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五章地震

第八十五章地震

        汴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自范用吉离去之后,宋子贞便暴露心思,率领麾下人马,将固守此城的张枫等人,还有那些蒙古残孽尽数诛杀,然后率领全军,向赤凤军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自是欣喜,也相信宋子贞的决心之后,便依照先前约定,将此人纳入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正值深夜,但萧凤却无心睡眠,只是走在这座落寞已久的都城,看着这千年之前的宋朝都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年之前这座城市辉煌无比,便是深夜时候,亦是灯光不熄、彻夜连绵。但今时今日,这座城市早已不复往日之景,而那繁华的阁楼,也只剩下一个个残垣断壁,供人吊丧。更因为临近黄河,这座城市曾经数度被黄河之水灌入,所以城中道路之上,皆是堆积了厚厚的一层河沙,若是这般持续下去,总有一天整个城市也会被彻底掩盖,再也无法出现在世人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走于此,萧凤甚是唏嘘,叹道:“若要重修这座城市,只怕没有十年八年,是根本无法修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本就没准备占领此城,但无奈麾下将士甚是执着,这才率领大军来此,而见到这荒芜模样,众人这才明白过来,若要令这座城市重新恢复往日场景,又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?

        纵然这汴京曾经乃是宋金两朝首度,但因为历年战斗,整个城市的功能在这之前就濒临崩溃,尤其是数年前导致艮丘异变、始龙再现的战争,更令整个城市遭受毁灭性的打击,已然没有重新兴建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紧随其后,宋子贞亦步亦趋,问道:“那依照主公的意思,莫不是不打算占领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”萧凤朗声回道:“不过既然来到这里,也总不能空手而回。你说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子贞心中一紧,暗叹一声“眼前之人果然不好对付”,又道:“那按照主公的意思,接下来我又该如何行动?毕竟这汴京之内,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了。却不知主公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凤轻笑一声,又道:“虽然没有多少好东西。但是这城中不是还有数万百姓吗?既然如此,你去问问城中有多少居民愿意随我离开此地,前往关中定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这事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子贞一时愕然,脑中暗骂起来:“果然,这女人就不打算让我好过。”说是愿意,但是其中意思,却分明带着强制意思,很显然是打算让宋子贞去做一场恶人,将那群人强行迁移到关中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试问在这汴京之中长久生存的居民,谁愿意千里跋涉,远离自己原来的故乡,挪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去?

        萧凤双目微凝,冷冷看着宋子贞,问道:“怎么了?你不愿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。属下定然完成此事。”被这一瞪,宋子贞连忙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明白,作为一个投降者,更是曾经和赤凤军作对的人,若是自己没有立下丝毫功劳,那定然会招惹赤凤军之人的嫌隙,日后若是想要继续发挥自己的才能,那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子贞并非愚忠之人,所以眼见赤凤军势大时候,便果断改弦更张,投入了赤凤军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那你就去做此事吧。若是能够办妥,我自然会重用你的。”萧凤也知晓对方心思,但她却毫不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试问天下,这个世界何时能够有那种能力强大,智慧过人,更重要的是,其道德水平,更是纯粹的近乎圣人一样的存在?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是有,这种人也是凤毛麟角之辈,而那孟珙、赵葵或许如此,萧凤或许如此,就算是那蒙哥,也许也是如此,但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平庸之人占绝大多数,若要能够争取他们的信任和支持,那便只有做出一些的妥协。

        圣人治国,终究不过是空想主义!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宋子贞就此离去,萧凤重新恢复冷淡,复有抬起头来看向天空,却见远处天边,一道流星簌然划过,炽热光芒照耀半边天际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情况,她不觉想起古时谶语,念叨起来:“流星陨落。莫非有人陨落了吗?只是这一次,又要轮到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拂袖,她却感到气温寒冷,遂从城头之上离去,回到自己军帐之内休憩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这天下,自然有其运行规律,更非萧凤所能插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垂拱殿,皆被这震怒之声萦绕,也令列位大臣头疼难忍,全是捂住了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目光尽头,赵昀却是蓦地自皇座之上站起,犹自透着不可置信,看着郑清之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清之自感压力倍增,深吸一口气方才缓缓说道:“启禀陛下。就在七天之前,孟节度使于许州遭河南行省布政使范用吉刺杀,因伤重不治已然去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了?朕的一臂,就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身躯一软,赵昀已然跌倒在皇座之中,双目无神望着屋顶,口中呢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清之黯然无光,眼前之人他几乎就是看着长大,自年少时候的无知莽撞,乃至于现在的城府深沉,莫不是历历在目,但眼前一幕,却也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却知此刻实在不是哀伤时候,遂张口劝道:“孟节度使因公殉职,实在抱歉。但陛下乃是九五之躯,若是有个什么意外,那只怕会让天下震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挥挥手,赵昀表示自己已然了解,又道:“既然如此。那关于璞玉的丧事,便一切由你操办吧。至于应该如何,你乃是朝中老臣,也应当知晓怎么做。总之,一切从荣,务必确保璞玉泉下有知。知道了吗?”接着又是看向殿下之臣,问道:“尔等还有事情启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等无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赵昀震怒模样,底下众人尽数讶然,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时候赵昀正处于哀伤之中,他们决计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抵触对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让寡人先行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没等黄门宣告,赵昀已然站了起来,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朝着殿外走去,目中失神,更是将众人视若罔闻,眨眼间便消失无踪。眼见赵昀离开之后,群臣立刻便埋怨起来,一时间整个垂拱殿的宁静瞬间打破,宛如菜市场一样,充满着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陛下怎么就这么直接离开了?这不符合礼仪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那孟珙怎么突然离去?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蹊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清楚。不过那范用吉何德何能,竟然能杀了孟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依我看,只怕这背后另有指使者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诸般猜测莫衷一是,莫不是在猜测着这背后,究竟藏着什么谋划还有布局,而且又是何人做出了这种事情?

        “唉。看来孟珙这一去,不管是对官家,亦或者是整个朝廷,都影响甚大。就怕敌人会在这个时候,趁机攻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赵昀离开,郑清之微微摇头,心中更是知晓眼下虽是平静如昔,但自从这个重磅炸弹落下之后,在场的众人莫不是心思涌出,不知各自都在谋划着什么东西,清了清嗓子,当即抬高声音:“各位。现在陛下已然离开,我等便是在这里讨论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。这样的话,不如大家各自散去,等到明日之后再来商议此事?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郑相公所言甚是,我等自然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位大臣立刻应声回道,随后就从殿中各自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次朝议,莫不是需要站上数个时辰,以他们的体力,如何能够支撑下去,眼见有休息的时候,自然忙不迭的想要从此地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整个垂拱殿只剩董槐、郑清之两人之后,这里方才恢复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郑相公,眼下孟珙已然去世。而听闻消息之后,蒙古定然会加快攻势,便是昔日朝中之人,也会蠢蠢欲动,欲要趁着这个时候谋求利益。却不知相公对于此事,又是如何打算?”眼见周遭无人,董槐这才叹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先不说蒙古异动,光是宋朝之内,便能够让董槐为之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孟珙担任一方主管时候,为了巩固宋朝军队实力,也为了稳定襄樊一代的民心,可着实杀了不少贪官污吏,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孟珙尚且活着,那些人自然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今孟珙已薨,那些人只怕便会跳出来,准备重新夺回自己曾经的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清之长叹道:“地震啊。这一次,只怕当真是一场地震。若要渡过去,只怕仅凭我等力量,尚且不够。或许,也只有仰仗赤凤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之后的场景,现在的他就连想像一下都不敢,就怕遇到什么令人感到恐惧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那些贪官污吏的性情,他可是相当清楚,眼中根本就没有国家还有百姓,所求的不过是钱财以及女色罢了,便是为此投降蒙古也是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这些人和蒙古勾结起来,那当真是整个宋朝灾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董槐暗暗吃惊:“赤凤军?莫非郑相公,你是想要——”目中怀疑看着郑清之,却是透着一丝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董槐错以为郑清之会和赤凤军勾结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清之双眉倒竖,怒斥道:“不请赤凤军对抗蒙古大军,那你以为我等又该如何才能够挫败蒙古大军?那赤凤军虽是和我等敌对,但毕竟是华夏子民,纵然为敌也不会太过分。但蒙古凶残,若是让他们闯入这里,那整个世界就彻底危险了。这一点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槐连忙道歉道:“小臣明白。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