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一章惊闻计方知强敌,全军出日月争辉

第八十一章惊闻计方知强敌,全军出日月争辉

        虽是杀了孔元措,萧凤却轩眉一竖,斜斜目光横过旁边丛林,冷道:“出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长袖一挥,滚滚赤芒席卷而出,烧得那丛林噼啪作响,露出其中所藏之人,正是那曾被赤凤军灭掉一半兵力的李元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,为何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”作响,李元复扫过全场,只见此地已然是岩浆横流、烟火弥漫,俨然一副末日之状,不禁拍手赞道双掌:“素闻赤凤军统领萧凤神威惊人,三招之下竟然将曲阜孔府衍圣公给灭了,如此神勇当真是不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此人技不如人,今日为我所杀,也不过是理所应当。只是我却好奇,你就当真袖手旁观,不为他报仇吗?”萧凤负手在背,柳目仔细盯住此人,却是暗运玄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她便知晓这人就躲在一边,只是因为畏惧两人强悍掌力,故此未曾插手,只是天天躲在一边,以免卷入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两人的战斗能力,寻常之人根本就是送死,就算是地仙人物,若是轻易闯入其中,也少不得遭逢重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元复正是知晓这一点,方才没有着急行动,微微抬头看着萧凤,嘴角却是带着自信:“此人与我并无半分关系,死就死了,有什么可惜的?只是我今日而来,却并非是为了他,而是为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眸之内赤芒一闪,萧凤已是暗藏杀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知晓她刚才灭杀了那孔元措,这人却还是出言威胁,倒也算是有些胆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萧凤自恃玄通强横,又岂会放在眼中?

        李元复颌回道:“没错,就是你。因为你身上,有我所需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粮食的存储地方,还有火器的制备方法?”萧凤双眉一皱,眼眸转红,身躯之上已是赤芒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论赤凤军眼前最重要的信息,莫过于粮食存储地点以及火器制备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晓,在秋收时候,潞州之内粮食皆被收藏在隐秘地点,其中存储地点只有自己知晓,而那火器的制备方法乃是赤凤军机密所在,更是不可能轻易拿出来赠与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张口便要赤凤军最机密的情报,不得不说眼前这人莫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    萧凤虽是杀机已现,但瞧着此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也只好按捺愤怒,且看此人究竟藏着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元复朗声笑道:“没错。你若是愿意将这两消息交予我,我便不与你为难。但你若是不答应的话,那只怕……”拉长的话音,尽展此人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怕什么?莫非你敢杀我吗?”声音陡然转冷,萧凤神色一变,已然是凝聚万千赤芒于掌中,化作一轮烈日,就待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感身入炼狱之内,李元复立时凝眉,口中又道:“我虽是杀不得你,但你那麾下可并非如你一般强横,他们可未必能和你一样,挡住一位地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那你若是真的这样做了,那又可知我现在就会让你——死!”一声死,萧凤不曾掩盖体内怒焰,飘渺火凤重现天日,更是威摄四方,焚尽八荒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元复只感周身一凝,却被那漫天威压压住,分毫动弹不得,然而他依旧笑嘻嘻的对着萧凤说道:“我承认,你的确是强横无比。然而之前与那孔元措强势一战,已然是消耗甚多,若是在和我厮杀起来,只怕还未必能够成功。更何况你之前之所以能够击杀孔元措,也不过是以话语相激,令其脑中只有所谓的斩妖除魔之心,更以三掌之邀迫其只能和你正面对决。否则你如何能够灭杀对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这么说来,你算是逼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凤乍闻自己之前行径被拆穿,不免柳眉含煞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孔元措着实是个人物,她若非甫一现身便以言语相激,迫使其只能运掌抵抗,以外界庞大压力迫使其内部伤势越来越快,进而令其彻底败亡,否则那孔元措一心逃命,还是能够逃出升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元复更显得意:“萧元凤之名名震天下,我又岂敢冒犯?只是在下顾念军中子弟,故此前来央求帮忙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这样,那我便予你又如何?”散去周身赤芒,萧凤眉头紧皱,稍微思考片刻,便自怀中取出两卷书卷,又见李元复双目泛光,不觉感觉恶心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知晓此人不过忘恩负义之辈,若是得了这两件东西的话,只怕日后还有得寸进尺的可能,只是眼下尚不是翻脸时候,那张柔、史天泽两人亦是处于隐退状态,还不知晓啥时候能够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减少强敌,萧凤只得应道:“但是下一次见了,可莫要怪我手下不留情。”言罢,信手一丢,两物自天空中划过两道圆弧,朝着李元复飘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个惊人奇女子,当真是如此爽快。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将这两件东西给我?”李元复伸手一接,已将这两本书卷接过,将书页翻开之后扫了几眼,确定这其中乃是真正的地图之后,立时笑了起来:“既然如此,那我且给你一个消息做为回馈。你所担心的张柔、史天泽眼下就藏在剩余的两个粮仓之处,而他们的目的正是你麾下大军!以他们两人之能,只怕你的部下或许是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乍闻这消息,萧凤立时惊住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番出城烧粮之举,乃是赤凤军之内赵志等人共同策划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波以虞诚、杨禅为主,其目的并不在于能够烧毁粮食,更多的在于扰乱对方军中秩序,并且借此探听到对方藏粮的真正地方;第二波则是以张彻、孙义、马云冬三人并集赵志、成风、严申、常俊、段峰等人率领,并且有王志坦、祁志诚等全真教高手助阵,一齐强闯敌营之内,旨在探察消息之后彻底毁灭对方粮库;至于那宇文威、曾生以及仇烈、金蒙等人则负责守城,以确保潞州城安危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时候第一波已然成功,接下来便是第二波攻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按照之前的计划,这第二波攻势赤凤军主力尽出,纵然无法彻底毁掉粮仓,也足以打的蒙军措手不及,然而这蒙军却针对赤凤军设下圈套,若是此计当真成功,则赤凤军主力便要彻底被吞没。

        届时,萧凤多年策划的谋逆之举,也会因之彻底失败!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”李元复悠悠一笑,又道:“当然你不必担心我,我的目的仅仅在于这火器之法,还有那粮草存储的秘密,至于你赤凤军?我可惹不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杀的汉狗。早知尔等如此心狠,当初我就应当一鼓作气,将你二人彻底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咒骂不已,萧凤身躯顿时被赤芒裹住,却是“簌”的一声自原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却是她心中急切,担心远在数里之外,正筹划着进攻蒙军粮仓的赤凤军主力安危,故此以玄阳至心珠挪移之法凭空挪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元复只见萧凤如此急切,不禁握紧手中的书卷,嘴角之处更带着一丝阴谋得逞的浓浓笑意:“张柔、史天泽!你两人设计毁我根基,今日时候也莫要怪我灭了你们两人的根本。只要你们和那赤凤军斗个两败俱伤,那到时候笑到最后的可就是我了。嘿嘿……,呵呵……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嚣张狂笑越激昂,更是让听到的人皆感一身皆是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潞州城,南门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地已是群英云集,更有六千士兵骑在战马之上,战马不时打个响鼻,尾巴也摇来晃去赶走身边蚊虫,战马之上的战士也是捏紧手中缰绳,抚摸着背后的铳枪,就等着出城迎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队伍之前,赵志骑着一匹棕色战马立于全军之前,尾随其后正是张彻、孙义、成风等参谋,再之后则是马云冬、王志坦、祁志诚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赤凤军大多数军中精英,皆是汇聚在这大军之中,正当他们准备从城门之处走出,便见远处凌空落下两人,其中一人身负长剑,另一人却是身负木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两人刚一落地,便见周身缭绕仙云彩霞,宛如神仙中人摄心魂,更有芝兰香气弥散,沁人心扉暖心肠,却不知晓这两人为何会在这兵凶战危时刻,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志仔细一看,顿时惊住,连忙自战马之上跃下,单膝跪地、朗声喝道:“卑职赵志,参见两位主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因为这两位形貌、容颜皆是相似的两人,不是随同萧凤一起消失的萧月、萧星,又该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之时,你乃是主阵之人,无须如此大礼。”萧月随手一挥,便见平地起波澜,一股风气凭空现出,就将赵志整个抬起,令其无法下跪。

        立于身旁,萧星亦是说道:“主公伤势已然痊愈,正于城北之处和那孔元措等人鏖战,想必等一会儿便会决出胜负。她因为担心尔等兵力单薄,无法顺利完成任务,故此下令让我两人前来助阵,好祝你们一举攻破蒙古大军,毁掉其中粮草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甫落,于远方之地,却有两个人影飞纵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兔起鹘落,不过刹那,那两人已然来到大军面前,正是虞诚、杨禅!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见到大军已然出动,立时禀告道:“我两人本来就快要将那粮仓烧毁,却没料到对方竟然横插一人。此人正是曲阜孔府,继承了衍圣公的孔元措,其实力已然臻至地仙之境,我等不是对手,以至于任务功败垂成。除却我两人之外,其余之人皆遭横死。幸亏有主公出手相助,这才保住一条性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语及当初场景,杨禅、虞诚两人,也是惊惧不已,几有身入地狱之感,也为地仙之强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志立时大喜,张口道:“之前我见城北之处犹如火焚,正以为乃是虞诚、杨禅两人已然成功,故此率领麾下士兵出城,准备袭击蒙军,没想到却是主公玄通之力,方才造成这般异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只可惜那处粮仓却是假的,我两人未曾成功,实在是难辞其咎。”虞诚、杨禅不免低头,却是为自己未曾完成任务而感觉懊恼。

        狡兔三窟,不得不说这蒙古大军,倒是有些本事!

        赵志并不在意是否成功,见到两人平安无事,立时送了一口气:“只需你们两人活着就好,只是那曲阜孔府怎么突然插入进来?他们原先不是一直只在中原一代活动吗?为何今日却突然出现在这里?”不知为何,他本能的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是狼狈为奸罢了。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他们终究未曾算出师尊会在这个时候出关!依我看,如今时候正该是一举歼灭对方的时刻。”嘴角微翘,萧月星眸之内利芒闪现,阵阵煞气破体而出,更令她背后长剑震颤不止,似在呼应其杀伐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微一叹,萧星扫过身边姐姐一眼,柔眸之内带着担忧,又是对着众人说道:“虽是如此,我等却需小心一点。那蒙军势大力强,纵使如今兵力疲倦无法再战,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并非一日便能成功的。此番计划,本在于消磨对方力量,摧毁粮仓反而为次要。列位,只需尽力便可,没必要为此而葬送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主事所言有理。只是那蒙古连日鏖战,士兵皆是疲惫不堪,若是这般持续下去,迟早就要崩溃可能。我等之所以定此计划,也只是寄希望于能够让对方遭受重创,好拖延一段时日,至于摧毁粮库也不过是一个祈愿,若是能够成功便能够让对方不战而败,若是不能我等只需保全力量就此撤退也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志愁容展现,张口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袭营计划本就是无奈之举,毕竟赤凤军自潞州城、横水镇撤入潞州以来,上下军心早已涣散,士兵更是争执不已,可谓是乱象纷呈,故此众人策划了这场战争,企图靠着这一次的胜利提振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终究还是没有考虑到很多事情,若非萧凤突然现身,只怕整个计划就彻底失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我等既然来此,就断然不许那些鞑子在这继续嚣张。”萧月朗声喝道:“今日之时,就让我等杀尽鞑子,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铿锵”一声,背后长剑应声跃出,自赤心剑碎裂之后,她又铸造了这柄新的沧溟剑。

        于剑心催动之下,这沧溟剑顿展无穷光华,却于空中化作一柄足有十余丈长的锐利长剑,朝天猛地一挥,便见天上云朵皆被这无形剑气所分,就连整个大地也应声崩裂,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剑痕,天空之中掠过的飞鸟也是纷纷坠地,身上血痕点点,生计早被终结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斯威力,立时让所有人纷纷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誓杀鞑子,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声浪潮推动着全军,犹如潮水一样朝着远方蒙古大军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沉寂了太久了,久到所有人都忘了当初那个一日之内攻破榆社,三日之内强夺太原城,七日内灭赫和尚拔都,一月之中连下两路十六州的赤凤军究竟是如何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时候,就该让这群鞑子知晓,赤凤军究竟是怎样的存在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