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章终路(八)

第一百七十章终路(八)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信函直接拍在案桌之上,赵昀神色已然暗沉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丁大全浑身一抖,正欲抬头时候,却听赵昀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我,这信函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这,究竟写着什么?”丁大全瑟瑟发抖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挥手,赵昀直接将那信函丢到丁大全脸上,冷笑道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取下信函,丁大全仔细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丁大人。在下自任九江置知使以来,因新建澄碧堂等建筑物赋税陡增,为求满足大人需求,遂令治下士绅捐纳税银。岂料那等士绅竟然暗中纠结蒙古大军,自献舟楫船只,以至于鄂州沦陷。为求保全国土,还请大人立刻发兵救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看了开头,丁大全整个人立时愣住,脸上亦是铁青无比,等到全数看完之后,脸上更无丝毫血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——陛下,我——我这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了,若要兴建澄碧堂,不得于民间征税。但你却置若罔闻,以此乱开赋税?”赵昀冷哼一声,却觉得日间因澄碧堂美景而放松的心情,霎时便彻底沉了下去,继续说道:“至于蒙古?他们都已经打到鄂州了,而我竟然毫不知晓?你告诉我,你眼中还有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挥手,偌大政事堂竟然是抖了一抖,簌簌尘土落了下来,却是将两人衣衫弄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赵昀却毫无心情掸去,只是静静看着丁大全,这位自己所期望能够振兴宋朝之人,然而对方终究终究还是没有按照他所期待的那样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陛下,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未等丁大全说完,赵昀一挥手,喝道:“你,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,便似绳索一般,瞬间截断丁大全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了,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低垂着头,此刻的丁大全看起来毫无斗气,宛如丧家之犬一样,自政事堂之内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扫旁边之人,他哑着声音,笑道:“原来是你在搞鬼?怪不得,陛下竟然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作孽犹可怨,自作孽不可活。”朱貔孙不觉皱眉,一脸厌恶的瞥了一眼丁大全,冷笑道:“你当初贪恋权位,驱逐董槐时候,可曾想过今日之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哼——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丁大全是摇头苦笑道:“你当真以为,那董槐就是因为我而被逐走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陈宗一脸愤恨,直接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此人暗中作结,他们早就能够面见圣上,禀报一切了,但眼下对方却依旧未曾悔改,却令陈宗倍感恼怒,只想要冲上前去,狠狠地痛打对方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丁大全却是冷笑不止,丝毫未曾理会,只是眼光略有失落扫过远处政事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,赵昀正在仔细翻阅了所有的奏折,好确定现在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饶虎臣自是叹息,诉道:“不管如何。今日时候,你还是败了。只是你自此离开之后,可莫要在继续为恶。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恶?”丁大全黯然神伤,摇着头苦笑道:“你们以为我还能活着吗?”此时,纵然有人愿意保他,但朝中诸臣早就被他惹了一番,日后若要平安生活,自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此,一袭落魄身影,自丽正门走出之后,再也毫无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貔孙走入政事堂之内,眼见赵昀正在仔细查看奏折,脸上更是苍白无力,便感觉心疼,遂问道:“陛下,现今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糟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放下奏折,赵昀只感觉太阳穴隐隐作疼,只好稍微按摩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丁大全隐瞒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,仅仅是他眼下看的一切,就足够触目惊心,至于那袁玠之事,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如此?”朱貔孙只感吃惊,复有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不如让禁军出动,或许能够抵御蒙古大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鄂州地处两湖之地,经由此地便可以有襄阳入江,其后沿江而下便可以直接攻击临安,这次他们若是无法好好应对,只怕便有可能令整个朝廷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禁军?”赵昀摇摇头,苦笑道:“你也知晓那些禁军,早已不复昔日军威,如何抵御蒙古大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貔孙顿时愣住,叹声诉道:“若是如此,那我等还有什么办法,才能抵抗蒙古大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谁都知晓,因为承蒙日久,久居临安的中央禁军早已腐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吃拿卡要、霸行欺市,诸般恶行难以胜数,可以说军队经商的危害性,在这禁军之中是彰显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廷虽是早已知晓,但苦于北方威胁,更无强力宰相压制,故此只能坐以待毙,令其一步步发展到如今景象,也因此成为了趴伏在宋朝之上的恶瘤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若是孟珙麾下禁军或许能够抵御,但眼下这支军队正隶属于李庭芝麾下,和那兀良合台于江淮一代对峙,轻易间无法调离,地方厢军则是近乎废弛,根本毫无战力,自然是毫无半分力量抵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、御史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立在一边,那陈宗却是插嘴诉道:“对于军事我等自是不明,但若是董槐,他或许尚有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董槐?”赵昀眉梢微动,却道:“他能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宗回道:“董槐乃是理学传人,更是久经地方任职,更是数度挫败蒙军攻击,乃是国之栋梁。若是他再次,定然有方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快快宣召董槐。”赵昀自是不敢放弃,连忙书写圣旨,令那骑士连夜赶往定远,传召董槐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昨夜政事堂之事,已被众人所知。

        众臣虽是惊讶丁大全竟然被贬,但一想到蒙古大军即将到来,却也是紧张无比,等了数日之后,等到董槐入京之后,众人方才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定眼一看,却见董槐比之过往苍老许多,不免感到愧疚,连忙将董槐招入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料那董槐刚一见面,便是喝道:“陛下当初贬低微臣,可知自己是否做错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昀一时哑然,回道:“还请爱卿明言。”这般直言,也正是他不喜董槐之处,否则当初为何会亲信丁大全,将董槐贬出朝廷?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非不分、法度不行。此为陛下之错!更不知害政者为何?”董槐张口便道,尽展坦荡胸怀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再问:“何为害政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如今危险状况,赵昀纵然如何无能,也知晓若是不采取什么补救措施,只怕便会彻底成为亡国之君。

        董槐回道:“偏袒亲戚,视律法为无物,一也;长居官威专擅权威者,二也;对朝中官员将士不加审查,三特。你不严查将士,那他们就会越加骄横,届时这些士卒就容易横生枝节,制造祸端;刑罚全凭己心不论对错,以至于忠奸不明、贤肖不分,若是贤肖混淆则奸邪肆,贤人伏而不出;为保亲戚而徇私枉法,如此则令法令视若无物。如此一来,三者皆毁,政事自是废除,否则如何会令奸邪横行,良将难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爱卿所言极是,朕这边更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昀一时哑然无声,也不知晓究竟应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是知晓造成丁大全横行一事,全是因为自己缘故,心思黯然时候,却对丁大全抱有怨恨,只是眼下迫切需要董槐相助,自是掩盖心思,连连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董槐轻叹一声,又道:“陛下既有此心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他却是知晓若要令赵昀真的悔过,实在是困难无比,眼下时候只不过是发泄情绪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庭植,那蒙军已然占据鄂州,却不知你打算如何应对?”赵昀又是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此刻最严峻的形势,便是这即将到来的蒙古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他们实在是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董槐立时皱眉,想了片刻之后,又道:“如今敌人亲临,若要编练新军已然不行。不如陛下授我专擅之权,自令一支禁军,更允许我沿途招揽义士,若是如此或许能够挡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粮食呢?不如我这就传旨,令各地缴纳粮粟。”赵昀心中一松,又是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知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若是没有足够粮食,自然是无法战胜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董槐连忙拒绝道:“历经丁大全一事,百姓早已困顿,若是此刻强纳粮食,只怕会损及根。民为邦本,本固邦宁,还请陛下莫要妄动根本,让百姓稍作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昀略有尴尬,又是想起一事来,便问道:“如今爱卿征战蒙古,不如我敕建太乙祠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往常时候,每当派兵征战时候,都要于庙宇之中祭祀一番,以祈求能够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董槐摇头拒绝道:“寺庙之事并非所需,岂能仅因为他人推荐便妄开修建?更何况民力有限,若是频频征收,定然会因此颓废。若要成事,唯有谨守本心,非是事天所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如何才能平息边事?”赵昀自是伤感,但却依旧害怕蒙古挑衅,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董槐回道:“外有敌国,则其计先自强。自强者人畏我,我不畏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爱卿所言甚是。”赵昀一时哑然,自是感到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之前因一己思念,令那丁大全擅权,最终却也导致今日情形,这一切自是令他黯然伤神,更是生出愧疚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董槐回道:“既然如此,那陛下我就去了。”自领虎符而去,便领着麾下兵马,踏上征讨蒙军的道路上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