女子来说完全就是一种摧残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连连摇头,心中想着:“若是你这样子,那我也许只有替你找一个师傅了。要不然,就你这样子,如何能够治理好朝政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负也是殚精竭虑,不敢有一日懈怠,但面对那一件件烦琐事情,却依旧感到头疼无比,弄不清楚应该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,若是赵继位,那整个宋朝又会变成什么样子?

        赵昀实在是不敢想象,只好提前做好准备,防止可能会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?好玩吗?能有女人好玩吗?”赵一边拍着手一边跺着脚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在的,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人,如同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,当真是诡异无比,但考虑到其状况,能够很好的交流,已经算是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只好违心的回道: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也不明白,以为当真如赵昀所言,便一边拍着手一边追逐着那些侍女,继续着自己之前的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此情此景,赵昀顿感自己仿佛置身于莽原之中,四下并无任何人能够给予他指引,唯有靠着自己的力才能够朝着那不可知的未来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董宋臣也感觉气氛簌变,只敢在远处跟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董宋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赵昀对自己招手,董宋臣连忙踏步上来,低声问道:“陛下,您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传我之谕令,让贾似道快些赶来,知道吗?”赵昀吩咐道,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这位大臣,尽管他在那些儒生口中名声不佳,才能也远没有其所说的那样出色,但眼下时候也只能寄托此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他能够解决这些事情,也许就没必要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董宋臣立时应了下来,眼下临安之内风云诡谲,若是让贾似道继续孤悬海外,那只怕就会被以赵希泊为的大臣们所排挤,到时候若是整个朝堂被他们所掌控的话,那自己也将沦入无间地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是知晓,自己可是被那群人列入了奸臣之一,是断然无法避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徐州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骑飞入其中,当即惊起无数尘土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城头之上巡逻的高达见到这一幕,不免感到奇怪,那骑兵背后插着的棋子他看的分明,暗暗想道:“是临安来人?莫非临安生了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骑兵也没停留,一路朝着城中府衙奔来,沿途也没有人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来到贾似道所在的府衙之前,那启禀纵身一跃,直接落入了地上,便朝着那大门撞去,旁边侍卫正欲阻止,却见这骑兵取出一块令牌,立刻就退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外面动静,早已经将贾似道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似是刚刚睡醒,身上也没穿铠甲,就披着一件绸衣走了出来,一派悠闲的模样,浑然没有面对战争应该的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等到那骑兵取出一块令牌后,贾似道这才露出几分担忧,等到听起诉说完之后,登时大怒:“好个赵希泊,竟然趁着我不在,便开始煽动群臣,意图夺我权位?”虽是自信赵昀不可能会这般糊涂,但一考虑到临安状况,贾似道还是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。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,要不然我非得被那群家伙给弄死不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思一转,贾似道当即就踏入府中,却是重新换了一套戎装,准备在这个时候离开徐州前往临安,要不然等那赵希泊得手后,自己可就万劫不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料正当走出府中,门前却被一人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达?你这是做什么?还不快点给我让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贾似道勃然大怒,张口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达双眉拧紧,一对虎目死死的看着贾似道,随后问道:“丞相,你这是打算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难道我做事,还要询问你的意见吗?”贾似道下巴微微昂起,一脸桀骜的回道,但见到其始终屹立不动,只好软下嘴来,回道:“我不过是出城巡逻,看看周围的情况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达回道:“若当真是巡逻,末将自然无话可说。但是末将敢问一句话,何时巡逻需要带上行礼了?”目光落在贾似道手上拿着的包袱,分明带着几分不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贾似道神色一愣,脸上浮现出几分惶恐,连忙将那包裹自背后战马取过来,然后塞入了怀中,继续辩道:“这里面装的不过是一些吃食,难道你也要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是吃食吗?”高达默然无语,死死的看着贾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恰逢此刻,一阵狂风席卷而来,高达正感到奇怪时候,却见远处四人手持利剑、纵身越来,口中高声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人,纳命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却是蒙古所派遣的刺客,想要趁着这个时候,偷袭宋朝将帅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达虽是惊讶,毕竟是多年宿将,纵然手中并无兵械,但双手虚握立时摄来一柄枯枝,虽然纤细无比,但真元灌输之下,却也不逊色于寻常凡铁,只两下就将袭向自己的连个刺客格杀。

        贾似道却不似这么幸运,他虽然也有一定的基础,但终究没曾受到过磨练,乍然遭遇偷袭,整个人都变得慌乱了,只能连连朝着后面退去,哪里敢直面两人的偷袭?

        怀中包裹难以护住,立刻就被一个刺客刺中,“嗤啦”一声包裹被彻底撕开,从里面滚出一个东西来,躺在了地上。几人一起看去,就见这东西晶莹剔透,却是以上乘蓝田玉雕刻而成,上面盘踞的老虎栩栩如生,正是宋朝的虎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!你怎么就将这虎符随便带在身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达一脸错愕,抬起头来看向贾似道,已然是无比的愤怒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