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三章问题显皇子问罪,求粮食李璮襄助

第三十三章问题显皇子问罪,求粮食李璮襄助

        赤凤军之内已是乱象纷呈,而忽必烈麾下人马却透着一股诡谲氛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我的粮食还未曾来到?”眉间带着懊恼,忽必烈看着眼前的王文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自他抵达河间府的时候,便感觉后倾粮食运送慢了许多,以至于到现在粮食都尚未完全到位,以至于直到现在都无法展开行动,进而彻底歼灭赤凤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这句话并非妄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昔日史天泽、张柔两人之所以失败,便是因为粮食被烧毁,后勤被摧毁,方才被赤凤军击败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必烈并不希望重蹈覆辙,所以一直督促王文统凑齐粮食,好让他能够顺利征战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统脸色苦楚,摇了摇头:“启禀殿下。之前因史天泽、张柔两路大军,治下粮草皆被抽调一空,舱内几无半分粮食,就连老鼠都险些饿死了。这般状况,我如何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凑齐粮食?”

        先前史天泽、张柔两军和赤凤军一战余波未平,又逢旱灾之后田中庄家颗粒无收,故此直到现在依旧留下不少后患,而这粮食便是一项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必烈却不相信,又问:“既然如此,那赤凤军是如何生存下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并非他会有这般想法,实在是那赤凤军表现太过令人震撼,以不过一万户长所拥有的兵力,就击败数只强军,更是转战千里,甚至在这中原垓心之地,也是牢牢扎下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近乎奇迹一般的场景,当然让忽必烈震惊无比,以为自己军队也可以如此效仿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统登时一愣,神色暗淡下来,虽是想要拒绝回答,无奈在忽必烈逼问之下,实在是无法回避,只能回道:“启禀殿下,我也不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忽必烈顿时凝眉,厉声喝道:“既然不知,那为何不效仿他们去做?就会在这推托责任,信不信我现在便砍了你的脑袋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统顿时怔住,旋即回道:“启禀殿下。那赤凤军情况特殊,非是我等所能效仿。”见到忽必烈露出茫然神色,他心中大喜,连忙解释了起来:“恕在下所言,依臣所言不如先暂缓战事,先行稳定中原局面再说?我军兵力十倍于敌人,我军疆土十倍于敌人,只需要治理好麾下地盘,定然能够将那赤凤军彻底歼灭。何必因小失大,让那赤凤军乱了我等阵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这么说来,你知道赤凤军是如何生存下去的?既然如此,那你且说一下,那赤凤军情况如何特殊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忽必烈却非等闲之辈,分毫不理会王文统的辩词,反而张口质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王文统整个僵住,眼眸中连续闪过害怕之色,方才说道:“殿下。臣不敢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说?有什么不敢说的?”忽必烈随手一挥,立时将案桌之上摆放的书籍、文具一扫而空,厉声质问道:“说!现在,立刻给我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王文统只好勉强压住心头思绪,缓声诉说道:“启禀殿下。那赤凤军之所以能够扎根于这里,全是因为他们能能人所不能,故此方才壮大到如斯地步。”一边说着,也一边透着眼睛扫过对方那庞然之躯,回道:“而其根本原因,便在于打土豪、分田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说他对赤凤军分毫不了解,那当真是谎言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赤凤军如今时候是威震天下,便是南朝也有所了解,蒙古大军更是数次被其击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威名,似他们这般地主豪杰,自然是早早便有准备,以免自己再次陷入危境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战乱之中锻炼出来的人们,对生死存亡之事,向来都是敏感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打土豪、分田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打击土豪,将他们的田地分给农民,确保最底层的农民也能够活下去。而作为执行者,赤凤军则是居中调节,获得了足够的粮食。正是借助这般手段,这赤凤军方才成长到如斯地步。”王文统缓声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乱世之中,农民只能苟延残喘,唯有那些世家贵族方有足够实力抵御战乱,并且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地盘以及实力,甚至依仗武力欺压一地百姓,譬如之前马家庄时间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赤凤军出来了,他们以强过一切世家贵族的力量横扫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对土地的重新分配,赤凤军就此获取足够的支持,自世家贵族之内取得的粮食,更是成为充盈赤凤军实力的根本源泉,如此两相配合,方成赤凤军今日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必烈贵为黄金家族之子,更是日后可能会继承蒙古帝国的继承人,自然知晓这其中的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此,他不过是稍稍沉思片刻,便察觉到了这一切的缘由,不免抬起头来,双眸透着几分嗔怒:“即使如此,那我为何不能做这行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王文统顿时一愣,又见忽必烈冷冽目光,顿感后背冷汗淋漓,连忙跪下身躯,央求道:“非是不能,实在是不行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忽必烈立时恼怒,又是拍桌喝道:“为何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。老臣再次恳请陛下,切莫作此行径,否则我朝恐有倾覆的可能。”王文统连连央求道,声嘶力竭更显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不过是稍稍贡献出一些粮食,如何能够颠覆我朝统治?”忽必烈却不在乎,立时喝道:“我限你一个月之内,务必确保给我筹足足够粮食,否则我现在就要你性命。”说罢,庞然身躯已然站直,更是现出此刻王文统佝偻身躯所展现出来的低劣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这近乎泰山一般的威势一压,王文统脸皮连连抽搐,更不敢有丝毫抵御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好勉力回道:“若是如此,那老臣唯有竭尽全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目光之中,只有那一袭长袍自眼前扫过,虽是不一言,然而这近乎沉默的回应,却更是透着几分威势,让王文统更觉后悔,认为自己不该搀和进这剿灭赤凤军的勾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从蒙古治下收缴粮食的勾当,为何现在却成了自己的催命符?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统现在是想也想不通啊!

        叹声气,他旋即离开蒙古军帐之中,却是来到了益都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益都府乃是李璮治所,而那李璮正是昔日李全之子,自李全死后,他便投入蒙古麾下,一直助其征南逐北,建立了不世功勋,所以被当今大汗敕封为益都行省的行中书省,历经十余载之后,其地可谓是穰穰满家、五谷丰登之地,若要求取足够支撑忽必烈征战赤凤军的粮食,非得得到李璮支持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此,王文统回去斟酌如何筹备粮食的时候,便想到了这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连续时日快马加鞭,王文统不过七日便从河间府赶到益都府,等到踏入府衙之中,见到那早在衙内等候自己的李璮,便开始倒苦水:“唉。这日子,是当真要我的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岳父为何口出此言?莫不是在二皇子殿下那里受了些委屈?”李璮顿感有趣,嘴角掠起一丝弧度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非是李璮刻意拉拢,实在是因为其妻子乃是王文统之女,故此方才有这岳父之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尽然。”摆摆手,王文统搓着手中茶杯,神色懊恼无比:“只是那二皇子完全是罔顾事实,竟然要我在一个月凑足三万担粮食。他也不想想,现在又不是秋收时候,我如何给他凑足这么多的粮食?”双手摊开,尽展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璮露出一丝了然,旋即笑道:“三万担?我曾听闻那河间府其地甚是丰腴,更有黄河灌溉,乃是上佳的粮食产地,为何就连这点粮食都凑不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。你是不知道啊。那地早先便被赤凤军抢先一步,将所有的农庄全数控制在手中,其中粮食早被藏起来,寻常人根本不知晓藏在何处。我也曾组织士兵妄图从其手中夺取一些粮食来,孰料那些村夫甚是凶悍,浑无之前软弱可欺之象,手中也不知从何处弄到许多铠甲兵械,一个个全都武装起来,相当强硬的就将我派出的士兵尽数击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统嘴角抽搐,更是透着几分恼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没有组织麾下士兵征粮,但是在面对这些被组织起来的村民,他手中的那一点士兵根本就派不上用场,相当干脆的就被击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璮听罢之后,露出一丝沉思模样来,又道:“那你就没有跟那位二皇子禀报,让他派兵襄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禀报了。但是那位却没有接受,反而质疑我实力不济,以为我是在说谎。”撇撇嘴,王文统更是气恼,越对那忽必烈厌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难怪了。”嘴角透着一丝讥诮,李璮又道:“毕竟蒙古士兵天下无敌,又岂能容许有人能够将其击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”王文统却是冷笑几声,“但是那只是过去式了。现在赤凤军崛起了,可并非他们蒙古一人之天下。”言罢之后,他方才察觉到口中错误之处,连忙瞅了瞅两侧,似是在畏惧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刚才可是称呼那赤贼为赤凤军了,而这般称呼很明显是犯了忌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。这里都是我的人,他们是不会泄露出去的。”李璮自是知晓其畏惧的是什么,旋即问道:“只不过看你的意思,你似乎很不看二皇子?毕竟你在言辞之中,对赤贼甚是警惕,其了解程度完全是过其他人。莫非你以为他会——”拖长的尾音,完全是似有所指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李璮点出心中所思,王文统顿时愣住,旋即低声喝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只是很好奇,在你眼中,那赤贼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?”李璮收起质询,然而目光却始终未曾挪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统顿时一愣,双眉紧锁仔细想着关于赤凤军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他派遣部下去征粮被拒绝的时候开始,再到那些士兵被这些组织起来的士兵彻底击败,甚至到之后的寸步难行,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真实,更显出几分真实以及可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。也是会颠覆一切的存在。”话语之中透着恐惧,王文统这才明白过来,为何自己会如此害怕赤凤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团队,也是和他昔日所学、所知道的,完全相反的体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实在是值得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他们会失败?不是吗?”李璮又是说道,“毕竟我们有大皇子和二皇子助阵,以他们两人的实力,足以剿灭赤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如此。也许不会。”王文统细细想着,比较着双方的力量对比:“这赤凤军自诞生以来,便是从逆境之中一路走来。其生命力之坚韧乎想像,也许这一次他们会胜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这可当真有趣!”若有所思,李璮又道:“不过岳父。你今天来找我,究竟是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文统这才想起自己之前所来的目的,便回道:“是粮食三万担。不知你是否能够应允?”说道这里,他又是露出几分苦涩来:“毕竟这么多的粮食,只怕就算是你坐拥两路之地,也无法尽数提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。”李璮却是大手一挥,又道:“岳父所求,小婿岂有推却之词。你所希望的三万担粮食,我这就吩咐人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多谢侄儿了。”王文统立时大喜,旋即长身一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是知晓那忽必烈言出必行,若是自己没有在应该的时间之内筹备足够的粮食,那厮当真是会挥下屠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能从刀锋之下侥幸生存,可当真是得了李璮的帮助,如此救命之恩岂有不报之理?

        李璮亦是欢喜,连忙走到王文统之前,分毫不管自己乃是地仙之躯,伸出手将其搀起来,说道:“岳父何必如此客气?正所以女婿半个儿,我与贤伉俪故剑情深,如何能够让岳父受罪呢?只恐日后小婿尚有诸多事情不解,只怕到时候还需要得到岳父多多提点,这样才能够显得我们恩情浓浓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。你若是有所求,我定然会帮你一把,毕竟我们两个也是亲家,怎可如此生分呢?”王文统立时朗声大笑,透着几分开怀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自屠刀之下得存性命,已是他的幸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时候,他能够得到李璮这一位地方实力派的支持,那更是一桩幸事,至少日后在忽必烈麾下做事的时候,也无需有这么多阻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双目对视之下,两人明显已经打成盟约了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