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六章终路(四)

第一百六十六章终路(四)

        太学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正值晌午时分,经过一上午学习的学子已经是饥肠辘辘,正准备前往食堂就食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走之中,更是互相交流着课堂之上新进学到的知识,当真是蔚然成风。但苏韵踉踉跄跄跌入府中,却令一行学子面生惊疑,正欲呵斥对方时候,却见人群之中一人喊道:“这不是苏韵吗?他不是刚刚回乡,怎生又回来了?而且还变成了这般模样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他?”人群之中,一位相貌英挺、眉宇轩昂的士子立刻踏出,将那苏韵搀扶起来,问道:“苏韵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仔细一看,此刻的苏韵却是衣衫不整、面有划痕,分明是刚刚经过一场争执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韵这才苏醒过来,一把抓住眼前之人的衣袖,赶紧诉道:“原来是陈宗?学长,快些带我去面见祭酒,要不然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来不及了?”陈宗疑惑不解,仔细检查了一下,确认苏韵没事之后,方才将其搀扶起来,关切道:“而且你现在有伤在身,还是先去医馆,养伤比较好。”说着,就扶着苏韵,朝着西侧医馆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韵没曾推却,随着陈宗朝着医馆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刚走几步之后,他脑中顿时闪过川蜀情景,立时紧张起来,摇头叹气:“学长。你也知晓我之前因家中有事,故此归乡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有此事。难不成你之所以会受伤,也是和此事有关?”陈宗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士子有些好奇,亦是纷纷走上来,想要一探其中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韵阖首回道:“没错,这也是我拼死负伤,也要前来此地的原因。”见到众人一起走来,虽是感到紧张无比,但他却知晓此事事关重大,便紧了紧口风,等到众人目露询问之色,方才诉道:“各位。尔等在这修学,自是不知天下变化。而我也是踏入川蜀一带时候,方才知晓早在去年时分,那蒙古早已入川,并且占据川蜀半壁江山,就连成都府也沦入赤凤军掌握中!半年时间,我等竟然毫无半点风声?各位,你们难道就不奇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古代时候,虽是因为科技不发达,所以信息传播速度相当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宋朝朝廷于各地皆是设有衙门,更是每隔旬日就会编写抵报,传送给各地官员以及士子观赏,好保证消息流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时候,他们竟然相隔半年时间,才知晓川蜀之地竟然发生了这般事情?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众人莫不是被彻底惊住,齐齐叫道:“什么?为何我等竟然毫无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自诩为宋朝精英,于此地修学读书,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越过龙门,成为朝上列位的大臣,故此对国家大事向来关心,朝中抵报自然也经常阅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今日时候,他们却发现自己眼前一片迷雾,竟然对这等事情毫不知情?

        陈宗亦感沉重,神情严肃无比:“此事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事若是当真,那边代表着一件事情,那就是朝中之内定有奸细,否则决计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真如此。”苏韵连连点头,自是陈恳无比:“还请快些带我去见祭酒,将此事禀告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。”陈宗顿了顿,却道:“朝中向来都有抵报,按常理来说,应当不会发生此事。但是如此军国大事,却至今无人知晓,只怕其背后定然有人暗中搞鬼,否则我等为何竟然不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能够操控抵报,消除关于川蜀一代的事情,这人身份绝对不寻常,少说也得是三省六部之人,更甚者或许便是政事堂之人指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人物,绝非他们所能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这样,那你们觉得会是何人?”一边的士子插嘴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丁大全?”苏韵脑中一亮,蓦地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沉吟了一下,问道:“丁大全?你觉得会是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。我在来到此地之前,曾经拜访过丁大全。但是自他府中离去之后,我便遭到了袭击,便是随身老奴也因此死在对方手中。”说及伤心事,苏韵眼见泪痕横流,显得特别的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我也觉得是丁大全!”有一人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黼,你也这样认为?”陈宗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刘黼一扫众人,高声回道:“尔等可知晓,去年秋冬时候,那丁大全弹劾董槐一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知晓。”陈宗当即颌首回道,旋即便感到脑中一亮,叫道:“是了。董槐在离职之前,曾经负责编练新军,以提高我朝军队实力。但也因为此事,冒犯了军中将门,欲除之而后快。其后他便因为此事,被那丁大全矫诏弄出朝中,曾经的新军也彻底荒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黼亦是回道:“没错。也正因为如此,所以丁大全方才封锁消息,不让人知晓。因为他知晓,若是蒙古入侵之事传来,那为了抗击蒙古,新军定然会派出去援助,好抵御蒙古大军。这样的话,那就必须让董槐入京。董槐一入京,那他自己定然会地位不报,否则如何要做出这般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韵立时紧张起来,却感自己先前贸然前去三省六部,拜见丁大全一事简直就是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对方也未曾察觉到,否则自己如何还能站在这里,见到一行人眉梢紧皱,又道:“若是这样,那我等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时候,他的家乡饱受摧残,但自己却毫无丝毫办法阻止,唯一方式就是前往临安,恳请朝廷出兵援助,才能将自己的家乡,自水火之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准备怎么做?”一位士子面有忧愁,站了出来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笑道:“当然是面见官家,向他陈述此事。”复有轻轻一笑,问道:“陈宜中。看你样子,莫非是害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是害怕。实在是能够操控此事者,非是寻常之人。而我等不过寻常学子,如何能够和那人对抗?”陈宜中摇摇头,显然是带着拒绝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噗哧一声,嘲笑道:“依我看,你不过是怕死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怕死。只是担心那人若是报复起来,我等又会如何?”陈宜中辩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面色微冷,正欲呵斥时候,一边的刘黼却是诉道:“陈宜中所言有理,你也无需辩驳。毕竟我们实力薄弱,若是当真和那人对抗,被他轻易拿下之后,我等又该如何成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宜中,依我看你却是错了。”这时,有一人走出来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宜中噗哧一声,笑了起来,冷冷盯着眼前之人,问道:“黄镛,那你觉得我什么地方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简单。那丁大全有心封锁消息,自然是对前线之事心知肚明,之所以拖到现在,不过是想着暗中解决罢了,否则他为何要费尽心思,封锁消息呢?”黄镛笑着解释道:“但是今日却不同了。因为苏韵此行,除却了他我们也知晓此事。既然如此,那你觉得他会采取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若是他,便会先行一步,巧立名目,将我们贬出太学府。然后更令人散播谣言,污蔑我等。”陈宗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话一说,在场的一行人莫不是背生寒意,隐隐中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黄镛颌首笑道:“没错。不管如何,他都已经知晓此事,也知晓若是教苏韵过来,那我们也必然知晓。即使如此,那你以为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?毕竟这厮为了官位,可是就连川蜀失陷这等事情,都敢掩埋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宜中依旧眉梢紧锁,但苏韵却有些迟疑,继续问道:“那按照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直接前去进谏官家,将此事尽数陈述上去。”黄镛一仰首,高声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韵有些黯然,回道:“这,能成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和官家太过遥远,除却了每年的兰灯之会时候,会在学府之内远远的瞧上几眼,其余的也只是靠着道听途说的消息,进而猜测赵昀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论关系亲切,如何能够和丁大全这等宠臣相提并论?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黄镛颌首回道:“尔等也应当知晓,官家乃是宅心仁厚之人,对人向来真诚。但若是有奸佞欺瞒,那定然会令他难以知晓底下状况,否则为何朝廷直到现在,也迟迟没有动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一起颌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久居临安之内,对皇宫之事甚是关心,自然知晓当今宋朝皇帝,虽是才德不足又因为子嗣单薄的原因,导致有些贪恋美色,但是却也是一个真诚之人,非是那等只会饮酒作乐、沉迷酒色的亡国之君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亦是诉道:“没错。官家定然是被那丁大全所蒙骗,否则的话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?”复有抬起头,目中已然是燃烧其浓浓斗志,叫道:“正是如此,所以才需要我等貌似进谏,让官家明白如今时候,我朝已经濒临险境,若是继续下去,只怕国不将国,君不成君,各位可愿意随我一起前往皇宫,面见圣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齐齐一顿,却是露出几分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丁大全乃是官家近臣,自登位一来一直都是优宠无比,当真是视若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丁大全如何有胆量做出这等事情来?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他们当真前去进谏,若是成功的话倒也罢了,但若是失败的话,那参与其中的人,定然会遭到丁大全的惨烈报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董槐之名望,依旧被贬低到乡野之中,就凭他们这一腔热血,能成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陈宗也是有些愕然,又是高声问道:“列位,可愿意随我一起前去皇宫,面见圣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偌大的太学府,已经是鸦雀无声,只有他的声音,在这学堂之中来回传荡,而再多的列位也是面有难色,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随同一起前去进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宗既有此意,便加上我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自人群之中走出一人来,直接站在了陈宗身边,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顿时欢喜,谢道:“林则祖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林则祖欲成英雄,我有岂能让你甘美在前?进谏之人,再加上我。”有一人走了出来,站在了林则祖身边,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则祖顿时笑了:“曾唯?这可不是你和我争锋的时候。毕竟这一去,还不知晓会遇到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曾唯笑道:“不管你到哪里,我当然也会随你一起去的。毕竟你我赌约尚未完成,可不能轻易食言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两人也是走出来,其余人亦是心有所动,纷纷走了上前,一起加入其中。一时间,参与之人就超过了百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眼见队伍壮大,自是欢喜无比,继续诉道:“既然尔等愿意随我一起入宫进谏,那就开始吧。”随后一行人便迈着步伐,一起朝着那皇宫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宜中眼见众人一起朝着皇宫走去,虽是有些担忧,但是却也不敢推辞,自是随着队伍,一起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沿途上,也有人见到这只队伍,但因为人数太多,并且身上所穿皆是太学府衣衫,自然也不敢冒犯,毕竟能进太学府之人非富即贵,亦或者各有本领,可谓是人才云集,自然只好站在一边看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眼见众人旁观,不自觉感觉胸中胆气横生,高声喝道:“奸臣惑国,川蜀沦陷。我等恳请圣人,罢免丁大全,共抗鞑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余士子听了,顿感血气上涌,也是一起诉道:“罢免丁大全,共抗鞑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围观群众听了,自然是有些好奇,纷纷上前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于是便有士子添油加醋,将苏韵所见到的事情说了出去,甚至直接说了那蒙古大军已然逼进临安,只需要下一秒就有可能直接攻入临安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怎么可怕怎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百姓听了,自然是惊愕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幸苦劳作,将钱财纳给朝廷,所求的不过是安然度日。然而今日时候,却闻这些钱财未曾奏效,反倒是因为丁大全的恶行,自己已经陷入危险状况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及此刻,自然也不愿意继续忍耐,也是一起发作,加入了这游行队伍之中,一路朝着皇宫走去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