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章末途(五)

第一百六十章末途(五)

        “逆贼,纳命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步踏入战场之内,杨大渊立时听闻一人喝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定眼一看,当即见到远处数人纵身扑来,,一挑身侧弯刀,叫道:“哼,就凭你这等手段,也想报仇?”弯刀应声划出,远处几人脖颈之处立刻划断,鲜血溅满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甘润顿时发现杨大渊,叫道:“是你?”他与杨大渊,也曾经同殿为官,自然认得杨大渊,而自当初云顶山一战时候,甚是还为他感到惋惜,以为此人战死沙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料到今日在这武安之内,他却是见到此人了,甚至还挥动刀刃,大肆屠杀自己的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究竟干了什么?”怒不可遏,甘润一挺长枪,便是刺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冷哼一声,长刀应声扫出,挡住长枪,笑道:“干了什么?你难道看不出来吗?”脚步瞬动,霎时逼进甘润三丈之内,其后举掌猛挥,“轰隆”一声甘润退后三步,口中呕血不止,便是手中长枪也难以拿捏,只是一对虎目兀自带着不可置信,看着杨大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杀性一起,又是喝道:“今日既然被你瞧见了,那断然留你不得。”弯刀朝空一掷,却是反手握住刀柄,旋即划出,刀芒所指之处,正是甘润喉头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甘润眼见杀意逼身,虽是想要躲避,无奈之前遭到杨大渊当胸一掌,却是动弹不得,只能直愣愣看着长刀袭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时,远处却是传来一阵密集枪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这枪声一惊,那杨大渊身形骤闪,却是不敢硬抗。

        于身后之处,王著领着一队人马来到此处,眼见甘润嘴角带血,劝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被那人给打伤的。”一指远处杨大渊,甘润依旧带着愤恨,又是提醒道:“还有,此人实力相当厉害,虽非丹鼎境修者,但一身真元亦是浑厚无比,非是你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著一拍腰间铳枪,笑道:“那又如何?难不成他还能够挡住这火枪吗?”随后又是嘱咐道:“还有,你既然受伤了,那就先撤下战场,莫要在继续逞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。若是不杀了那家伙,我寝食难安。”甘润摇摇头,否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就随你的意思。只是你可要小心,莫要着了对方的道来。”王著叮嘱道,又见那杨大渊正欲逃离,他当机挥手,身边上百来位火枪兵一起齐射,攒集弹丸立时吓得杨大渊不敢硬抗,只好将身在地上一滚,方才避开这密集弹雨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对方藏在巨石身后,王著微微皱眉,又道:“跟我上,一起灭掉那家伙。”一行人踏着整齐步伐,皆是朝着对方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此刻,远处却是响起一阵枪声,顿时阻住了王著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被逼无奈,王著只好躲在巨石之后,探头朝着远处望去,这才见到对方却也来了两支小队,每一队皆有上百来人,而且这些人手中所握的也全都是铳枪,虽然只是宋朝制造出的,其性能逊于赤凤军,但却也是能杀敌的凶残武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投降的宋军!难道是卢植?”甘润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训练新军时候,朝廷曾经给四川边将送了一批军火,而这批军火也随着杨大渊、卢植等人的投降,落入到蒙古大军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著也不认得对方,只是见那几人神色甚是熟悉,便感到懊恼,询问道:“卢植?那另外一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杨大渊的侄儿,唤作杨文安。没想到这厮竟然也投入蒙古之中了?”甘润一时惊住,除却了愤怒之外,更多的却是沮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蒙古大军即将覆没了,却依旧有如此之多的降将投入麾下,当真是让人感觉胸口闷闷的,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著脸色严肃,咬咬牙,喝道:“不管如何,咱们也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。”看着甘润,问道:“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,才能够击杀对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时候,对方火力凶猛,非是我们能够闯过去的。若是这样,那就得有人充足诱饵,方能争取一段逃走的时间。”甘润深吸一口气,然后对着郭侃诉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我充当诱饵,看看能不能将他们引来。”心思下定,立刻从山岩之后跳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一行人见到他现身,齐齐抬起铳枪,对准甘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幸好甘润身着坚甲,却是挡住了致命伤势,只有手臂以及大腿,被划破了好几个伤痕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见着碍眼,冷笑道:“跳梁小丑,也敢在我面前猖獗?”一运真元,便将手中长刀,朝着那甘润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忽来一道剑芒,“砰!”的一声,当机将那长刀齐腰截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一时错愕,遥望远处之人,身体一纵连忙后退三丈,一脸警惕的看着前来之人,毕竟那人正是蒲择之。

        甘润亦是心生庆幸,赶紧退到旁边,叹道:“好险,总算是活过来了。”抬起头却是对着蒲择之俯身一拜,自责道:“蒲将军,末将未曾斩出奸佞,实在是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事。他的实力本就在你之上,你无需道歉。”蒲择之婉拒道,随后掉转头来,却是死死盯着眼前之人,然心中所想却是回到当初云顶山一战,问道:“而你,又何时想过,我还会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一个词,一个“回来”,也不知道尽多少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?哼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狂笑一声,杨大渊难掩心中狰狞,笑道:“你以为就凭你现在的状况,还能杀得了我吗?”扫过远处正在鏖战之人,又是嘲讽道:“而且若是我所料没错,你现在也应当隶属于赤凤军麾下。你与我,本就相同,皆是背叛之人。既然如此,那不知你又有何面目去面对圣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难以压制心中惊慌,故此方才有此诡辩?

        “圣上?”摇摇头,蒲择之一脸哀伤,却道:“我早就被陛下革职而去,不过是一介布衣罢了。今日来此,也不过是为了你罢了。”诉及伤心事,他又是落下几滴泪,但一见远处杨大渊张狂之态,怒火就难以压制:“毕竟你昔日之行,若是就这么放了,又叫我以及这偌大四川百姓如何接受?”神色一顿,目中已然下定决心,喝道:“今日,定将灭汝在此。”手中之剑,已然瞄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眼中顿现惶恐,却是有些心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一想自己下场,当即强提体内真元,将手一摄远处一把朴刀登时入手,喝道:“想杀我?那倒要看看你的本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居于其身边,杨文安、卢植两人亦是高声叫嚣:“今日,定要你死在这里!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