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十一章作祟

第十一章作祟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番商议,自然不敢被他人知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那刘整离去之后,却感觉有些奇怪,暗想:“为何我的功勋如此怠慢?不如去找一下向士壁、曹世雄,问问他们又是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自己入军拼搏,所求者也不过是功名利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就连这玩意都没了,那之前打生打死,岂不是近乎于无?

        心思笃定,刘整便派出家奴,约见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入宅一叙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傍晚,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踏入其中,眼见那早已备好的酒席,彼此对望一眼,皆是皱紧眉梢,却是对着刘整便是拜道:“武仲兄。今日来此多有叨扰,只是不知兄弟为何找我们两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也就是寻思着战事已毕,按照朝廷安排,咱们估摸着也会被分调各地。不如趁着离开之前,吃顿水酒如何?”刘整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如此,那就多谢武仲兄这一番心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齐齐谢道,整个酒席便开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皆是孔武有力的大汉,纵然这酒桌上起码上了十多盘,但也禁不起三人吃喝,很快的就被消灭殆尽,旁边的酒坛子也多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趁着酒醉,刘整忽的哭诉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有些好奇,醉眼惺忪的问道:“我说刘兄啊,你怎么哭了起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。还不是关于赏赐的事儿?”长叹一声,刘整双颊已然泛红,骂将了起来:“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差错。朝廷所应该发下来的赏赐始终未曾到来。可怜我那一家老小,全都要和西北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世雄打了个饱嗝,诧异至极:“竟有此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要不然我为何要邀请两位?毕竟你们也明白,我不过一介寻常将领,在军中并无多少根基。能够交上你们两位好朋友,实在是我平生之幸。只可惜我现在,是无能为力啊。”刘整无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切。还不是那些那帮子将门子弟做的?”向士壁轻哼一声,显然是透着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整眉头一皱,问道:“将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谁不知晓在咱们大宋。这帮子将门始终把持枢密院以及三司衙门,不是将门之人,决计无法得到提升。”向士壁冷哼道:“就咱们这落魄模样,哪里斗得过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定如此?”刘整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”向士壁点着头回道:“你可知晓那朝廷给咱们的赏赐是多少?金银各百两,诸如茶叶、绢之类的东西,也是不可胜数。但是你可知晓,发到我手中的,也就不足三十两。就算是那些茶叶以及丝绢,也都布满虫眼,根本不堪敷用。就这玩意,你能接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整心中暗暗惊住,想着:“没想到宋朝之中,竟然如此腐败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消调查,他自然知晓这其中若是没有人支持,是断然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又咋样?咱们都是粗人,又不懂得识文断字。所仗着的,也不过是有着一身力气,这才跑到军中当兵来。要不然,谁愿意继续留在这个鬼地方?”曹世雄目光黯然,显然也是想到了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是得到临安重用,但封赏上面,却是下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是考虑到自己目前处境,曹世雄只怕早就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整再问:“那你们怎么办?难不成就这样任人宰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这么办还怎么办?”向士壁摇着头,脸上透着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整劝道:“要不然咱们向余玠说明?让他给咱们撑腰,要不然我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余玠?”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齐齐一顿,露出几分羞赧来,却道:“这些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,没必要告诉余玠,闹得人心惶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心惶惶?我可不管!不管是谁,我那些赏赐的财物,可没道理送给别人。”刘整甚是执拗的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不过你可要注意一点,莫要给人拿住了把柄”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无奈,只好放弃了劝说,自己则是各自回到了家中,准备休憩。吃了这么一晚上的酒,他们早就晕晕沉沉的,自然只好暂且休息一下,其余别的只能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刘整却依旧不甘心,所以他有找上了余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等到翌日之后,刘整眼见余玠在此,心中一喜连忙推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余玠早有预料,却是忽的侧目看了过来,问道:“你找我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——这个——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整一时紧张,以至于说话都结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余玠看着奇怪,又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?为何突然要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那温和的眼睛一盯,刘整顿感胸中郁结之气消散许多,顿了顿之后肯定的说道:“启禀将军。你也知晓,自我等战胜蒙古大军之后,朝中便下令分发各种赏赐,好嘉奖各位将士。但是我的赏赐,为何许久不见踪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赏赐?这倒是稀奇了。你和我说道说道,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玠这段时间,为了能够早日处理好事情好前往临安,所以始终都在府衙之中忙碌着,好确保城中生口以及田地归属之事能够安然进行,至少不能闹出之前额鄂州发生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整深吸一口气,这才回道:“将军,并非是我埋怨,实在是我家中并无多少储粮,就这赏赐下来,好养活家中父母妻儿。毕竟我们在战场之上打死打生,所求的不就是一生平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玠颌首回道:“只是你能不能告诉我,这件事儿究竟是谁做的?毕竟我早已经将朝廷的赏赐全都派发下去了,按道理应该不至于出现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整摇头回道:“说实在的,我一开始还以为估计是谁弄错了。但是暗中调查,却发现不仅仅是我一个,其余将士也或多或少,全都有类似的情况出现。臣害怕有人暗中作祟,意图戕害我军,故此敢来向将军汇报。只求您能够出马,帮我们解决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后,刘整整个头颅全都低下,却是恭敬无比的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,拜托了。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