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十七章道汝三罪责,神火欲净世

第十七章道汝三罪责,神火欲净世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是赤凤军?没想到军容居然如此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将目光自山寨之上立着的几人扫过,李守贤立刻就赞叹了一下。请∫看书Ww∮W∫.∮QingKanShu.∫cC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!”站在他身边,却有一人张口问道:“你为官一任,自当以国事为重,为何却对着逆匪赞叹有佳?”但见这人体若熊罢,须皆张,混似个怒目金刚,也是勇悍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守贤只将头摇了一下,说:“李彀,你却不知。若非他们实在是生存困乏,如何会揭竿而起?我为此地知州,却让这般事情生,自然是愧对百姓。今日若非情非得已,实在不愿刀兵相向。如今时候,只求能够化干戈为玉帛,消去一场劫难。”眼见山寨之上人群攒动,他当即朗声说道:“城门之上,可是萧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在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不需要以神念搜敌,萧凤只见那树林之中影影绰绰,更有横斜阳光忽闪忽动,就连昔日那些嘈杂鸟雀也没有动静,便知对方将麾下兵马全数藏在树林之中。她也不害怕,朗声笑道:“只是你今日起兵犯境、扰我此地清静,却又是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见这话,李彀勃然大怒:“你不复王化、不受官命。如今更是起兵擅杀府治官员,屠戮上国尊客,这般行径岂能饶你?今日里若是自缚双手,开门纳降,我等尚可与你全尸!若是不降?待到破门时候,定将汝于午门巡游问斩,死后也要受那五马分尸之苦。请∫看书Ww∮W∫.∮QingKanShu.∫cC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知晓萧凤实力,故此也没有什么顾虑,仗着自己身后有父亲撑腰,更有蒙元再起身后,这时候说着倒是痛快,然而旁边的李守贤却越低沉下去,眼中亦是布满愧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城墙之上,列位将士却越愤怒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只将弓弩拉开,“次啦”一声当即有数十箭矢凌空射出,就要将李彀射死在这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这般场景,李守贤当即一步跨出,缓缓抬起左手,蒲扇般大的手掌猛地在空中一击,顿时有涟漪波澜泛出,将那些箭矢纷纷荡开,一把抓住那李彀衣襟,就将其带出弓弩射程之外,远远眺望几人淡然说道:“列位,犬子不知礼数却是让列位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为何对他们这般态度?”只是那李彀却不免有些不满,纵然被父亲掌握,却也竭力挣扎欲要从这里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轻蔑一笑,萧凤瞪了一下那李彀,自指尖猛地冒出一点火星飙射而出,于空中这火星陡然增大至篮球一般大小,轰得一声将那地面砸出一个约有丈余宽、三尺有余的深坑,随后就哈哈笑着:“尔等既然要问我之罪责,但是为何你等却不知自己罪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罪责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守贤皱眉问道。请Ω∫看书Ww∫W.QingKanShu.cC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识华夷,开门揖盗。令那蒙元踏入中原之地,华夏大地竟为檀腥之地,此罪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数典忘祖,背德忘伦。屈身侍奉异族入侵之人,助纣为捏欺压汉家儿郎,此罪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欺苍天,下逆民心。挟兵锋之利夺百姓之地,滥杀百姓以为血狱骷髅,此罪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郎朗声音,清晰明辨,昭昭天日,声及数里之遥。

        语及此处,萧凤越觉得胸中怒焰腾腾燃烧,猛地一抬手立时于掌心之内,凝聚起一团烈烈火焰,张口怒斥道:“汝之罪,罄竹难书。今日里为何不叩自戕,也免得沦为天下笑柄。”只将手一推,万千火焰凌空落下,仿佛那零落的流星雨一般,越过数里之地直接朝着对方帐营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她存心示威,也没曾掩饰自己实力,自然是运起十成力量,意图借此震慑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守贤且见这漫天火雨,当即吼道:“各位注意了,莫要被这火雨命中!”运起掌劲,鼓起一道道狂风,却将这漫天火星一一拍开,以免伤到身后士卒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些士卒也起了警惕,具是注意着天空异象,或是持弓射去,或是持盾防御,或是躲在巨石后面,更有人手持木桶装着河水,企图将这些火焰剿灭。只是这火焰却玄异无比,并非那等凡间之火,就算是落在树木、草垛甚至是帐篷上面,也没有将其点燃,却当落在士卒身上时候,就猛烈燃烧起来,令其转瞬间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彀冷汗淋漓,想着自己当粗斥责话语,也是被吓得惊惧不已:“那个女人?怎么可能这么强大?”想着对方那比自己更小的年岁,他于畏惧之中却透着狰狞的愤怒,想要将对方彻底撕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般场景却并非结束,旁边眼见自己战友被火焰点燃,想要上去将其扑灭,却没料到那火焰却似长了眼睛的青蛙一样,“噗”的一下就落在其身体之上,也是一样将其点燃了起来。即使他们在地上翻滚,用沙石覆盖,甚至是跳入湖泊之内,也无法拜托,任由其钻入骨髓之中,彻底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样子,当真可怖。

        立刻就唬的那些士卒纷纷退后,一脸惊惧望着城门之上的萧凤,本来准备就绪的攻城阵势也瞬间崩溃,不复之前气势如虹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守贤暗叹:“好一个真凤娘娘,好一个赤凤军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部下损失惨重,他只有下令后退,也免得麾下士兵继续牺牲,成为了那莫名火焰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门之上,萧凤气喘吁吁,背生冷汗,暗道:“若要一击灭军终究还是力有未逮吗?”只经过刚才一击,她体内真元几近衰竭,半分能量都没有了,若是要恢复精力少说也需要半天打坐,运起易阴转阳之法令那些真元重新活跃起来,否则决计没有半分战斗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力有时穷!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刻,萧凤才明了为何当年那丘处机面临蒙古三万大军时候,会露出那般无奈神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个世界不存在天地灵气这般东西,自然无法借助于天地灵气来做各种事情来;当然也没有所谓得永动机的概念存在,从而能够让人能够不停歇持续不断的战斗下去;所谓的天人感应更是虚妄之词,无论武者如何修行感应,都不会突然冒出什么天道,令武者实力一跃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心念干涉现实,这才是修行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付出的代价,就是必须要以**承受这般莫大反噬,稍有不慎就有走火入魔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置身于自己军中,萧凤也断然不会做出这般冒险行径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