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三章终路(一)

第一百六十三章终路(一)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当真歹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萧凤神色自若,郭侃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手下也是连连挥动,三十六枚神雷再度射出,一个个或是划出绚烂轨道,裹挟无上威能,自天上直接落下,或是破开地面,暗藏莫名杀机,自地底径取空隙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场景,比之当初对抗余玠时候,更要强上数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却是神态悠然,轻笑一声,回道:“那倒是承蒙夸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侧目掠过头上袭来神雷,但见她手臂轻挥,“烈阳焚世”已然上手,凝练至极的火球刚猛无比,“轰隆”一声就将那神雷轰碎,不留丝毫痕迹,又见足下隐隐震动,复有抬脚猛地一踩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光闪动之中,濒临崩溃的地面重新恢复,至于那神雷,也被自地下整个逼出,重新回到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那神雷却不罢休,再度凌空射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轻哼一声,素手猛地一拍,道道火焰凝聚为剑,“唰”的一下就将这神雷拦腰截断。

        郭侃暗暗惊讶,心想:“此人却是比余玠强的太多,看来我需要小心谨慎,以免陷入对方的陷阱之内。”心思笃定,却是不敢擅入其中,以免被那清净琉璃焰所伤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此刻,远处王坚见到郭侃已然陷入如此劣势,立觉有机可趁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在此人手下,偌大四川陷入敌人马蹄之下,饱受摧残。川蜀百姓,不知有多少人死在其中。就算是他麾下士兵,能够支持到现在,也是凤毛麟角,其余人都死在了守护钓鱼城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恶徒,为你的行径偿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瞄准郭侃所在位置,王坚沉声一喝,玄武真印已然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重石碑霎时现身,已然逼进郭侃位置。郭侃未曾提防,立刻被这石碑打了一下,脚下踉跄几步、口中亦是呕出数点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萧凤自是操弄烈阳,直接朝着郭侃射去。王坚眼见对方负伤,自是有些窃喜,又是运使绝招,再度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。就凭你等行径,也想杀我?”郭侃眉梢紧皱,狱力凝练为一,又道:“亟神三绝——灭神流。”手一扬,眼前地面霎时开裂,万千碎石悬于身前,狱力纳入其中,已然变成最为狂暴的炸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他轻喝一声: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碎石宛如流星,烈阳、真印顿时崩裂,其后更是势扫全境,逼得众人不得不后退数步,运转力量抵御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八思巴心思通透,右掌自纳万千金光,喝道:“天圣莲开!”一式绝招射出,立刻逼退萧月,随后身形一动,却是将那郭侃裹入其中,随后便朝着远处遁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月顿感难堪,手中湛卢光辉大胜,轻轻一挥,整个悬崖瞬成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苦心孤诣、百般谋划,所求的便是今时今日,杀尽一切鞑子,但今日却被眼前两人逃走,自是令萧月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却是笑道:“纵然让他们逃了,他们又能逃得了多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晋王所言,莫非你早已知晓对方会逃出去?”王坚不禁皱眉,却是带着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诉道:“没错。那郭侃、八思巴皆非寻常之人,纵然集中我们三人之力,但若要将其困住甚至是击杀,却是难上加难。”正所谓十则攻之、五则围之、倍则战之,一个地仙若是存心逃走,若是没有同等修为的三四人,是根本难以将其击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三人虽是厉害,但对方修为毕竟不凡,若要将其击杀,实在是太过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接下来应当如何行动?”萧月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诉道:“若是我所料没错,对方此番离开,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到军营之中,而是暂时寻觅地点养伤,静待下一次的战斗。即使如此,那我等就离开此地,前往武安吧。毕竟依照先前计划,武安此刻也应该被我等所掌握。”复有看向王坚,却自袖中取出一枚弹丸,诉道:“余大人虽是被郭侃所败,但其气息尚存,若是将这枚九转还元丹服下,应当能够恢复修为。你将此物拿去,助余大人服下并且将药力化开,如此一来,余大人应当就能够恢复如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多谢晋王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坚一喜,连忙将这弹丸接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时候,他因为郭侃而差点丧命,便是得了此物方才恢复过来,今日既然得到此物,那余玠应当是有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皆是为国效力,又岂有内外之别?”萧凤笑道:“王将军却是客气了。只是我尚有公务在身需要处理,所以得暂时离开一段时间,还请王将军见谅。”说罢身形一转,却是自这里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萧月亦是对着王坚躬身一拜,又道:“将军。你也应当知晓,那两人虽是败了,但却还活着。若是您发现他们的踪迹,还请你立刻通知咱们。到时候,我等定然会一起出手,灭掉对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当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坚颌首回道,见着两人自此地离开,也是长吁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番战斗虽是结束,但对方尚未死绝,却还不是放松的时候。他知晓这一点,也从此地离开,回到了钓鱼城之内重整军队,准备开始筹划下一次的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那郭侃和着八思巴一起离开,却是径直回到了武安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武安之内惨叫连连,自己部众遭到赤凤军连连击杀,更是毫无丝毫生机,就连那仲威也是战死沙场,仅仅留下了不到一万的兵力,继续留在这里抵抗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他顿感恼怒,一挥手万千神雷落下,立时将上千士兵灭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子贞一时畏惧,立刻喝止士兵,停止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郭侃也生怕那萧凤就此追来,自是不敢在这继续恋战,当机和八思巴合力,带着剩余之人一路朝着深山之中奔去,进而求的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他们离开之后,萧凤亦是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子贞面有懊恼,对着萧凤道歉道:“主公,此番未曾全歼敌人,让对方逃了,实在是抱歉,还请主公惩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人顽强出乎我的意料,就算是那些余下士兵,也是百战精锐,自是难以一次解决。”萧凤摇摇头,赞许道:“你做的很好,无需道歉。更何况穷寇莫追,就此放他们一条生路也好。”目光扫过眼前战场,心中却是有些哀伤,为了这一次的战斗,赤凤军麾下死伤士兵,起码也有六千多人,占了军队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之多的损失,也是自静海之后,最大的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们是为了赶走鞑子而牺牲的,但性命终究还是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自感心中不悦,也没有了欢庆的心思,令宋子贞将战死士兵尸身收拾完之后,就准备寻找合适地点,将这些烈士埋葬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如何,终究还得让他们入土为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那郭侃、八思巴带着一群士兵径入丛林之内,一路上也不观察路径,就是朝着里面钻去,约莫过了半天,见到对方尚未追来,方才放下心来,寻了一个地方暂时歇息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伐宋军队,如今只剩下这么一点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扫眼前众人,郭侃顿感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征时候,他麾下之人足有六万之多,然而此刻跟随在身边之人,却只有一万不到,其余人全都死在了那武安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番惨重的损失,也是郭侃从军以来,首次遭遇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将士面有戚戚,回道:“将军。除却了我们,其余人全都死了。”在赤凤军展开进攻时候,那些本就身带疾病的人首当其冲,成了第一波的牺牲者,其后他们虽是在仲威率领之下,勉强顶住了下一波的攻势,但是这一次也是死伤大半,直到郭侃回到这里之前,基本上上去抵抗的全都战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只有他们因为始终都位于后方,方才趁着郭侃来到时候,从武安之中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郭侃目中无声,吩咐道:“尔等先行回去,各自休整去吧。毕竟,我们还要回家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“回家”,顿时勾起众人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了内心深处,他们难掩心中哀伤,纷纷落下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阔别故乡偌久,始终在外面战斗,他们也是疲倦无比,如今时候更是渴望快些回家,好从这噩梦之中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郭侃一时沉默,一想到救出的大汗,便走入了八思巴的军帐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汗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入其中,郭侃见到八思巴已经卸去功力,调息内息了,而本来是面色苍白的蒙哥,此刻也终于恢复原本模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思巴张口诉道:“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了。接下来只需要好好调养生息,自然可以恢复实力。只是——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八思巴顿时一愣,很显然是有些犹豫,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郭侃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思巴这才回道:“只是因为先前江山社稷图的原因,可汗是再也无法催动长生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郭侃愕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之所以付出全力,将可汗救出来,便是存了将蒙哥救回来,然后靠着长生天的神威一举翻盘,再度击垮赤凤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孰料于八思巴口中,他却听到了最恶劣的话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思巴缓声诉道:“你应当知晓,之前我和你为救可汗而见到的那头巨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郭侃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时候,他俩正是为了解救这被镇压的巨狼,所以才打算将江山社稷图打碎,好将这巨狼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你可知晓。那头巨狼为何未曾封入江山社稷图之内,而是仅仅将其镇压?”八思巴苦笑一声,却是感到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他当初时候能够仔细观察,自然可以看破其中关键,只是两人害怕萧凤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,所以才在匆忙之中弄错了方法,结果导致了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简单。因为这头巨狼,才是可汗本体所化。而那江山社稷图之前行动,只是为了能够将长生天自可汗身体之内抽出,而长生天为了抵御江山社稷图,故此被迫化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等之前行动,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简单,因为长生天和江山社稷图互相角逐,两者力量融合为一,彼此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若是江山社稷图碎了,那长生天自是也一起毁灭。若是我所料没错,那萧凤应当是存着以长生天为食粮,将江山社稷图重新恢复的打算,故此没有贸然将其封镇,而是采取炼化策略。”八思巴一副懊恼,又道:“而我们先前所为,却是将这个平衡彻底打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他早早知晓此种关键,又何必闹出这些动静来?

        “平衡打破,那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毁灭。江山社稷图毁灭了,那长生天自然也会崩溃。而长生天被灭,可汗首当其冲,自然是难以承受这冲击,就此陷入晕迷之中。”八思巴神色更添懊恼,一想萧凤如此布计,自感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他们不来,那江山社稷图固然难以继续镇压长生天,但却因为得到其力量滋养,自然是威力倍增。

        拿着威力加强版的江山社稷图,萧凤自然是毫不畏惧和长生天一搏,进而确保自己的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者,江山社稷图若是毁灭,那长生天也会被毁灭,受到影响的蒙哥亦是难以避免受到冲击,仅有郭侃、八思巴两人,蒙古大军更是没有了继续顽抗的力量,只能就此败退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一开始,他们就始终在萧凤的计谋之中来回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郭侃再度问道:“那长生天被灭?可汗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点,你却是放心。”八思巴回道:“那长生天毕竟不是法相,仅仅是依靠着血脉传承,方才和可汗有所联系。所以就算是长生天覆灭,可汗也不会如同那修成法相的地仙一般,因此受到致命伤害,充其量也就会因此而昏迷数日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如他所言,此刻那蒙哥也终于自沉睡之中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扫周遭状况,蒙哥不觉感到诧异,问道:“在我昏睡的这段时间,这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侃、八思巴两人身形一顿,皆是露出几分踌躇。

        兵败之象,昭然若揭,他们现在只是在考虑着,究竟采取什么样的方法,才能让蒙哥接受眼前的状况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