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二章末途(七)

第一百六十二章末途(七)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    甘润一见两人竟然同归于尽,霎时真元骤提,震退杨文安,旋即纵步一跃,却是来到了蒲择之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眼前之人,早已经失了气息,无论他如何叫喊,都没有了半分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亲之仇,不共戴天。今日就以你之血,祭奠我叔叔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安见到自家叔叔亦是惨死,亦是同感悲恸,见到甘润心神失守、相貌痴愣,心思笃定立时持枪冲去,却欲趁着这个时候,击杀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又见一道刀芒闪动,挡住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一人缓步踏出,诉道:“背后偷袭可不是君子之行。今日,尔等罪行,注定要在这终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杨文安一时紧张,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之人,实力绝不比自己差,若是当真打起来,他只怕是毫无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宋参谋?幸亏有你相救,否则只怕我早就死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甘润这才反应过来,见到远处杨文安虎视眈眈,顿感之前行径实在是太过冒险,若非有宋子贞相救,只怕自己就要陪同蒲择之,一去前往地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子贞安慰道:“故友沦丧,心有悲伤,本就是人之常情,你无需自责。”一扫那蒲择之尸身,声音顿时黯然下来,又道:“而且蒲将军求仁得仁,终于在今天将这杨大渊击杀,也算是大仇得报。”复有看向杨文安,喝道:“而如今时候,我等所为,也当以铲除奸佞,驱逐鞑子为先,这点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参谋,我明白了。”甘润抬手拭去脸上泪水,但双目红肿,却始终未曾消解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盯住那杨文安,他只将手中长刀轻轻一挥对准对方,劝道:“而你?你的叔叔已经死了,而你还打算继续负隅顽抗吗?莫要忘了,当初你父亲,究竟是死在了谁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知晓,杨文安之父,也就是杨大渊的弟弟杨大全的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杨大全则是在数年之前,于叙州之战中,死于蒙人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需你的提醒,我自然明白。”杨文安双目圆睁,露出几分懊恼来,喝道:“所以我才要加入蒙军之内,为我父亲报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甘润神色一惊,满脸惊讶的问道:“报仇?难道你忘了吗?你的父亲,可是被那蒙古所杀?而你竟然投入了蒙古麾下。若是教你父亲见了,他又该做何感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当初时候,若非尔等坐守困城,我的父亲如何会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安见到远处赤凤军战士鱼贯而入,却是有些害怕,但一见自己刀上鲜血,立感身体一阵哆嗦,当即下定决心,喝道:“今日我便是豁尽性命,也要让你们血债血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知晓,自己手上已然染满了赤凤军士兵的血迹,纵然是此刻投降,也免不了脖子上挨上一刀,纵然有别人劝说,日后也只会是暗无天日的牢笼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欲过着这般生活,杨文安已然明白过来,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了选择,只能一条路走到死。

        甘润眼见杨文安如此执拗,顿感心火旺盛,长刀再度袭出,喝道:“很好。看来你早就忘了你父亲遗愿了吗?既然如此,那就让我将你打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他也不曾顾虑自己身躯,快刀连连杀向杨文安,一刀快似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文安一挥长枪,连连抵抗,但远处有宋子贞指挥若定,手脚之处登时被那枪弹射中,虽是以真元挡住,未曾侵入躯体之内,但手臂酸软却是难以招架,当即让那长刀在自己的肩膀之上划过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刀触及骨髓,立刻让杨文安难忍疼痛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甘润却是停住长刀,面有可惜看着杨文安,劝道:“侄儿。你若是这个时候投降,我还可以替你求情。虽然你也曾经杀了多少兄弟,但只要日后好好恕罪,还是有生还的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。你杀我便是了,何必如此假惺惺的?于其受尔等侮辱,不如让我自我了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文安却是仰天大笑,随后却是掌运真元、自盖天灵,轰然一声响,已然是倒地不起,头颅破碎、红白横流,却是再无生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甘润一时愣住,面有哀伤,对着那杨文安躬身一拜:“看来,你终究还是没有走到正路上。不过能死在这里,总比你继续跟着蒙军为恶要好得多。”拾掇了一下悲伤心情,对着早在一边等候的宋子贞俯身一拜,诉道:“我的事情已经解决了,咱们还是去帮帮别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子贞颌首笑道: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扫远处王著与卢植的战斗,当机纵身一跃,加入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两人帮忙,王著也将卢植斩于手下,不留生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大渊、杨文安以及卢植三位首领就此殒命,自是让其余士兵一个个莫不是惊惧无比,赶紧丢下手中武器,唯恐晚了一步就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动,就似多骨诺米牌一样,让在场的士兵莫不是丧失斗志,让出了这片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子贞颌首笑道:“如今既然已经攻下此地了,那下一步也就是直接进攻鞑子了。”目光一扫远处帐营,他一挥手背后火炮立刻就被取出,一座座虎蹲炮准备妥当,然后“轰轰轰”剧烈的声音响彻云霄,远处蒙古军帐就像是那被滴入水花的热油一样,尽数炸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莫不是神情慌乱、脚步匆忙,身上所穿着的,也是寻常的丝绸以及棉布,而原本的作战铠甲,也不知晓究竟丢在那里去了,毫无半分的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些蒙军之人,多数乃是出自漠北的蒙古人种,当然还有一些世居西藏的色目人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儿来中国也是初来乍到,尤其是来到了这素来以酷热高温还有多雨而著称的川蜀之地,早就产生诸多不适,譬如头疼、呕吐、体力欠缺以及其余症状向来不绝,以至于大多数人全都得了疫病,进而令军队实力大幅度下降,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看来,整个攻击进展的相当顺利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