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十章赛存孝

第十章赛存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若是赵昀,只怕不会接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设身处地的想了想,也感到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两人皆是赤凤军高层,对宋朝并无多少敬意,更何况天高皇帝远,所以言辞之中并无宋朝境内朝臣那般尊崇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笑道:“没错。那赵昀不过是一介平凡之子,若非有史弥远相助,如何成为帝王之尊?若是从此之后,能够守中持正,未尝不能成为一代明君。只可惜此人猜忌心太重,并非成事之人。而当今天下,却是群雄并起之世。他,却是生错了时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论起这赵昀,其才能固然无法比于太祖之能,但却胜在出生平民,知晓民间疾苦,所以行事时候,多有保守之举,扶植理学上门,自然也是其功绩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在这乱世之中,若要定鼎天下,仅凭这中上之才,却是太差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知姐姐打算如何处理此事?”萧星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回道:“既然他们有此困难,那念及我等皆是一脉相承,当然是能帮的就帮上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。你这帮,只怕没有人会愿意接受啊。”萧星眉梢微动,不觉露出几分苦恼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萧凤最亲近的人儿,萧星自然知晓萧凤可不是哪种善心大发的人儿,而且还是在对方这个时候送上帮助,这可不是雪中送炭啊,而是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    任谁被沾染上,少不得被扒掉一层皮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微眯着眼睛,笑意浓浓的回道:“你放心,他们会接受的。毕竟除了我们,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已经下定决心,萧凤也立时吩咐手下,着手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成都府。

        细雨绵绵,朦脓雾气,让这座古城透着几分飘渺。

        行于道路之上,刘整却是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是金朝将领,后来因为金朝覆灭,故此投入宋朝麾下,其后则跟随李曾伯之后入川作战,并且屡次挫败蒙古攻势,为稳定川蜀根据地,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等到战事已了,他却是迟迟未曾升官,这却是着实令人感到苦恼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情郁闷时候,刘整眼见旁边有一间酒馆,便踏入其中,随意丢给商家一锭银子,便朝着口中灌了不知多少酒,等到整个人昏昏沉沉的,方才就此醉倒,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店家也不敢打扰,毕竟他一身铁甲,非富即贵岂是寻常之人所能怠慢?只好放在一边,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至傍晚时候,刘整这才感觉稍稍恢复许多,只是脑子沉沉的,始终无法清醒,只是耳中却隐隐传来一些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。你说咱们难道就这样继续下去,让那赛存孝继续呆在咱们头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提及自己,刘整耳朵立时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这赛存孝,却是当初孟珙所赠,他一直都颇为倚重,不敢轻易弃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?他可是孟珙孟将军亲自提拔的,实力非凡啊。要不然,为何会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此人乃是北人出身,若是哪天效仿赤凤军,咱们咋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也没关系。你可知晓临安为了提振军中士气,准备嘉奖咱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你是说到时候咱们只需要呈报功绩,那到时候应当就能升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不过我听人说了,到时候咱们都会升官,只有那赛存孝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若是这样的话,那咱们以后便不会留在刘整麾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番话语渐行渐远,很快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刘整听了,却感到毛骨悚然,脑中亦是瞬间清醒,逮住了那店家询问了一些问题,就确认了之前踏入这酒馆之中的,便是驻守此城的宋军将士。

        确认此事之后,刘整心中忐忑不安,想着:“难道此事为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害怕之虞,他赶紧走入城中府衙,却是寻到了目前暂任潼川路安抚使的俞兴,问道:“大人,你也知晓此番对抗蒙古大军,我也是出力甚多,不知朝中可有功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功勋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见这话,俞兴脸色瞬间不好,问道:“你问此事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整神色一愣,方才察觉到自己之前言辞有些不善,赶紧收口起来,问道:“没什么。只是我看军中诸多将领皆有封赏,唯有我迟迟不曾发下,却不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何拖延至今?”

        俞兴这才恢复脸色,笑道:“许是朝中任务繁忙,所以还未轮到你吧。你先回去,等到朝中封赏下来之后,我自然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刘整皱紧眉梢,死死看着刘整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及之前将士所言,他恍悟之中却似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俞兴又是斥道:“当然如此,难道我还会骗你吗?”眼见对方生气,刘整为之一惊,自是不敢冒犯,只好灰溜溜的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刘整离开之后,却见一人缓步踏入其中,而他正是吕文德。

        吕文德嘲弄的看着那失魂落魄离开此地的刘整,不觉透着几分得意来:“不过是区区一介北人,竟然也敢贪图我大宋粮饷?莫非以为我朝能够允许下一个赤凤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而他之前竟然直接向我提赏赐?难道感觉我朝亏待他了吗?更何况这一次,若非那赤凤军挡住蒙古主力,我等如何能够赢得如此轻松?不过些许功勋,竟然也想要赏赐?这帮北人,倒是有够贪得无厌啊。”俞兴也是颇为赞同的颌首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吕文德笑道:“那是自然。不过若非有先生相助,我也没有办法控制住此人。毕竟此人曾经在孟珙麾下待过,一身修为也是了得。仅凭我一人之力,却是难以战胜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景修。你却是客气了。要知道我们两人,本就是生平挚友,自然应当互相帮助。只是等到那余玠离开之后,关于四川制置使一事,却不知你是否愿意?”俞兴哈哈一笑,却是透着几分谄媚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谁都知晓余玠即将被调离此地,而这里的维持,也需要有人镇守。

        符合条件的,目前也就只有俞兴以及李曾伯两人罢了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