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八章有轨马车

第八章有轨马车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始皇陵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韵先是一脸迷惑,然后有恍然大悟,诉道:“你是说十数年之前的那一场旷世之战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韵口中所言,自是当初祖龙出世之事,而在这场惊世骇俗的战斗之中,蒙古的长生天以及宋朝的昊天神箭一一登场,向世人展示了自己作为镇国之物的强大之处,而其战斗的强度以及波及范围,便是萧凤歼灭蒙古可汗蒙哥一战,也远远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战,自然可称之为旷世之战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颌首回道:“没错。而在此战之后,昔日历经千年有余而无损伤的秦始皇陵,也终于呈现在世人眼中。而起藏于陵寝之中的宝物,也因此而彰显于世人眼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及此事,他也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时候,杨承龙也是年幼,因为贪玩所以跑到了骊山,若非当初那神仙一般的圣女降临,只怕他早就被卷入其中,就此成为一滩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此之后,杨承龙心中就被种下了一颗名为信仰的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韵听到这里,也是有些明白过来:“你是说,这秦始皇陵之内,就藏着这些秘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如此。要知道那秦始皇自统一六国以来,为了能够稳定政权,便收天下典籍付之一炬,仅有一些农牧医术流传至今。但是这些典籍,怎么可能全数焚烧?而宇文威先生便在这秦始皇陵上面的碑文之中,发现了关于这些典籍的记载。”杨承龙笑着说道:“而他留下来的手稿之中,便记载了这些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脸茫然,苏韵却是直到现在,依旧恍若迷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回道:“你若不信,大可以前往崇智书院一观。要知道那些石碑、铭文,就存放在这里面,任何人都可以一观。”眼见马车停了下来,他立时起身向着两人一拜,然后诉道:“只不过我已经到目的了,只怕是陪不了你们了。”随后,便潇洒自如的迈开步伐,迈入了那伫立着许多建筑物的名为政务区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确在旁看着,问道:“那我们接下来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崇智书院。”苏韵一咬牙,诉道:“既然那杨承龙说了,那我就去看看,那所谓的新学,究竟是个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哥!你终于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崇政殿之内,杨凤还眼见杨承龙回来,立时乳燕归巢一样,纵身将其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顿感别扭,两只手放在一边,不知道究竟是抱还是不抱,故作哭腔诉道:“你这小妮子,都这么大人了,怎么还这么黏人?若是教别人看了,岂不是会误会咱们?对了,主公他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就在昨天时候,主公方才回来。”杨凤还这才松手,轻吐舌头却露出几分不悦:“你这家伙,刚一回来就急着找主公,还当不当我是你的妹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苦笑道:“一码归一码。这两件事儿,能一样吗?更何况主公的性子你也知晓,若是有什么怠慢的,少不得一阵责骂。我可不想因此而挨骂。对了,主公他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公的习惯你也明白,还能有别的地方去吗?”杨凤还鼓起腮帮子,埋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多谢你了。”杨承龙神色一喜,见到杨凤还低垂眉梢兀自带着不满,遂道:“小妹,别生气了好吧?大不了等我回家之后,给你烧一顿饭菜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是君子远庖厨,但杨承龙自诩为新学代表,更因自己向来贪求美食,所以偶然也会下厨,而且味道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凤还听了,顿时眉飞色舞,只是觉得这行为有些不好,赶紧收敛起来,嘱咐道:“那你快些去找主公,快快回家吧。放心吧,食材什么的,我会准备好的,就等着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妮子,明明都二十七八了,却还是这般样子。”杨承龙摇摇头,却感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抵是因为受到了萧凤影响吧,无论是杨凤还是朱玉真,虽然都有无数书生送上爱意,但她们却都维持独身,让人弄不清楚这几个人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摇摇头,杨承龙踏入萧凤常在的政事堂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如往常,这政事堂还是那么的繁忙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因为萧凤许久不曾回来,政事堂之中也积累了太多的事务需要处理,所以今日的政事堂特别拥挤,排队的人甚至都排到了殿外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无奈之下,只好站在队伍之中,静等着队伍缩减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日变化,杨承龙也终于走入殿中,见到那熟悉的身影,只可惜队伍长度始终不减,甚至因为人流量的增加,反而变得更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等到轮到杨承龙之后,却是已经日薄西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前面一人处理完毕,杨承龙迈步向前,却是直接将手中一摞档案抵到萧凤手中,诉道:“启禀主公。这是连接长安和潼关的有轨马车申请建设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轨马车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凤终于抬眼,看了杨承龙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连忙诉道:“没错。自臣被主公提拔踏入工部时候,就开始配合冶铁所,在长安之中修建有轨马车。而经过半年试运行之后,众人莫不是交口称赞。正是因此,臣便想了。若是用这有轨马车将关内众多城市连接在一起,岂不是大大的节省人力?正是因此,臣方才有此提议,却不知主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计算过了吗?若要修建这条有轨马车,需要多少钱粮,又需要多少钢铁,以及需要消耗多少的人力?”萧凤张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后世而来,自然知晓这有轨马车乃是火车的前身,最是方便运输各类物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有轨马车却有一个毛病,那就是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。光是当初在长安城之中铺设这有轨马车,就消耗掉赤凤军一年收入的十分之一。而潼关距离长安的距离,更是十倍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要将其修成,自然也少不了费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回道:“主公所问,我早有考量。所以打算分期建设,只需每年投入二十万贯,只需五年时间,自然能够修成。而一旦修成,那昔日三日路程,便可以缩短到半日路程。其中节省的时间以及人力,当真是不可估量。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