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九章川蜀之变

第九章川蜀之变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有足够把握,那就先允你三十万贯先行试验。若是此事能成,后续费用自会追加,但若是此事无法成功,那就莫要怪我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凤沉思片刻之后,方才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有轨马车貌似厉害,但她却不知此时的马车是否当真适应这个世界,更是不清楚以赤凤军目前实力,是否能够支撑起以有轨马车将整个关内连接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求保险起见,她自然也只会先行拨款三十万贯作为实验之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话,就算是实验失败,也可以减小损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公所言,微臣明白,定然会不负所望,建成该条有轨马车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虽觉遗憾,但也知晓仅凭长安城之内的有轨马车,尚且无法说服萧凤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长安城之内的有轨马车之所以能够盈利,纯粹是靠着城中大量居民才得以实现,而且两站之间不足数里之遥,方便传递讯息。但城市与城市之间的有轨马车却有不同,仅仅是如何迅速传递消息,以免马车互相撞击,就是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那铁轨更是安置于乡野之中,若是被他人偷盗了,也是相当的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若要完成此事,非得花费上不少的精力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颌首赞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快去做吧。莫要让我失望了。”随后却掠过杨承龙,看向下一位,而那位眼见即将轮到自己,也面色潮红显得颇为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之前之话,杨承龙一时间感到兴高采烈,只是当注意到萧凤目光却落在自己身后,却稍微感到有些失落,感觉心中醋坛子也似被打破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可是主公。你这厮,还是别想那些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自嘲一声,甩甩头便丢掉那点小心思,然后拿着萧凤的批下的条子走出勤政殿,奔向户部所在的区域,准备申请拨款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没有户部的拨款,那这第一条有轨马车,只怕就会宣告终结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等到萧凤将最后一件事情处理完之后,方才察觉到此刻已经是午夜时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感疲惫不堪,她却是不愿意起身,便靠在背后椅子之上阖上双目擅作歇息,很快的便传出一阵轻轻的鼾声,却是就此入睡了。殿外之处,似是被这睡意所感染,也是升起阵阵蛙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月明星稀,弯弯月华撒在庭院之中,却似在那轻轻荡漾的柳树之上,蒙上了一层薄纱,教人看起来雾蒙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远处,萧星缓步走来,她的手中正托着一个漆盘,上面放在许多刚刚准备的吃食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踏入殿中,眼见萧凤那歪着脖子靠在椅子之上的模样,不由的轻笑一声,埋怨道:“唉!姐姐你也真是的,一忙起来就什么都不在意,非要等我准备好端来,才打算食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些年过去了,她也知晓萧凤貌似谦和,但骨子里的拼劲却始终旺盛。

        基本每一天,都要忙碌到这个时候,甚至就连三餐都会忘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丝毫不觉得,若是没有自己在旁照顾,萧凤只怕早就饿死在这案桌之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动静,萧凤双目依旧紧闭,口中却是嘀咕了一声:“是萧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我,还会有谁?”摇摇头,萧星将那漆盘之上的菜肴一一放在案桌之上,诉道:“姐姐,你还是快些吃吧,莫要将身子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凤神色一愣,看着眼前精致的吃食,立时笑道:“一年多没见,你的厨艺还是如此精湛。”自觉腹中饥饿难耐,也忍不住了,拿起竹筷,就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,浑无一点淑女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久历军阵,她自然也深受影响,以至于这吃相也颇有男生模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轻轻摇头,暗暗笑道:“看来主公还是老样子,一点都没变。”只是一想自己的姐姐,却是有些担忧,问道:“只是姐姐,为何萧月她没有跟你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月?”动作停住,萧凤沉吟一声,随后叹声气回道:“我让她去处理一些事情,所以暂时还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眉梢微皱,不免带着几分排斥:“一些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一些只有她才能做的事情。”萧凤满是亏欠的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阵寒风簌然而起,殿中灯光轻轻摇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萧凤却忽然看向远处之地,萧星一时惊讶,也是敛眉起来,轻斥一声: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一位身着灰色衣裳之人走入其中,却是自怀中掏出一个信函,对着两人诉道:“启禀主公以及主事,川蜀之中出现变动,故此萧月主事令我传来信息,还请主公过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川蜀?又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一时诧异,而萧凤素手一动,已将那信函纳入手中,捏碎封泥展开一看,立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眼见信函送到,也甚是遵守规矩,很快的便从此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有些好奇,问道:“这信函之中写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关于余玠的。”萧凤微微一笑,也不曾避讳,直接将这信函递给萧星,回道:“看来那临安,终究还是留不下他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眼见信中提及此事,顿时生出重重疑惑,问道:“余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当初他一念仁慈,放了那姚文元一马。只可惜这姚文元乃是贪生怕死之徒,竟然直接跑到了临安城之中,撺掇谢方叔、徐清叟两人,一起弹劾余玠。而就眼下川蜀状况,你觉得那些将士,能够答应吗?”萧凤朗声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顿感有些可惜,回道:“如今正是恢复时候,应当以国朝为重。他们应该不会做出这种行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余玠她也听了,乃是自孟珙之后,宋朝之内有数的地仙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此人竟然因为一介小人行径,有了杀身之祸?

        萧凤摇摇头,回道:“这可不一定。毕竟风波亭之事在前,今日再来一处川蜀之变,也是有可能的。毕竟在传闻之中,他余玠可是和我向来交好。仅仅是这一条,便足以让那赵昀怀疑起他来。若是如此,你觉得那临安大臣,会接受吗?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