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五章谈英雄只论成败,言辞职不管对错

第五十五章谈英雄只论成败,言辞职不管对错

        只在yi边听着赵志讲述这yi切,众人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之所以会坐在这里,也是因为相同的处境,否则谁愿意在明知道会死的情况下,加入赤凤军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时,却是响起yi阵嘲弄笑声,笑声甚是刺耳,顿时让人心生厌恶之感,侧目望去就见那仇烈正不住的摇着头,脸上也带着几分讥诮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被诸人看着,他却依旧没有停止,而是继续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笑声,让人寒。

        笑容,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笑声停止之后,仇烈方在收住笑容,死死盯着赵志问道:“赵参谋长。你说这些是打算做什么?哭惨吗?别忘了,在座的列位谁身上没有几件悲惨的事情。就拿我!我的父亲就在我眼前被人给杀了,头都给砍下来了,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凶手离开,什么都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刘冲!”

        将手yi指身边刘冲,仇烈挺身面对诸人眼光,更无丝毫畏惧:“他的母亲,就在自己的眼前被那些人给拖走了,他也什么都做不到。这些事情,大家谁没见过?你们说,是不是这个道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yi番话劈头盖脸砸了下来,登时让在座的所有人全都迟疑起来,原本因为赵志那yi番话所升起的同情心也顿时消弭,甚至在目光之中也带着几分鄙夷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自己身世作为同情牌,这赵志也不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禅也是有些赞同,便张口问道:“这倒也是。赵参谋长,你说这故事和我们今日议论的事情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。只是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罢了,所以不由自主的就和大家说了起来自己从前的事情。我第yi次加入赤凤军也就是这个原因,想要为爸妈和弟弟报仇,就这么简单。”摇摇头,赵志这才从茫然之中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现在,他还感觉自己似乎沉浸在过去的梦中,不愿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能不能请你重新之前的话题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抵是对赵志这行径有些抵触,杨禅略显责备的说道:“大家聚在这里的目的不是听你讲故事,而是想要看看你的能力,是不是能够解决眼前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缓过神,赵志收起哀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”仇烈这才松了yi口气,又是重新恢复了冷静,继续逼问:“而且这里是议事堂,不是你哭惨的地方。而我反对你的唯yi原因,就是你不够强!你,办不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铿锵之声,yi个个词犹如铁铸yi样,纷纷落在赵志之前,令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黯然,赵志不禁垂下脑袋:“办不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着自己所做事情,他直到现在才明白,领导yi个军队走下去,甚至是迎来yi个光辉的未来,居然是如此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办不到,就该下去。你,太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仇烈应声回道,已然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其身边的刘冲也高声骂道:“没错。没见你杀了多少鞑子,反而见到你在背后捅枪,甚至企图扣押金长官麾下士兵。你这厮别的能力不够强,这铲除异己的能力倒是出众的多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妈的闭嘴行不行?yi张嘴就扣帽子,你这厮攻击同僚的本事也算可以的。”被这yi骂,成风又是忍不住,张口反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yi开口,顿时让常忍无奈摇头,赶紧拉住其手,低声劝道:“你少说几句话行不行?别在这里继续激化矛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感觉议事堂火药味越来越浓,杨禅也张口劝道:“关于这些事情大家都不清楚,都依着自己所见所想彼此放炮,能解决什么事情?列位不妨先安静yi下,仔细想想自己应该做的事情,别被他人给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这样。反对的反对,赞同的赞同。反正主公隐退之前都说了,让我们在遇到大事的时候投票表决。到时候咱们yi起投票,结果出来之后在说吧。”洪烈也是操着yi口粗狂之声说道,让别人听了也是连连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虞诚也是yi样说道:“就是这样。老在这争论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,所以大家还是都歇yi下,别再继续争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诸位都说了,那赵参谋长,你的意见是什么?”仇烈满怀信心看向赵志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现在,整个局面已然到了最终阶段,至于之后无论是什么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志,必须下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志阖上双目,开始仔细想着之前自己做的yi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从yi开始因李常牺牲而被提拔上来,他就诚惶诚恐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去做,只能是亦步亦趋跟在萧凤身后,看着萧凤是如何去做的,并且努力的去模仿、去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yi路也算是波澜不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今日时候,自己依照萧凤曾经所做的事情去做,却变成了这样的处境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?是没考虑到某些地方吗?亦或者是自己真的做错了?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这时,赵志才恍悟起来,在这yi段时间内,他竟然是什么都没做,只是让自己成为萧凤的yi台机器,去处理其吩咐的事情,至于自己应该去做什么事情,又该如何去做,却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次的恍悟,却是太迟太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睁眼,赵志目光已然澄净无比,不复之前忧云密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满怀忧伤扫过在座的每yi位,赵志开始竭尽全力想要将这些人的音容却全都记下来,无论他们之前是保持着反对,又或者是中立,这段日子对他来说都是yi段最值得珍视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段时间内,多谢你们的帮忙,方才让我们能够跨过许多困境,yi路走到今日程度。当然,这里面也存在着很多的问题,有的是本来存在的,有的是疏忽而又没有找出来的,更有的是我们不经意间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知晓自己短时间内无法继续待在这里,但赵志还在执着,执着于眼前的yi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去阻止什么,想要去挽回什么,这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正如仇烈所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,太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自己的实力,亦或者是能力,全都和萧凤相差太远、太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象能够扛起大树,但是蚂蚁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狮子能够狩猎野牛,但是螳螂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本就是不yi样的个体,如果以为单纯的模仿对方就能够成功降服别人,那岂不是太简单了?

        赵志正是因为未曾考虑到这些因素,方才导致了眼前的局面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他作为导致了这yi切的罪魁祸,都必须承担自己的责任,所以赵志已然做出了决定,yi个艰难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问题很严重,严重到让我们寸步不行,更令我们置身于危险之中,甚至足以彻底覆灭我们。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的话,我们是无法跨越过去的,更勿论实现那伟大的目标。净火焚世、驱逐鞑靼。这个口号大家都知道,然而若要实现这个目标,又该付出多少代价?在历经多少的战斗之后,我想各位全都知晓,也明白过来若是继续下去,又将面临着什么样的险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全都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虽是屡次挫败对方攻击,然而无奈对方体量太大,连番鏖战不仅仅未曾削弱对方的力量,反而让自己损兵折将,甚至只有蜷缩在这里,才能够苟延残喘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任凭前方有何风险,他们依旧无惧风寒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是神,只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越激昂,赵志继续说道:“所以我们聚在了yi起,团结在yi起,并且始终坚信唯有团结yi心,才能战胜困难。所以我们不会放弃,并且会yi直努力下去,努力去解决这些问题,并且真正的走出去,让每yi个人都能够免去刀枪之危,不会生活在这炼狱之中。这是我yi直以来所努力的方向,只可惜我失败了,不仅仅没有解决这些问题,反而让整个军队陷入危险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生涩的话语终究掩饰不住呜咽的哭声,直到最后化作yi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此宣布辞职!”

        诚恳的俯下身躯,他庄重对着众人yi辑,坦然说出自己的罪责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已然展到了现在地步,赵志知晓自己若是继续坚持下去,只会让这矛盾继续增加下去,并且直到不可弥合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何不就此罢休呢?

        至少,不会让这矛盾继续增大!

        立在yi边,常忍、成风两人yi见,顿时惊住:“赵参谋长,你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语戛然而止,赵志回转身看着两人,走上前拍了拍他们的肩膀,有帮忙将他们肩上灰尘拍去,宽慰道:“你们两人无需多言,我意已决。还有,在我离职之后,你们两人切不可徇私枉法,需要记得履行公职,务必确保军中安定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等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勉强张了张口,两人却只觉得喉头哽塞,似是咽喉之中堵着yi股郁结之气,难以通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拍了拍两人肩膀,赵志回转身走到大堂中央的道路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是满怀哀伤扫过整个大堂,虽是知晓自己卸去了军职,然而心中依旧感觉堵堵的,不甚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yi去,赵志固然是卸去了军职,但是军中的问题又该如何解决?

        赵志yi想到这些,就倍感忐忑,不知道其余人会如何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从今日开始,他知晓自己需要重新开始,去学习应该如何去做,而不是跟在萧凤后面,做yi个亦步亦趋的机械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