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五章终路(十三)

第一百七十五章终路(十三)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心思翻转时候,郭侃、蒙哥两人却是压力陡增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虽是有心遁走,然而在远处萧凤压制之下,却也难以找到合适的时候,就此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对面,萧凤已然将元功催至最巅峰,口中喝道:“万灭天狱——九耀净世!”霎时,九轮烈阳光辉大胜,一瞬间压倒天上昊日,令这偌大神州大地,皆被万千光辉所覆盖,触目所及之处,莫不是白茫茫的一片,令人难以看清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这光辉一刺,两人皆感元功溃散,竟然是难以施展遁光之术,就此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汗。快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郭侃心中一愣,却是挺身而出,直接挡在了蒙哥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万千圣光瞬间临身,点点圣光难以抵御,具是闯入郭侃身躯四处,肆无忌惮破坏着其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郭侃只觉得难受无比,只是一想唯有尚有蒙哥,却是咬紧牙光硬撑了下来,剩余力量纳入掌心之中,却是对着蒙哥便是一掌挥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招虽是不及先前,但也将蒙哥送出“万灭天狱——九耀净世之外!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哥一时愕然,凝目注视了远处郭侃身影,却见那伟岸之躯,却在这强烈光辉之下,彻底消失无踪,偌大的鄂州城,凡是被这光辉照耀之后,莫不是彻底崩溃,变成一粒粒琐碎且细小的沙砾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,只是一片沙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郭侃。你为何要这般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暗自懊恼,蒙哥催动最后一点力量,立时化作一阵狂风,朝着远处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,他着实不敢继续待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萧凤不禁凝眉,眼神若有所思的瞥了蒙哥一眼,冷哼道:“逃了?只可惜你以为你逃得了吗?”身形一转,却是直接自天空之上跃下,来到了赤凤军之前,吩咐道:“立刻搜索全城,抓捕蒙古余孽。若有抵抗者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景茂、宋子介等人齐齐喝道:“我等遵令。”,然后便带着麾下部队,开进鄂州城之中,一如往常时候的那样,准备搜索该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鄂州已然攻陷,王坚轻吐胸中浊气,叹道:“余兄。那郭侃已然伏诛,你就安心的休息吧。”只是一瞥远处掠过的狂风,已然识出那道气息究竟属于谁的,冷笑一声:“只不过你如今气息衰竭,还以为能够逃多远?今日,便是你的死期。”话音一落,自是变成一道锐光,却是直追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那阵狂风即将离开,王坚手中一挥,一道石碑应声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石碑落下,当即将这狂风挡住,露出蒙哥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这石碑一阻,蒙哥顿感惊惧,钓鱼城始终未曾被攻克,便是因为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冷笑道:“当然。今日,就让你为我川蜀死去的数百万亡魂偿命吧。”沉声一喝,四道石碑已然现身,“轰轰轰轰”皆是砸在地上,却是将四方之地全数封锁,令蒙哥毫无任何逃走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哥却是高声一笑:“你以为这般手段,就能够挡住我的去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且见他沉声一喝,背后再度现出一匹银狼,银狼虽是仅有一丈有余,但其相貌却狰狞无比,令人一见就觉得自己似乎被盯上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惊道:“长生天?没想到你竟然还留有这等力量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也和蒙哥多次对决,虽然那狼影实在太小,但其中所蕴含的力量,却是真正的长生天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哥沉声一喝,背后银狼高声一啸,却是朝着那石碑猛地一撞,“轰隆”一声玄武碑登时碎裂,正欲离开时候,眼前又是出现一道石碑挡住了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冷笑道:“纵然你运起长生天。但如此模样只怕也发挥不了作用,而你注定死在这里。”其余三块石碑一起拔高,却是直接朝着那蒙哥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哥顿时惊住,连忙催动长生天,朝着那攻来石碑咬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石碑之上显出裂纹,却是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。若非那萧凤所致,我如何就连这等手段也打不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哥却感胸口之处一阵巨疼,口一张自是吐出无数鲜血,脑中亦是一阵翻卷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往常时候,只需要施展长生天之法,眼前石碑丝毫不在话下,然而今日撞碎一块就气空力尽,却是因为先前受到萧凤一击,纵然勉强逃出去,但实力却也难以发挥,更勿论撞碎石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蒙哥自知若是无法打碎石碑,那自己就定然会死在这里,遂长声一喝,一身精血纳入长生天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银狼变作血狼,身躯膨胀数倍有余,一阵猛咬立刻将剩余三块石碑咬碎,随后更是朝着王坚攻去,自己则是趁着这个时候,再度催动剩余一点力量,朝着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需闯过这重防御,那蒙哥便可以和兀良合台顺利挥师,自然也就没有生命威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逃了?不过经此一役,那人实力也跌至谷底,想必也无法冲破最后一道防线了。”王坚连忙运功抵御,重重青壁之前,那血狼登时溃散,却是彻底消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经此一战之后,蒙哥最后一点的长生天也被摧毁,再也无法使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此刻,却见眼前一道青芒闪过,却是萧月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那一道狂风,她也是看的清清楚楚,故而也一路追踪,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俯身拜谢:“此战能够一举战败鞑子,多亏了赤凤军鼎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些许小事,王将军无须客气。”萧月一扫整个战场,已然知晓刚才发生之事,又道:“只是我等此番前来,乃是为了诛灭鞑子。若是叫那蒙哥逃回去,对我等皆是麻烦。所以还请王将军可否告知,那蒙哥究竟跑到何处?”大抵是因为恼恨王坚未曾挡住,故而言辞之中也是带着三分埋怨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一愣,黯然摇头,却是带着几分苦恼:“自然如此。只可惜那人尚有余力,竟然冲破了防线。我更不善搜查之法,却是让他朝着那处逃走了。”一指远处方向,神色之中自是带着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他能够多坚持一下,等到萧月赶来的话,或许就能够挡住蒙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逃入了山林之内了吗?只可惜,你逃不了多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月嘴角微翘,带着几分杀意,旋即纳入丛林之中,更不可能放过任何诛杀敌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冲天古树、崎岖山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那荆棘之中,一介残躯,却在这里面挣扎着,一步一瘸朝着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有些疲倦,此人只好放弃了努力,却是背靠着山岩,稍作歇息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山岩之上,溪水蔓延开来,却是将他的衣衫沾湿,也将他身上血污冲去。这人似有触动,就着溪水将脸颊洗干净,却是露出一个熟悉模样来,正是蒙哥。

        洗漱干净之后,蒙哥一时黯然,暗暗想道:“没想到我一介王者,今日却变成了这般德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足下水坑之中,蓄满了无数泉水,波光粼粼之中,自是现出他的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阳西下,一轮皎月悄然现身,孤冷月光之下,只余一人孤独而立,褪去了万千浮华,也洗去了无数荣耀,这一刻蒙哥却是感觉分外孤独,两行泪水潸然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。我会变成这般模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抹了一下眼角,蒙哥自感悲苦,不觉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戚戚,透着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诩也是仁慈无比,而自从军以来,更是以仁慈为本,一路上不知降服多少敌人,尤其是在众人推崇之下成为可汗时候,更是众望所归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率军踏入川蜀时候,更是意气风发,以为此刻便是歼灭敌人,成为蒙古帝国不世伟业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那人的出现,却终结了这一切,也将他的梦境彻底打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赤凤军?萧凤?我与你,势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声声念念,蒙哥念叨着这两个词儿,目中更是充满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时,不远处却是传来一声“窸窸窣窣”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哥顿时一惊,连忙闭嘴,暗叹一声:“我命休矣。”其后却见一人出现,却是问道:“可汗莫惊,是我!”蒙哥定眼一看,这才放下心来,诉道:“八思巴,原来是你?我还以为是赤凤军的人追来了呢。只是我的那些部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蒙哥经历两番战斗,不仅仅身躯残破,更是气空力尽,莫说是地仙了,只要随便一个丹鼎境的武者,都可以取他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已经突破鄂州城,目前正沿着长江一路东下。只需要度过巫山,自然就能够得到兀良合台的支援。到时候,我等自然也就安然无虞了。”八思巴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哥听了,这才松口气:“只需要他们安然无恙,那就好了。”然后强撑着身子站起来,却是对着八思巴诉道:“此地虽是位于深山密林之中,但毕竟属于鄂州地段,若是我们继续留在这里,少不得会遇到危险。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可汗。”八思巴点点头,便走过来,准备将蒙哥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这时,远处两道剑气簌然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思巴一时惊愕,眼见蒙哥正在身边,身躯当机听声而出,“噗哧”一声,立刻被这剑气贯体而出,带出数道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哥顿时惊住,凝目看向远方,喝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后,于月华之下,一人踏着银霜而出,正是萧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思巴暗暗惊住:“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!”萧月一按手中利剑,铿锵一声湛卢入手,却是对着两人讥讽道:“虽然射错了人,但是今夜时分,依旧无法改变你们两人的命运。所以,受死吧!”长剑一翻,万千剑气肃然额而出,百丈之内山岩皆断,匆匆古木应声倒伏,旋即身化利芒,朝着两人便是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思巴高喝一声,绝招已然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圣莲华!”

        偌大莲花层层绽开,却是挡在两人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纵使莲花坚韧,却也难挡湛卢锋芒,立刻被那足以撕碎虚空的剑气全数搅碎,剑锋再度出手,目标之处正是蒙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思巴心思笃定,却是对着蒙哥喝道:“可汗,快走!再不走,就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剑锋袭身,他却是豁出性命,催动一身精元,背后蒙哥难以止住,立刻被一朵莲花覆盖,却是朝着远处掠去,然后凝神看向萧月,却道:“若是想要通过此处,须得踏过我的尸体。”口中佛号再响,背后一道佛相已然现身,正是如来法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法相一经现身,万千梵唱尽数响起,周遭莲花朵朵绽放,宛如极乐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月却是轻哼一声,亦是一般催动无上剑心:“既然如此,那就先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杀意凌厉,霎时天地凝滞,万千尘沙簌而变化,却是变成一道道锐利长剑,便是那茂盛青草以及挺拔松柏,亦是一起变化,变成长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天地之中,万物皆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森罗剑狱!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杀意一现,剑催极限,湛卢之上,剑芒陡增数倍有余,眼前如来法相应声碎裂,其后万千剑气一起落下,立刻将这清净佛土尽数吞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这一切终究徒劳?”

        八思巴眼见法相破碎,自知生机已决,不觉阖上双目,任由万千剑气透体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躯壳破碎,却是变成无数金光,消散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代高僧,就此陨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月收剑入鞘,复有看着远处莲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抵因为八思巴身陨,这莲花也无法维持,“砰”的一声彻底破碎,将那蒙哥丢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着这一幕,萧月嘴角自是冷笑连连:“主公明明放你一条生路,你却再次寻死?既然如此,那我又何必客气?至于那蒙哥?我早就在这外围布下重重杀阵,任他如何逃窜,都逃不出这天罗地网之中。而你们注定会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只闻连连炮声响起,等到炮声消停之后,一人已然来到了萧月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启禀主事,鞑子可汗已然伏诛,这便是他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抬着一具尸体,来到了萧月身前,这尸体身上满是血污,身躯还有肉体全都扭曲着,没有半点人形,便是脸上也一脸模糊,让人看不清模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月侧目一看,虽是难以辨认相貌,但是其体内尚存的气息,却毫无疑问正是蒙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的确是蒙哥尸体。既然鞑子可汗已诛,那你等便前去禀报主公,告诉她这一战我们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月笑了起来,但两行清泪划过脸颊,却令她感觉心中凄苦,难掩自己思念,却是对着那天空俯身一拜:“父亲。母亲。今天,我们终于报仇成功了。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