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十七章有子如孙

第十七章有子如孙

        成都府。

        相较于临安城之中的诡谲莫测,自得知余玠身亡之后,众人莫不是悲恸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教诲历历在目,谁知一转眼,斯人已逝!

        “行至襄阳,为祭奠好友,于江中泛舟饮酒,因感染风寒,暴毙身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鲜红的墨笔,就这么直接的横呈在众人之前,强迫着他们接受这个事实,即使他们根本就不愿意这一位大人,就这样平白无故的牺牲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徐微风拂过长幡,长幡轻轻摇晃,下方坠着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,低沉却有清晰的响声渐渐扩散而出,似是钻入了地府之中,告诉那阎王莫要怠慢了这位英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。你竟然就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整脸上皆是惊愕,直愣愣的看着那灵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他贸然进谏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,而那温和无比的相貌,他至今也记得分明,但今日时候却被这冰冷的牌位所代替了?

        刘整自感茫然,心中忽然跳出了一个念头:“难不成,是有人暗中做的手脚?”毕竟他的赏赐莫名消失,更有众多将士遭到贬斥,若是和眼前余玠之死联系起来,那这背后又该隐藏着何等可怕的事实?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兄。将军已然去世,我等身为其手下,也应当一起拜见,祭奠将军在天之灵能够安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紧跟在身边的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似是未曾察觉,只是从旁边结果香烛,对着那烛火点燃之后,三人一起朝着那灵牌鞠躬三下,算是行过了大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事过后,三人自感此地太过压抑,也没打算多做滞留,遂选择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当离开时候,刘整回首看了一眼令牌,那鲜明的牌位分外刺目,令他感觉脑中一阵晕厥,暗暗想到:“不管如何。我定要找出凶手,如此方能不负将军恩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步跨出,刘整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刺目赤阳正散发着炽热的光芒,令他不免皱紧了眉梢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那乌云如何茂密,终有一天还是有驱散时候!

        带着决绝,刘整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之后,门外又是出现一人,正是王坚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此人到来,一人迎了上去,问道:“王叔。你终于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毕竟今日乃是好友饯别之时,我又岂能缺席?”王坚微微颌首,神色略有伤感,举起手中酒杯,朝着那灵牌敬去。“义夫兄。本以为你我还有共聚时刻。谁料转眼间,你竟然就这么死了?唉!你难道就不能等一等吗?至少也不至于走的这么孤零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中,王坚自是透着无边的哀悼。

        赤红的双目直愣愣看着牌位,他直到这一刻,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挚友,如今就躺在那棺材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这样也好。至少从此以后,你是彻底的安静下去了,也再也没有人会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低沉的呢喃,传入周围人的耳中,顿时让他们“哇”的一声,再度哭诉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余玠死了,他们心中的支柱也倒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此之后,这川蜀又该由谁支撑?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皆感茫然无措,浑然不知又该如何去做,唯有将那迷茫的眼光看向灵柩,脑中遐想着,若是这其中的人儿就此复活,那该是多好的事儿!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烟云袅袅,躺在棺材之中的人,却始终未曾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余玠就这样始终躺在其中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艳阳西斜,转眼间已然是黄昏时候,来访的客人也走了许多,只剩下余玠的一众亲属还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余玠的亲人,他们还需要为其守灵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暗暗叹息,正欲离开时候,余玠之子余如孙却是面容焦急,略有期待的问道:“叔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坚身子一顿,抬起的左脚也放了下来,扭头看向身后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今年也已经二十有三,生的是威武雄壮,颇有乃父之状。今日为了守孝,故此褪下了军服,穿上了缟素,更因为自得知余玠死讯之后,数日不曾歇息,故而令双眼有些暗沉,显得特别疲倦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如此,余如孙却依旧强撑着精神,问道:“叔父。还请你告诉我,我父亲究竟是因何而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不是已经说了吗?乃父乃是饮酒暴毙而亡。”王坚双眉微蹙,正欲诉说什么,但终究却是尽数吞入腹中,除了朝廷之话,就不曾诉说一言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自嘲一笑,露出果然如此的模样来,诉道:“叔父。我乃是他的儿子,难道你就连我也不相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他并没有将朝廷抵报所言当成一回事,毕竟他作为余玠之子,自然知晓余玠虽是喜好饮酒,但却向来有度,绝不会令其影响到自己神志,更勿论因为饮酒暴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廷这般说辞,在他看来自然是虚假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黯然神伤,摇摇头回道:“非是我不信。实在是这其中牵扯的东西,就连我都不清楚。仅凭你一人,如何能够探知这一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难道就让我父亲之死,就此沉冤不白吗?”余如孙面生怒气,喝道:“我为父亲之子,岂能坐视凶手猖狂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坚顿时紧张,生怕余如孙做出什么事来,低声警告道:“如孙。我明白你为父报仇的心情,但是你可知晓这其中的干系?若是为了你父亲好,你还是莫要牵扯进去,以免坏了自己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虽是不知余玠究竟因何而死,但只看朝廷那草草了事的样子,便明白过来不管其背后隐藏着什么东西,余玠只能是饮酒过度暴毙身亡,除此之外绝无别的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一脸黯然,却是仰头长笑几声,然后咬紧嘴唇,狠声说道:“叔父劝说,孩儿知道了。只是我不甘心,明知道凶手另有其人,但是我却无能为力。”五指攥紧,点滴猩红之血溅落尘土,而这锥心之痛,却也比不上和丧亲之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余如孙心中已经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付出如何代价,都要找出凶手!

        王坚暗暗叹息,也是神情落寞,自此地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义夫啊。你这一去,却是将担子全都撂给了我。只是你在天有灵,可要保证这川蜀安然无恙,不要在发生之前蒙古入侵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纵然这祈祷近乎渺茫,但王坚却依旧希望,若是余玠之死能够令川蜀恢复平静,那也是不幸之中的大幸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余玠之死尚且有人祭奠,但千千万万的百姓,却是死的毫无消息,就那么悄然无息的没了生息,就连一点谈资也没有,记入史册之中,也许也只是短短的数行文字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乱世,人命,微弱蝼蚁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