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一章末途(六)

第一百六十一章末途(六)

        “执迷不悟,那就战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心知对方绝无投降可能,脚下瞬动,霎时逼近杨大渊,利剑微动已然锁住对方咽喉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紧随其后,卢植、杨文渊二人手持长枪,亦是齐齐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休伤我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甘润一时心急,知晓以蒲择之如今状况,定然难以抵抗三人合攻,脚下一动已然挡在杨文渊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刀应声挥出,“哐当”一声,挡住了杨文渊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王著亦是冷笑一声:“三对一便是尔等习惯。今日,不如就让我来对付你吧。”手中铳枪一动,已然瞄准卢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立时逼的卢植顿住脚步,狠声喝道:“想死?那就让我送你一程吧!”长枪一动,破空袭来,就将那弹丸扫到一边,随后持枪杀向王著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著狂态顿发,笑道:“杀我?你还不够格呢。”取过身后所背铳枪,自是双枪在手,“砰砰”两声,射向卢植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眼见剑威难挡,身形后撤三丈有余,手中长刀顺势上撩,“叮”的一声挡住了那长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挡住了?”蒲择之一时懊恼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于八思巴一战,他身躯残破已然自地仙之境跌落下来,体内经络也是四分五裂,难以催动真元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,他早就催动剑芒,射杀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察觉到利剑之上力道羸弱不堪,眉目带喜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看来你的实力,早已经无法和先前一样了。”一顿足,体内真元骤提,手中长刀一闪,“哐当”一声就将那长剑挡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顿感手臂一酸,只好无奈后撤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凭你这般本事也想杀我?你做梦吧!”刀刃隐隐对着蒲择之,杨大渊更显猖狂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暗暗皱眉,心想:“若非修为不在,之前又岂容你继续猖獗?”然而内伤依旧,经络不通,他的实力实在难以发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去死吧!”杨大渊却不罢休,高声一喝已然纵身一跃,手中刀芒再闪,俱是射向蒲择之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眼见刀芒临身,尽扫心中杂念,觑得剑芒所射方向,足尖朝左挪移一步,当即避开锋锐刀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躲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在半空,杨大渊一时诧异,但一想对方身体状况,自以为对方难以抵御,当即双手握住长刀,“轰隆”一声就朝着蒲择之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刀势一时被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口朱红,自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青筋暴涨,双足虽是陷土三寸,但依旧在千钧一发之计,挡住长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挡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顿时惊住,又见蒲择之左手虚握,自有万千光辉纳入其中,当即吓了一跳,却是将身一翻,后撤一丈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如何,蒲择之昔日终究为地仙,非是他所能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顿觉庆幸,左手一抬却是点住胸口穴道,暂时压制住体内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任有血气游走,他只会死的更快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杨大渊站定之后,凝目看去时候,却是懊恼至极:“该死的,我竟然被骗了!”嗔怒之下,双足一顿却是再度袭来,手中长刀也似泼墨一样,编制成连绵狂风,杀向蒲择之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暗暗皱眉,在此凝神静心,觑准对方刀势,手中长剑再度递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脆响,长刀刀势于是被阻,更被轻轻一扫,带到别吃方向,却是未曾伤到己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暗暗惊讶,想道:“好家伙。本以为此人为八思巴所废今时今日,这剑术依旧如此了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惊骇之下,杨大渊更是难掩自己恐惧,真元瞬提,刀势再快三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。到了现在时候,你还以为能够逃脱升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顿感手臂一震,就知晓对方已经尽展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耳聪目明,地仙之能依旧残存身躯之上,对眼前的一切莫不是看的清清楚楚,就连杨大渊何时出招,何时回招,都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定心思,蒲择之纳气归元,足下稳如泰山,手中长剑连连刺出,将那长刀连连挑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数十招之后,两人生死还未展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,若是继续拖下去,我非得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眼见久战未曾得胜,已经是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信有足够实力战胜蒲择之,但若是等到赤凤军完全占领山头,然后发起总攻之后,自己只怕就没有了生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一人之力,如何能够与千军万马对抗?

        心知无法继续拖延,杨大渊一发狠,瞄准那长剑就是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百锻精铁的长剑,顿时缺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一时惊讶,眼见那长刀再度砍来,连忙挥剑格挡,这一下又是让利剑之上,缺了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家伙,力气突然拔高,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蒲择之暗暗惊疑,瞅着杨大渊的神色,带着几分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一时兴奋,复有跳了起来,一身力气尽数纳入长刀之中,喝道:“给我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铿锵”一声,利剑应声断裂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这才恍悟,眼见那长刀袭身,连忙纵身后撤,方才避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杨大渊早已打定注意,尚未等蒲择之站稳时候,已然身快如风,挥刀就砍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眼见难以后撤,连忙抬起左臂,“刺啦”一下,当即被这长刀划出一道血痕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血痕血肉模糊,看起来异常狰狞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一时失血过多,顿感体力不支,但灵台却是清明无比,也不管是否会死,护住心脏最后一股真元却是纳入长剑,之后死死盯着杨大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欣喜若狂,笑道:“去死吧!”手中长刀瞄准心脏之处,猛地一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打定主意,要将蒲择之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刀快剑更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剑芒,于断剑之中骤然射出,“噗嗤”一声就自杨大渊身躯贯穿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。你竟然还有力气?”嘴一张鲜血涌出,杨大渊透着不可置信看着蒲择之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之前对方可并无这般手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若非及时避开心脏,这一下妥妥的要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。这可是我专门为了杀你而留的。只可惜,未曾射中你的心脏。”蒲择之哈哈一笑,却感觉体力不止,身子摇摇欲坠,只好将断剑插地支撑住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死了,也要你陪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杨大渊却犹有余力,一身真元尽数纳入长刀之内,“轰隆”一声刀芒尽数撞在蒲择之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受这一击,蒲择之也是遍体鳞伤,胸前之处鲜血飞溅,显得特别凄惨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眼见重伤对方,连忙催动力量封住穴道,却是朝着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这个时候得到及时治疗,他还有生存下去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这时,远处地面一道劲气骤然拔高,却将杨大渊整个打退,却是重新落向蒲择之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在空中,杨大渊一副错愕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冷笑道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逃跑吗?”其后奋起余力,却是抬起断剑,直接朝着杨大渊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虽是惊惧,但也心知自己必死无疑,也将长刀刺向蒲择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刀剑透体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、蒲择之两人各自呕血,身上占满了血渍,显得异常凄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身体被贯穿,但杨大渊却还是继续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却是冷笑连连,喝道:“昔日未曾让你走上歧途,今日就让我终结你的恶行吧。”却是不再顾及自己性命,脚下发狂狂奔,“铿锵”一声,断剑插在山岩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难以逃脱,至此终于失血而亡。

        蒲择之亦感身躯沉重,最后一抹目光扫过远方丛林。

        山河壮丽,景秀如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偌大江山,终究还是不能被那鞑子所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点心思散去,原地只剩下一具始终屹立不倒的丰碑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