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五章剑芒动银月再现,利剑出姚枢落幕

第一百一十五章剑芒动银月再现,利剑出姚枢落幕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姚枢已被被杨惟中送出数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甫一落地,便见远处光芒爆射,正是杨惟中奋起一身力量所为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握怀中玉钥,姚枢神色怔怔,透着一副不可思议,以杨惟中一人之力,可绝技不可能和孟珙对抗,如今之所以留下来,只是为了给自己争取足够逃亡的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如何,今日时候我务必将此物送抵军营,否则岂不是可惜了彦诚兄的牺牲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敢懈怠,姚枢立时便奋起力量,化作一道遁光朝着远处遁去,熟料此刻却有一道剑气自旁侧簌然而出,正好命中那道遁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这剑光一刺,遁光顿时崩裂,“噗”的一声,万千血光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枢这才落地缓住身子,愕然看着远处走来的萧月:“你,究竟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?在你们来之前!”一提手中利剑,萧月眸中杀意已是化作实质,喝道:“而且,你以为你们的行踪,便真的没有人知晓吗?”利剑一挥,剑气纵横之下,方圆十丈之内尽成齑粉,兵锋所指之处,便是姚枢立身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姚枢冷哼道:“想杀我?就凭你这小娃娃吗?”双手一运,周遭尘沙尽数卷起,化作一柄锐利长枪落入手中,又是喝道:“今日,我便要告诉你这丫头,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?”话甫落,长枪一动搅起万千沙尘,便朝着萧月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尘沙之内,皆是蕴含姚枢一身玄通之力,扫射之下比之克虏炮尚且强烈三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月不敢懈怠,手中赤怒火焰一涨,灼热之气蒸腾而起,立时便将这万千沙尘尽数烧熔,化作一滩碎石落于地上。其后,萧月身形一纵,已然出现在姚枢身前,赤怒当空一刺,剑尖所指之处,正是姚枢心脏之处。姚枢虽是儒生,但自修成以来也曾久经战争,若论对枪术了解,亦是丝毫不逊色于李璮、严实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见姚枢手中长枪倏变,却是生生化作一面青铜盾牌,这青铜盾牌虽是斑驳不已、带着青灰之色,但坚硬之处却是丝毫不逊神兵利器,“砰”的一声火光四射,竟然硬生生将这一剑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月顿感诧异,又见对方欺身而来,连忙纵身离开,瞧着那青铜盾牌,想道:“没想到这厮玄通倒也了得,居然能够勾连战国时代诸多神器召唤而来,为己所用?”以她玄通之利,寻常盾牌根本无法抵御,也唯有一些同级别的神兵利器方能挡住,但姚枢身上并无任何兵刃,却依旧能够利用周遭之物,令其化作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实力,当真不愧是当世顶尖武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孟珙能够轻易将其吓走,但可不代表萧月便能战胜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月毕竟年轻,就连踏足地仙之境,也不过一年有余,若要和对方对抗,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对面,姚枢见到萧月急身后退,嘴角立时狰狞起来,叫嚣道:“果然,似你这般妖孽,唯有以死谢罪方能谢罪。”盾牌再变,却是化作一柄修长长弓,“咻咻咻”数道利箭飞射而来,正好将萧月上下左右四方全数锁住,欲要借助这长箭之威,将对方完全击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点手段,就以为能够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月轻哼一声,身剑合一、心神入定,仔细感应利箭方向,待到确定之后便将手中斥怒凌空一挥,自其上数十道剑芒飞射而出,立时便将长箭击碎,“轰隆”一声方圆震荡,十丈之内尽数崩裂,尽显两人实力之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枢且见自己未竟全功,登时大怒:“既然如此,那便让你尝尝这般手段又如何?”再催手中长弓,利箭飞射所向,具是萧月身形落下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月虽是仗剑锐利,将这长箭纷纷击碎,但心神难以久持,不过一会儿便感气喘吁吁,当下打定注意,万千剑气再度射出,除却拦截长剑之外,剩余的却是尽数纳入地中不显踪迹,而后纵身后撤,意图拉长双方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个妖女,今日岂容你轻易逃走?”姚枢眼见对方身影越来越远,唯恐对方再次逃脱,甚至在之后旅途之中再行行刺之事,便打算趁此机会彻底解决眼前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便纵身一跃,紧随萧月身后,生怕被萧月给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正当他一步踏入前方之地时候,周遭地面簌起变化,无数炸声纷纷响彻,扬起万千尘沙,竟然在一瞬间,彻底盖住了姚枢眼光,就连那六感感应,也被尘沙之中的重重剑气全数遮盖,根本难以把握对方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对方陷入迷阵之内,萧月身形顿时止步,旋即朝前蓦然一冲,也是整个冲入尘沙之中,依循着之前记忆,长剑猛地一刺,顿感长剑一滞,立时便知乃是刺中对方身躯,旋即剑气骤然射出,想要趁着这个机会,趁机杀了姚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姚枢也是厉害,在最危险的时候奋起一掌,“轰”的一声不仅仅将那烟尘打散,便是萧月也感觉身体如遭泰山压低,再也无法把持长剑,只能朝着后方跌落而去,足足长达数百米之遥,方才止住了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!我道你有什么手段来杀我,难不成就这点手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口中虽是泛血,但萧月见到姚枢那一脸痛苦模样,便感觉甚是快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过是被掌风波及,故而导致身躯受创呕血罢了,但那姚枢却是胸前肺叶被刺破,血液亦是染红身上衣裳,亦是流落一地,显然也是受伤颇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姚枢却依旧不肯投降,旋即点穴锁住血流,又对着萧月喝道:“好、好个丫头,竟然能够伤到我?今日时候,我若是不杀你,又有什么面目对待天下人?”话甫落,长弓化作两柄弯刀,身形又是急冲而去,竟然不顾一身伤势,要将萧月格杀在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知伤势颇重,已然难以逃脱,故此只想要在最后时候搏命一击,希望能够和对方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月亦是明白这一点,长剑祭出“砰”的一声挡住弯刀,旋即朝着对方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枢又岂会轻易中招,立时便侧过头,生生避开这一击,刀光一时化作漫天飞雨,朝着萧月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一个人,剑冷人冷,杀意昂然犹如烈焰,只为诛杀劲敌;另一人,恩怨难消,怒意高涨恰似狂雷,只为生死搏命;这一刻两人皆是倾尽全力,招招式式皆是指向喉咙、心脏等致命之地,脑中之内亦是只剩唯一的念头,那便是杀掉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剑对弯刀,击撞出无数剑芒、刀光,一道道莫不是在地上留下深及数丈有余的裂痕,更是让整个山峰为之震动,似是在为两人的战斗而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簌然,却闻一声惊爆,旋即尘沙飞起、地层陷落,整个山峰竟然在一瞬间彻底崩溃,朝着地面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是两人各自孕有大招,交错瞬间溅射而出的剑芒、刀光,已然将整座山峰地基摧毁,令其根本难以支撑整个山峰,这才会引发这等等若山洪海啸一般的灾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且见周围遍布砂石,萧月更觉身形受制、剑招难使,护体罡气骤然而发,将压来巨石尽数崩开,旋即朝空一冲,跃出这飞沙溅起的石堆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重新落定之后,萧月便见远处姚枢一身破烂,正一脸疲惫跪在巨石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她朗声一笑:“看来你今日终究还是难逃一死。”正欲催动手中赤怒时候,却觉手中长剑瞬间崩溃,却是难以承受其力,终究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哼哼……!哈哈哈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枢见到萧月失了兵器,不禁露出一丝得意来,再运玄通之力,一柄青铜长剑已然入手,傲然一笑:“你现在都没了兵器,又如何能够和我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月不禁凝眉,露出一丝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赤怒只不过是她以凡兵凝结而成,若是对抗诸如阿术、廉希宪这等对手,自然是趁手的很,但若是在对抗诸如姚枢、杨惟中这等地仙人物时候,便会因为材质问题,而难以承受其力,如今崩溃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萧月却是蔑笑道:“你以为我失了兵器,便没办法杀你了吗?”素手一挥,旁边大石立时崩解,石粉被风一吹,立刻便露出其中一柄石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月捡起石剑,重新看向姚枢,喝道:“今日时候,便以此剑诛你!”话音甫落,身形顿化一道剑光,眨眼间便来到姚枢身前,石剑之上剑芒爆射,“砰”的一声便将那青铜长剑整个砍断,旋即直刺姚枢体内,将其心脏整个贯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!不可能!我怎么会死在你这妖女手中?”

        眼中犹有不可置信,姚枢伸手想要将那张可恶的脸抓破,但心脏已破体力尽消,最终只能抓住萧月衣袖,在上面留下一星半点的血渍,然后便整个人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枢曾和孟珙有过一战,真元消耗甚多,其后又被萧月偷袭,早已经负伤,如今支撑到现在已然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萧月本身,她在偷袭时候本就是蓄势待发,实力亦是丝毫不逊对手,而在战斗过程之中虽是受到一些轻伤,但其剑气甚利绝非常人所能对抗,如今击败姚枢,不过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其身上找到那枚玉钥,萧月冷冷一撇死去的姚枢,手掌一催便将其尸身整个打成齑粉,冷笑道:“数典忘祖之辈,也敢自成儒家宗师?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