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二章终路(十)

第一百七十二章终路(十)

        鄂州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自踏入此城之后,蒙哥终于稍微安心下来,毕竟得了此城的粮食,又有许多富豪士绅投靠,自是令他感到开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念及之前遭遇,却令他懊恼不止,只想要重新杀回钓鱼城,将那王坚、余玠以及萧月、萧凤几人尽数杀了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现在蒙哥便在酒楼之中设宴款待众位士绅,而桌上之物也是自附近搜罗而来,其中最有名的便是产自梁子湖的银鱼,此鱼因体长略圆,细嫩透明,色泽如银而得名。其产于长江口,俗称面丈鱼、炮仗鱼、帅鱼、面条鱼、冰鱼、玻璃鱼等,于明朝时候更是和松江鲈鱼、黄河鲤鱼、长江鲥鱼,并称中国四大名鱼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自是吃的津津有味,但蒙哥纳入口中,却觉得寡淡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下竹箸,郭侃道:“可汗。我看你神色有异,莫不是担心那赤凤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你也知晓,那赤凤军紧追不舍,而就在昨天时候,我军便在城东三十里之外发现对方踪迹。想必对方不日就将抵达此地。”蒙哥叹声气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位恩客心中一惊,皆是停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汗,你莫不是担心那赤凤军会前来攻击此地?”一人神色忐忑,显然对那赤凤军颇为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叫做吴麟,乃是吴曦之孙,因吴曦昔日引金入川,故而整个家族遭到屠戮,遂对宋朝充满怨毒,待到蒙古踏入此城之后,便伙同一干人等开城纳敌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,蒙古以疲兵之态,怎么可能如此快的就攻破鄂州?

        蒙哥颌首笑道:“自然。毕竟这赤凤军素来以驱逐鞑靼为目标,既然我等在此,那他们岂肯罢休?”眼见众人皆是有些畏惧,又道:“而且你等也应当知晓,这赤凤军向来严苛,若是被他攻破此城,只怕在座的列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长长的声音在恩客耳边流转,皆是令他们感到身躯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比那久居皇宫之内的赵昀,他们对于消息向来敏感,自然知晓在赤凤军入川一来,数个曾经投入蒙古麾下的豪门大族皆遭铲除,其中便包括昔日引金入川的吴氏一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,还请可汗赐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齐齐俯首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哥笑道:“当然,只需尔等能够尽心尽力助我击退来袭之地,重归故土,我自然能够保住尔等无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汗放心,我等定当倾尽所有,助可汗击退敌人,北归故土。”众人齐齐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得列位襄助,那我军定然无忧矣。”蒙哥放声一笑,将手一挥,旁边士兵皆是收起长戟随着他一起踏出酒楼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蒙军离开之后,在座的商旅方才松了一口气,彼此对视之中皆是胆战心惊,若是在之前酒楼之中稍不注意,那便会身首异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吴曦却是迈步向前,却是将一人抓住,笑道:“江流。不知你是否有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吴公子,却不知晓你找我有何事情?”江流身子一颤,赶紧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关于漕运一事的。”吴曦一把将江流搀扶起来,却是带着他朝着楼上走去,至于其他商人已经去了大半,却是未曾注意到两人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走入房门之内,吴曦方才阖上门扉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流有些紧张,不自觉的握紧双手,双目死死盯着吴曦,却是问道:“你找我到这里来,究竟所为何事?”完全是出于本能,他却是感觉吴曦似有所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江兄果然聪明,我却是无法瞒过你。”吴曦笑道:“只是你也听了,那蒙哥下令让我等助他抵御赤凤军,却不知晓你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流摇着头,苦笑道:“我?我能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。你难道忘了,当初我等一起起事,挫败那袁玠部下,便是得你相助方才成功。怎么今日,你却是如此胆小?”吴曦冷哼一声,嗤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流一时讶然,回骂道:“若非那袁玠逼迫的甚紧,要我短时间内缴纳三千两黄金,你以为我愿意行此风险?”一想那蒙哥所安排的任务,他更是紧张无比,又道:“只是没想到才脱虎穴,又遇豺狼。我看这蒙古,比那宋军更是凶残数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要看蒙哥说的轻松,但他所要的金钱财力以及粮食,全都是自己一点一滴积攒而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那厮一句话,就要直接拿走,如此行径他们虽是恼怒,但也不得不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,便是刀斧加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吴曦笑道:“虽是如此,但这也是一个机会。若是我等能够助可汗顺利成功,那到时候可汗论功行赏之下,对待我等定然不亏。如此一来,莫说是区区鄂州,便是将生意遍及五湖四海,也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刻,他却是心头火热,显然是有所异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未曾想,你却是打算行那吕不韦之事?”江流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”吴曦道:“这些日子以来,你也应当知晓,这蒙古虽是强横,但却不善经营,其财政赋税多数仰仗于色目人。若是我等能够踏入其中,便可以趁机渔利,如此一来岂不快哉?”说到兴奋时候,已经是双眼冒光,仿佛那通天财富只需要一伸手,就能够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流眼中流露出一丝厌恶,却是强压下来,又道:“但你也知晓,那可汗要求可不轻,你打算如何安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便是我今日找你的原因。”吴曦笑道:“可汗要求虽是不低,仅凭你我二人,绝难满足。但若是取自别家,却是绰绰有余。而我之所以和你商议此事,也因为于鄂州之内,唯有你麾下渔民可堪一用。其余者,不过寥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流顿时沉没,许久之后方才回道:“你是说,让我们从别家搜刮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曦谈吐之中虽有掩饰,但其中蕴含之意,分明便是强夺别家之物,进而满足蒙古大军所求,而自己便可以趁机坐大,霸占整个鄂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之所以将江流叫来,却是因为江流手下皆是渔民,因常年在江湖之上以捕鱼为生,所以颇有武力,否则如何敢和袁玠对抗?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若是你我连手,整个鄂州唾手可得矣。”吴曦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流回道:“此事可否容我想想?毕竟牵连甚大,我却是需要仔细斟酌一番。”对着吴曦告辞之后,他便从这酒楼之中离去,却是一路来到一艘位于长江边上的渔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渔船约莫有十来丈,因为常年浸泡在水中,上面长满了青苔,而那船舱顶部也破破烂烂的,全靠着补丁才能支撑,看起来有些时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似是感觉到有人进入,从渔船之中钻出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子面相白皙、身躯妖娆,只是身上所穿的一件打着补丁的青衫,却令她姿色减去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余娘,今日有事所以拖到现在。”江流面色微定,却是赶紧走上前去,叮嘱道:“你已经有身孕了,可莫要胡乱行走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余娘有些不耐,随口应道,紧接着又是问道:“只是那可汗可曾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唉!”听到可汗二字,江流顿时踌躇起来,仰天长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娘一时紧张,不觉握紧江流手臂,问:“难道你得罪了他们?若是得罪了他们,那咱们只怕就危险了。”此刻,她却是想起蒙古大军初到时候所早就的那场杀戮。

        尸骸阻塞河道,河水为之赤红,当真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。我自会照顾好你们的。”江流拍拍余娘的手安慰道,心中却是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都要护住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入船中,他喝了一碗早已经煮好的鱼汤之后,自是进入睡梦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旁边余娘见到江流沉睡之后,似是难以安睡,便翻身起来,自渔船之上离开,却是走到了河岸边上。而在此地,早有一人等候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见了余娘,脸儿顿时笑了起来,一把抓住余娘白嫩双手,顺手一带揽入怀中,一张臭嘴便是在那白嫩脸蛋上啃了几口,却道:“一日未曾见你,却是想煞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这猴样,也忒急了。”余娘不禁皱眉,推了几下之后,让对方冷静下来,诉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如今怀了你的骨肉,若是不小心动了胎气,你能接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搓着***笑道:“当然不能。只是这种生活,啥时候才能结束?”复有带着几分凶光扫过渔船,冷笑道:“要知道每次见你在他身边,我便感觉特别的恼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。”那余娘整了整衣服,笑道:“你也知晓,那蒙古大军正在鄂州之内。而江流的性情你也知晓,向来都是义气为先。要不然,我如何至今还住在这破船之中。”瞥了渔船一眼,话中满是怨气,紧接着更是满怀恶意的诅咒道:“若是他一不小心触怒蒙古,到时候你觉得他会如何?届时,你我二人自也能够顺势而为,自是不必过着这牛郎织女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哈哈一笑,道:“还是余娘你聪明,我却是没曾想到此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。那是自然。”余娘笑了笑,复有带着几分嗔怒,责备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怎生还停在这里?要知道那蒙军虽是凶悍,但我曾经看了,其军中可操渔船者甚少,你若是投入其中,定然会受到重用。届时,我等又何必继续屈身于此?”话音森森,却是毫无之前面对江流时候的温婉而雅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