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五章终路(六)

第一百六十五章终路(六)

        “笔下留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待翁应弼落笔时候,远处却是走来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翁应弼扭头一看,立感懊恼,冷笑道:“原来是朱御使,今日里你却是来此作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还有饶虎臣?你们两人今日前来,莫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?”吴衍亦是一脸懊恼的讥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所说之人,正是担任监察御史的朱貔孙以及吏部尚书饶虎臣,此两人皆是才华横溢之人,和吴衍、翁应弼因谄媚丁大全而尚未皆有不同,故而在朝政之中,一直都是敌对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等人亦是一喜,连忙道:“朱御使、饶尚书,可否助我等面见圣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面见圣上?难道尔等所言之事,当真如此?”朱貔孙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一脸严肃点点头,回道:“我愿意以性命担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貔孙回道:“若是如此。我自然可以助你一臂之力。毕竟今日来此,我也是有事要面见圣上,正好带你一程。”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陈宗一时欣喜,连忙道谢起来,其余人亦是一起诉冤,尽展心中苦闷以及无助,一行人互相搀扶着站起来,就准备随着朱貔孙等人,一起走入皇宫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翁应弼却感懊恼,眼见一行人正欲进入宫门,立时叫了一声:“朱貔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难道你打算将我也拦在外面吗?别忘了,我乃是监察御史,复有监视百官之责,你可无法阻止我。”朱貔孙愠怒簌然发怒,张口斥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饶虎臣亦是冷笑不止:“你虽是工部尚书,但我也是吏部尚书。我俩皆是同级,你若是想要阻止,难道就不怕参上一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两人一盯,翁应弼顿感发寒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貔孙、饶虎臣自是领着陈宗等人穿过丽正门,一路朝着勤政殿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等到众人踏入其中之后,却见那黄门走了上来,诉道:“陛下今日不再此地,还请几位就此告别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貔孙一时惊讶,问道:“那你可知陛下到了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只知晓就在半个时辰之前,那丁大全踏入此地,说是有事禀报,陛下心中欢喜,就随他一起出去了,至于现在在做什么,我们也不知晓。”那黄门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略有失望:“若是这样,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费尽心思,只为了踏入此地一见赵昀,但如今却连对方人影都未曾见到,这实在是让他们感到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貔孙却是不甘心,遂对着众人诉道:“不管了。我等就在这里等上一会儿,直到等到陛下来到此地为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时候,我们也只有如此了。”饶虎臣叹声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无奈之下,只好陪着两人一起寻了一个亭子踏入其中,准备等到那陛下回到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于皇宫之内的澄碧堂之中,丁大全正随侍赵昀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赵昀看着眼前景色,顿感心情舒畅,笑道:“子万啊。还是你最称朕的心意,竟然能够弄出这等美景来。”且见眼前,于澄碧堂周遭,一袭流水宛如琼浆玉液,自那一座座险峻奇美的假山之中穿流而过,宛如一条丝带一样将整个堂包裹其中,偶尔之中也有鱼儿轻轻一跃,荡起点点波纹,教人看起来甚是舒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便是澄碧堂,却是丁大全费劲心思,方才建造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时候,正是竣工时候,所以丁大全才带着赵昀来到此地,一见此地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丁大全一脸谄媚,继续诉道:“陛下乃人中之龙,自然得享受人间最美的景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昀顿时露出几分黯然,却摇了摇头,又道:“虽是如此,但如此景色,只怕要耗费不少资财。你却不可挪用国库填塞其中,要不然被那些大臣听了,只怕朕的耳朵又要被折磨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却是多虑了。此地虽是优美,但建造用的建材,莫不是他人捐赠,未曾花费半点国库。”丁大全哈着腰,俨然一副哈巴狗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的确,此地花费最多的便是假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假山,也的确是临安城豪商所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丁大全和那些豪商究竟达成了多少交易,他却是丝毫未曾说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却未曾想及别处,笑着回道:“那就好。”见到远处斜阳沉入山峰之后,整个天空一片晕红,自感自己在此地逗留了太多时间,立时诉道:“只是我国事尚未完成,之后就不逛了吧。”挥挥手,让远处侍卫走过来,却是护着他朝着勤政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丁大全一时紧张,俯身诉道:“恭迎陛下离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赵昀离开之后,丁大全方才松了一口气,暗道:“幸好陛下被我调走,要不然今天我就彻底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早就知晓朱貔孙、饶虎臣等人正欲离开,故此一早踏入皇宫之内,以澄碧堂竣工为由,将赵昀调到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那些人眼见未曾见到赵昀,自然是失望透顶,也会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对方第二天或许会展开行动,但丁大全早有准备,自然会借着这一个晚上的时间,指挥自己的手下,一如他当初攻讦董槐一样,将那些政敌逼出朝堂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勤政殿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貔孙眼见太阳西斜,自是感到懊恼无比,将那黄门拉住,问道:“为何陛下还未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这我怎么知道?我只是负责看守勤政殿,若是去打听陛下的行踪,非得被打死不成。”黄门自是一问三不知,以至于朱貔孙只好无奈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饶虎臣亦是感到有些不免,却是问道:“你觉得陛下为何许久未曾现身?莫不是这其中有谁暗中操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操纵?莫非是丁大全。”陈宗张口就道,俨然已经认定这些事情背后,定然是那位蓝皮鬼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是如此,但眼下天色已晚,诸位可否回去?若是想要面见陛下,明日时候列位准备好了,自然可以了。”黄门见到众人继续停留,虽是感到有些紧张,但还是挺着勇气,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让我离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貔孙有些失落,却是不想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为了搜寻丁大全毁坏朝堂的事迹,他可是花费了不少的精力,若是过了一日的话,这些证据只怕就派不上用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黄门回道:“没错。勤政殿每到一定的时间,都会关门打扫,等到明天众位大臣过来。我若是无法在这之前做好准备,只怕那陛下发怒起来,断非我等所能够承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那我等也只好离开了。”朱貔孙虽欲弹劾丁大全,但他却也不可能将怒火发泄到黄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一行人正欲离开时候,却见门外走入一黄门来,对着众人诉道:“列位可否稍等片刻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镛立时惊喜起来,叫道:“是陈宜中?没想到你竟然还在?”对方虽是穿着太监衣衫,但是其容颜以及脸蛋,却是陈宜中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你这小子!当初我还以为你早就走了呢。”陈宗哈哈大小,随后就问道:“只是你打扮城这般模样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为了能够面见陛下。”陈宜中笑道:“毕竟若是未曾见到陛下,我是绝不甘心的。”随后神色严肃起来,却道:“正如你们所猜测的那样,陛下被那丁大全设计,错过了和我们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貔孙叫了一声“果然如此”,咬牙切齿的喝道:“他竟然敢做出这等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不过你也知晓,此人所做之事,莫不是在蛀空我朝根基,我等若是不阻止,只怕日后难保朝廷安然。”饶虎臣一脸忧愁,一想到他们若是明日上朝进谏,不免感觉冷汗淋漓,“而且我们若是就此离开,那他定然会纠结党羽攻讦我等。若是这样,我们自保尚且困难,又哪里又精力阻止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可知陛下现在何处?”陈宗额上冒出许多汗水,连忙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宜中连连点头,回道:“当然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遮掩身份,找出那赵昀所在之地,他也算是抛却了自己之前的形象,直接假扮成了小太监,若非如此如何能够在这皇宫之中行走,并且发现了赵昀?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一起前去,进谏陛下吧。”长吸一口气,朱貔孙朗声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有些惊讶,看了一下已经暗了下来的天空,问道:“进谏?就现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正所谓兵贵神速,那丁大全设计欺骗我等,让我们难以和陛下见面,既然如此那我等有如何不可?此刻出击,定然能够打得对手措不及防,唯有采取如此手段,才能够彻底终结丁大全的罪孽。”朱貔孙自信满满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宗听了下来,自是感觉有些道理,颌首回道:“既然如此,那陈宜中,就拜托你带我们前去进谏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时候,整个事情可谓是一波三折,本以为能够顺利成事,但一环扣一环,直到现在方才临近目标,以至于陈宗已经有些幻音,以为此刻场景乃是虚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这一次,我们必须要成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貔孙心志满满,昂首阔步走到前方,领着一行人跟在陈宜中身后,一起走去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