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十三章杀意

第十三章杀意

        “赤凤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谢方叔所言,赵昀有所意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论他此刻最忌惮的是谁,莫过于赤凤军以及萧凤了。当初被迫册封对方为王,更被赵昀视为自己平生之耻,如今听闻这话,心中已然是泛起波澜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眼见赵昀并未发怒,心中顿时欢喜,知晓眼前的这位皇者,只怕也是起了猜忌之心,连忙道:“而且陛下。你不是已经将余玠召回吗?既然他已经离开川蜀,我等又如何需要顾及,不如趁着这个时候,将此人抓起来。毕竟他早有先例,若是就这样放任自流,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。那此事就交给你去办吧。记住了,若是川蜀有变,莫要怪我无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昀长吸一口气,朗声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先前一战,那赤凤军已然是羽翼丰满,短时间内根本难以解决,唯今时候最好先一步翦除羽翼,至少绝不能让余玠和赤凤军合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得了川蜀之后的赤凤军,就会进一步膨胀,并且足以彻底击败宋朝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对这一点,相当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心中一紧,连忙俯首拜道:“臣遵旨。”随后踏入勤政殿,准备着手此事的办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左相府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谢方叔踏入府中,姚世安赶紧走上前来,问道:“叔父。不知事情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?你是说余玠吗?”谢方叔长叹一声,却是看着姚世安,回道:“陛下已经委托我全权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世安立时欣喜,拍手笑道:“这么说,那余玠死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?这可未必。”谢方叔摇摇头,解释道:“你可知晓。陛下虽是委托我处理此事,但是并不代表我们便当真万无一失。若是我们处理不当,让那赤凤军趁机占了川蜀,亦或者是导致川蜀生乱,那到时候便是我们的责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点他也没有诉说,那就是余玠毕竟是地仙武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等闲手段,根本无法制服此人,而到时候若是余玠倒打一耙,他们也肯定会因此倒霉。

        姚世安一时皱眉,回道:“原来是这样?既然如此,那不知叔父打算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乃是心虚,知晓自己所编织的谎言若是被赵昀以及谢方叔知道,到时候莫说是依仗着两人了,只怕自己也会被推出去,作为舆论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余玠终究是朝廷重臣,更是收复川蜀的名将。

        朝中支持者也不在少数,便是士大夫之中,也是名声广播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这些人发作起来,他们根本就无法抵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谢方叔摇摇头,无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姚世安微眯眼睛,细想片刻之后,自怀中取出一个玉瓶,又道:“既然如此,那叔父不如将此物下在那厮的酒杯之中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这是什么?”谢方叔虽是有些推拒,但却颇为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姚世安回道:“此物乃是千日散,若是人尝了,便会被封住六窍就此沉睡下去,就算是地仙之人,也难以招架。若是将此物倾入余玠所喝的酒水之中,他自然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,只能任人摆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若得此物,我便可以不费一兵一卒,就将那厮给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见到此物,立时笑了起来,将这药瓶接了过来,然后找了一个人试了一下,见到那厮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之后,更是欢悦无比,开始着手安排此事,将那余玠给弄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姚世安见到这一幕,也是开心得很,心中暗暗想道:“余玠,这一次定要你死无葬生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跟谢方叔隐瞒了许多事情,比如说这迷药乃是蒙古可汗蒙哥所赠,而且此物若是和茶水接触的话,更是会变成剧毒之物,足以直接毒杀地仙。

        姚世安可是知晓,若是余玠当真来到临安,那他就当真是万劫不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襄阳。

        陪同那船只太监行至此地,余玠不免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时候,他由此地踏入川蜀,也曾经在这里和那孟珙见上一面,而当初若非孟珙所赠送的那些兵械以及粮食,只怕自己还未必能够成长到今日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挚友不再,却令他略感孤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到此节,余玠遂找了一个理由,向那太监请求之后,便在这里短暂的停留一段时间,好补充粮食以及休息一下,好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那太监安顿好之后,余玠却是没有心思,却是寻了一条小舟,自己划着船桨,来到了长江之上,桌前也是备了一些茶水还有饭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庵居士。当初一别,幸得你指点,否则我如何能够护住疆土无缺?”

        举起手中茶杯,余玠对着江边便是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茶水汇成一线,尽数纳入江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江水滔滔,浪潮依旧,很快的便将这碗茶,彻底吞没。

        余玠黯然伤神,一想那孟珙逝世已久,更觉凄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,那太监喟然长叹:“余置制使一片忠诚,感天动地。若是无庵居士泉下有知,想必也会欣慰无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是如此。但国土未复、中土沦陷,我等又岂能因此而坐以待毙?只可恨朝中奸佞未靖,此刻还不是可以喘息的时候。”余玠一脸神伤,脑中不免又想起了那孟珙的谆谆教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如今形势殊异,就算那蒙古当真会被逐出中原,但能够做到这事的,也只怕不会是宋朝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监神色一愣,复有苦笑一声,回道:“那丁大全早已伏诛,你又何必耿耿于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丁大全确实已经伏诛了。但是他党羽仍在,而我这次便是准备禀明陛下,要他知晓如今时候我朝形势如何。要不然,国朝倾覆,便在此刻。”余玠却是忧心忡忡,开始担心起远处临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远离临安也有十多年了,这段时间内一直都是靠着信函联系,更是不曾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那些信函之中,余玠也敏锐的察觉到,赵昀似乎对他的态度产生了不好的变化,而如果让这变化持续下去,只怕便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此,余玠方才答应了眼前太监,准备回到临安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能够说服赵昀,维持川蜀稳定,至少宋朝还可以继续下去,而不会再度陷入战火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那太监眼中却是深藏着一丝杀意,暗想:“既然你这般想来,那更是不能留你了。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