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五章沁水边苦寻尸身,遇怪人初闻军情

第六十五章沁水边苦寻尸身,遇怪人初闻军情

        浪潮涛涛,风声依旧,万千水汽,蒸腾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于亘古以来便奔流不止的沁水之中,忽见浪花朵朵,随后便见yi个赤条条、白嫩嫩的人儿从水中冒出,仔细yi看不是那成风,又会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城门口诛杀移剌石之后,便心有不甘想要寻回常忍尸体,所以便来到了这沁水之中,想要找出被那些人丢入河中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他忙碌许久,yi直到烈阳高悬时候,也未曾现半分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沁水之内游到岸边,成风将衣衫穿起来,不禁咒骂起来:“那该杀的移剌石,当初真的应该将此人碎尸万段,方能解我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却在这时,于顶头悬崖之上,却有yi人张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生声音异常沙哑,就像是口中含着沙子yi样,便是脸上也带着yi个精铁面具,浑身上下都将自己的特征包裹起来,让人无法看明白他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成风皱眉,心中已然提起警惕,诘问起来:“你这厮又是谁?今日到这里,又是为了什么?”不待对方出言反驳,已然是张口诉说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蒙面人却是朗声yi笑:“我不过是来看yi下你的状况,顺便提醒你yi些事情罢了。没想到你这厮警惕心倒也不差。怪不得,那移剌石都折在你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移剌石?你究竟是谁?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风反而更是惊讶,yi脸狐疑盯着对方,就怕此人忽然搞出什么奇怪名堂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蒙面人顿时了悟,张口便道:“移剌石?这个人我认识,不过看到你还活着我就知晓他死了,怪不得那些人yi直等到现在都还没有等到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识移剌石?”成风yi听此话,顿感身躯如遭冰封,厉声喝道:“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?又怎么会知晓这些事情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蒙面人只是笑道:“因为这些日子,我yi直在暗中盯着沁州城和蒙古大军,既然如此那今天清晨时候所现的事情,又怎能逃过我的眼睛?”透过金属面具,那yi对眼睛充满玄秘,似乎藏着什么深远的计划:“不过你们能够杀了移剌石也足以让我震惊。毕竟此人实力也算不错,yi身修为在整个军中也是名列十名之列。他会死在这里,却是我始料未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鞑靼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不过和他们有yi些关系,所以知道yi些他们的事情。至于是好是坏,你觉得如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初闻不过惊讶,再想已然震怒,成风浑身颤抖,背后铳枪应声取下,却是遥遥对准蒙面人:“既然如此,你这厮到底有什么目的?快说!”声音止不住颤抖,却是他实在难以克制自身怒意,只想要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被火铳对准,蒙面人却悠哉悠哉,浑然无视:“我只是过来提醒你yi句。既然那移剌石能够进入沁州城,那第二个、第三个移剌石也能够进入。若是以为解决了yi个移剌石,就等同于解决所有问题,那才是愚蠢至极。这yi点,你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风被这yi喝,这才从之前的惊恐之中回转过来,低声念到:“第二个?第三个?你是说,移剌石的出现是某些人策划的?其目的就是为了在我军中制造冲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看来你这厮倒也明了事情,也不亏的我这番前来提醒你。”蒙面人哈哈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成风再问:“既然如此,那可否告诉我那位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晓。”蒙面人连连摇头,甚是遗憾的说:“此事也算机密,以我目前的手段,尚且无法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风却不死心,继续逼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能否告诉我,你是谁?”听其言、观其行,很显然此人和那鞑子有莫大的关系,然而却在言辞之中多次提醒他,很明显也是对赤凤军有所好感的,所以他便对这蒙面人的身份甚是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泻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蒙面人只是摇头,却对成风所为置之不理,继续说道:“待到时候yi到,你自然会明白的。而我此行,只是为了告诉你yi件事情,yi件关系到你们赤凤军的安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风顿感疑惑,不觉挪开枪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此人前来的目的,不过是传递情报,那他倒也不至于挺枪相对,自然便想要问问这人究竟掌握了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蒙面人这才收住嬉笑,甚是紧张的说道:“大概是因为你们最近太过懈怠的原因吧。居然就没有注意到沁州城外边的情形吗?我且提醒你yi句,逢山开路、遇水搭桥,秦灭蜀国之事,只怕殷鉴不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逢山开路?遇水搭桥?你的意思是什么?”成风喃喃自语,却感觉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蒙面人张口便是斥责起来:“就是字面意思。你若是有时间再次寻找自己战友的尸体,不如沿着这条沁水南下,看yi看这沁水究竟有何变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沁水变化?”摸了摸后脑勺,成风更觉困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时候,他总是被军中奸细的事情所困扰,所以对巡视沁州城外围之事有些懈怠,很多的事情都不太清楚,然而眼前这人却说出这般话语,难道这沁水真的有什么变化吗?

        暗暗记在心中,成风决定待会儿便去巡察yi番,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不要以为那些鞑子便是什么野蛮之徒,他们既然能够横扫神州大地,自然有其过人之处。所以你要多看看、多想想,了解yi下他们究竟在做什么,而不是在这段清闲日子里面继续执着于军中奸细问题。”果不其然,那蒙面人忽的冷笑几声,说道:“更重要的是,那蒙古鞑子兵力足有四万有余,乃是尔等四倍之敌。但是为何他们却迟迟不肯出动兵力进行决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勤不足吗?”成风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连续争锋接近两年时间,赤凤军若非今年得了yi场好收成,只怕早就陷入饥荒遍地的场景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史天泽麾下兵马和其之多,yi日消耗粮食便达到数十石,可谓是消耗甚广,若是后勤缺乏、粮食困顿,那整个军队就等同于半脚踩在悬崖之上了,而且这yi路跋山涉水的,自然对后勤压力要求甚大,以至于其根本无法如同平原yi下,完全挥出蒙古骑兵在平原之上的战斗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因为这连绵战争,赤凤军粮草消耗也甚是巨大,此刻也快要逼进极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谁胜谁输,就看两者谁能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对也不对。”蒙面人点点头,又道:“不过最重要的原因就是,史天泽他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乍闻这个消息,成风顿感惊诧,低声问道:“失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失踪了。目前其军中事物多是由其部下张德辉所负责,而那仲威、史挥两人则是作为参事,帮忙yi起处理事物。”蒙面人随口便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成风yi听,整个人都呆住了:“那主公知道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光光是yi个移剌石,便已经让整个赤凤军调集全部兵力,方才将其彻底镇住,若是在多出yi个史天泽这般强横人物出阵,那他们又该如何抵抗?

        成风也不是三岁小孩,自然知晓那史天泽说是失踪了,更多的只怕是为了解决赤凤军所布下的迷阵,而等到这个迷阵动时候,便会让整个赤凤军彻底覆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不然的话,那萧凤为何在这紧急关头突然宣布退隐呢?”长笑数声,这蒙面人年年赞道:“只是为了避免尔等惊慌失措,故此隐去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此事的话,须得告诉诸人。”成风立时打定主意,想要将这个消息报告诸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蒙面人却摆摆手,插嘴道:“还是不用。毕竟你们军中也不甚安全,若是未曾露面的奸细知晓,只怕也是祸事yi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风却觉奇怪:“既然如此,那你为何告诉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是看你悲伤,故此激你斗志罢了。而且经过这yi战,想必你也知晓这赤凤军之内,究竟藏着多少的猫腻来。作为赤凤军战士,你就不想将这些烦人的东西全都铲除?”蒙面人谆谆善诱,却是勾起了成风对军中奸细的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毫无廉耻,已然忘却过往yi切的家伙,甚至让自己至交好友惨死沙场,yi桩桩、yi件件,具是让成风双目赤红,暗自打定主意要为常忍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相较于这仇恨,成风却更在意眼前这人为何会有这般说辞?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想要。只是你的要求究竟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世间,任何人都是有需求的,只不过价格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眼前这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,并且将史天泽yi直以来严防死守的军事机密泄露出去,如此作态就怕此人来路不明、身怀鬼胎

        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,若是前门驱虎,后门入狼可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那蒙面之人却摇摇头:“我若是说不需要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这副说辞,不由让成风面露冷色,却是带着警惕看着对方,开始弄不清楚对方的真正目的。他向来知晓这世界并不存在免费的馅饼,而此人虽然口上说是不需要,只怕其心底里另有打算,至于其真正目的又是什么,那就无从可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这yi看,那蒙面人顿感气恼:“好吧。你若当真信我,那就将你手上的铳枪送给我吧。毕竟这东西甚是昂贵,更有人出价千金,只为求购yi件。可是除却了你们赤凤军之中,便没有其他人再有了。仅以yi个消息,便得了千两黄金,倒也算是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yi下,方才让成风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解下身后背着的铳枪,就将此物抛给那蒙面之人。而蒙面之人接过这铳枪之后,掂了yi下试yi试其重量,又扳开扳机仔细瞧了其中的结构,嘴角便笑了起来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此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还未告诉我你的名字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此人正欲离开,成风顿时紧张起来,张口便是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蒙面之人却并未停留,依旧运转玄功朝着远处丛林奔去,空中只留yi个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身份,待到日后你自然会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家伙,实力不咋的,倒是学会了装神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风远远看着对方消失的身影,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追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太行山脉连绵无尽,更有苍莽古木直插云霄,端的是庞大无比,乃是绝佳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里还藏着什么,就犹未可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某个地方,便有上古神人遗留下来的洞天福地,或许某个地方,便有萧凤再次修行,所以在这片连绵山脉之中,向来都流传着诸多的身化传说,并且为世人所静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yi段插曲转瞬即逝,成风想着之前那蒙面人所指点的,便沿着沁水朝着下游游动,很快的便到yi处狭窄河道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游到这里,他猛yi抬头,便见于两岸岩壁之上,数条铁链已然成型,数位士兵正将木板之类的钉在上面,而等到整个吊桥彻底成型之后,便会成为yi个足以容纳数百上千人横行的铁锁大桥,到时候蒙古骑兵便可以沿着这条小道长驱直入,直接穿过沁水袭击沁州城,甚至可以直接攻入潞州境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这yi切,成风这才恍悟过来之前那蒙面人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逢山开路、遇水搭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明显,这便是那人所提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,只需要这铁锁吊桥成型,那整个赤凤军便会彻底陷入困境之中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成风只好放弃自己之前的努力,重新潜入河流之后溯流而上,待到回到岸边穿戴完毕之后,他却不由得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。没想到忙碌yi场,终究还是没有找到你的尸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那长长河流,成风只觉心中怅惘,依稀间眼前似有残影现出,然而yi伸手却不过幻梦yi场,无奈之下只好举起手中杯酒,对着沁水yi倾,任由这点滴玉液零落成泪,更不知为谁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了,我的朋友!”

        转过身,成风踏着斜阳,yi步yi步朝着沁州城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的事情还未结束,还需要他的努力呢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