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一章弹劾?

第一章弹劾?

        临安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剿灭夔州蒙古大军也有数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得到了消息之后,城中之人莫不是欢庆鼓舞,纷纷取出烟火放着,宛如春节到来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宫中,赵昀却是眉梢紧皱,显得不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谢道清瞧在眼中,自感作为皇后却不能为皇帝担忧,心中愧疚之下,故而做了一些点心端到福宁殿之前。殿中侍卫向赵昀禀报,见圣上并未推辞,遂将谢道清迎入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踏入殿中,谢道清眼见赵昀双眉带怒,将点心放在旁边,劝道:“陛下。你已经多日未曾进食,还是快些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谢皇后啊。”赵昀一时恍惚,凝目看去方才见到乃是谢道清,含混回道:“将这放在一边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道清暗暗心惊,深吸一口气,问道:“臣妾见陛下如此担忧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不如说道说道,也让臣妾帮衬帮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赵昀这才抬头,瞳孔稍微凝聚片刻之后,哼了一声:“你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?”谢道清生出几分嗔怒,喝道:“陛下未曾和我说道,如何认定臣妾帮不到陛下?”眼见自己被拒,谢道清却是生出几分执拗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这才诉道:“是关于赤凤军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赤凤军?你是说萧凤吗?”脑中一个身影闪过,谢道清忆起曾经见到的那个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如今时候,那萧凤正在沙场之上纵横驰骋,更是将蒙哥可汗毙于夔州之中,当真是让人羡慕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点点头,却带着几分寒意:“没错。我所担忧的,正是此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!”谢道清却是不解,问道:“她不是刚刚将那鞑子灭了吗?怎么陛下却开始担忧此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。终究还是不动。”赵昀面露嗤笑,又道:“你也知晓,十年之前她仰仗兵威强迫我封王一事。自此之后,自潼关以西便不在我大宋统辖之下。今日此女又是创下如此功勋,你觉得我应该如何封赏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道清张了张口,带着不解:“可是陛下。若是不作封赏,如何能够让天下臣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贵为皇后,自是知晓若要国朝正常运行,当是立功者赏、犯错者罚,如今萧凤解天下于危难,若是毫无反应,只怕会被其他人指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封赏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昀轻哼一声,却是透着几分焦躁来:“那你告诉我,拿什么封赏?要知道她已经乃是晋王,更是占据陇西之地,于国朝之中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若要封赏,拿朕的皇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道清顿时愣住,玉净面庞之上,露出几分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依殿下所言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脑海中,那少女昂然姿态又是浮现,但如今想起来,谢道清却感到分外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史之乱”,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,“清君侧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诸般事迹一起涌出,却是让她感到分外的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说,那个女子终究会走上这个道路?

        赵昀深吸几口气,努力的让自己恢复平静,诉道:“所以我才一直担忧此事。而且若是我所料没错,那家伙的试探也即将到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赵葵有事求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外,董宋臣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谢道清顿时惊住,一脸担忧的看着赵昀,问道:“陛下,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她却是有些害怕,害怕赵昀会采取激烈手段,更害怕那萧凤会当真变成奸臣模样,虽然此女就事实上来说,根本未曾向宋朝称臣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稍作整理一下,自内阁之中走出,随着董宋臣一起来到了勤政殿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勤政殿之内,包括赵葵、董槐以及谢方叔、徐清叟四人,皆是在此地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问道:“此番能够击退蒙古大军,多亏了各位戮力而为。只可惜百姓孤苦,却是饱受戕害,善后之事尔等务必要处理妥当!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等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人齐齐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董槐。自今日,复你官职,全力督促新军建立,若有阻碍着,你可持朕所赐的尚方宝剑斩无赦。至于你们,也需要在旁协助,不得有误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昀见到众人俯首,立刻回道,神色之中尽展皇家威严。

        经此一战,他却是知晓以现今禁军根本难以对抗蒙古,更勿论比蒙古更为强横的赤凤军,故此此番朝政首要之事,便是重新开启新军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军强则国强,这个道理赵昀自然也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董槐沉声回道:“属下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炮声阵阵、长枪如临。

        昔日见到的战斗场景,已然令董槐记忆犹新,心中已经打定主意,定要将这新军训练到足以和赤凤军一战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立在一边,赵葵稍微颌首,自是带着赞许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曾经昏庸过,但只需迷途知返,自然也能够逆转狂澜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信心十足,又问:“诸位,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谢方叔、徐清叟彼此对视一样,却是一起走出。赵葵略有惊讶,不知两人准备说什么,只好在旁边看着。便是董槐,亦是一样收敛心思,想要知晓两人究竟是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臣今日要弹劾四川置制使余玠。”谢方叔朗声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亦是讶然,问道:“余玠?他犯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启禀陛下。那余玠贪财好利、擅专兵权,以至于四川军备空虚,让那蒙古大军侵入我朝之中,方才铸成今日大害。其后,更是坐守钓鱼城,让那蒙古鞑子屠戮我治下百姓,凡蒙古兵锋之下,莫不是哀嚎遍野,死尸散于荒土之中。其后,更是和那赤凤军暗中勾结,令其能够踏入川蜀一代。如此罪行,实在是罄竹难书,当明证处刑、以敬天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句话儿自谢方叔口中迸出,顿时令在场的众人包括赵昀,全都惊愕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那余玠乃是四川置制使,乃是朝廷二品大员,但今日却被如此贬低?

        赵昀看着谢方叔,却是感到不可思议:“你有什么证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臣既然来此启奏,自然有足够的证据。”谢方叔张口诉道,随后取出身边随时带着的奏折,送到了赵昀眼前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