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十九章叛乱再起

第十九章叛乱再起

        自余玠死后,川蜀似乎也平静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吕文德的一番运作之下,俞兴也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四川置制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自上任以来,官府也开始重新厘定田地、招纳百姓,那些曾经躲入深山老林之中的百姓也纷纷迁出,重新回到了城市之中,开始新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在这平静的生活之下,却隐藏着一股洪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自赵葵因余玠之死告老还乡之后,谢方叔也因此上位,开始整顿禁军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先前蒙古一战,临安众臣也看出朝中禁军不堪重用,难以抵御蒙古大军,故而重提编练新军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来,自然引动朝野震荡,众将因此而陷入恐慌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在抗蒙之战中消极怠工的自然倒霉,但那些立有功绩之人,却也是祸心暗藏,打算趁着这个时候,提携自己的亲信,打压自己的政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俞兴也开始仗着有临安支持,开始收拾其麾下的那些刺儿头,尤其是身为北人的刘整,更被他实为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        泸州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地地处四川盆地南缘与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,地势北低南高。因为乃是沱江和长江的交汇口,所以此地盛产稻米,乃是出了名的鱼米之乡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成都府祭奠完余玠之后,刘整便领着俞兴的命令移驻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因为蒙宋交战,这里也是饱经战火,城池几近废弃,百姓早已逃入山中,以求能够躲避战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整自移驻至此之后,一方面打击此地盘踞的匪徒,一方面也修筑城池聚集百姓,历经一年有余此地已然是人烟鼎盛,有重新恢复的气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今日,他却是面色沉闷,甚是不悦的踏入府邸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父亲?”刘恒眼见父亲神色严肃,一时间感到有些紧张,张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乃是刘整长子,自出生以来便跟随刘整左右,对于武学之事更是熟稔无比,所以被刘整指派,编练麾下士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整一拍桌子,“砰”的一声那桌子登时碎裂,整个府衙晃了三晃,喝道:“还不是那俞兴给弄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俞兴?是新上任的四川制置使?他又做出什么事情,惹的父亲如此生气?”刘恒暗道不好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移驻此地之后,他便经常见到自己父亲咒骂那俞兴,只是一直以来都因为各种事情强压下来,不曾发作罢了。而今日如此表现,却实在是太过罕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整道:“那厮要我从此地征收米粟三千石,茶叶一千担。你说,这么多的东西,我从哪里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!”刘恒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三子刘均面有难色,摇头回道:“就凭目前县中所产,米粟只得一千石,茶叶最多也只有三百担。突然要这么多的税赋,我们实在是难以承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和那厮提了。但是那厮却拿出往日鱼鳞册来,说我弄虚作假?他也不想想,此地被那蒙古一弄,城中百姓十不足一,便是田地也荒废许多。若要在短时间内恢复到往日光景,怎么可能?”刘整难掩胸中怒气,高声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恒顿时愣住,又是看向刘均,问道:“能不能从别处调派?先将这些搪塞过去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。”刘均摇摇头,甚是无奈的回道:“你也知晓。如今四川百废待兴,到处都缺粮缺人。这一时半会儿的,你让我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亏空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整忍不住,高声骂道:“那厮难道就不用脑子想想吗?短时间内要我等缴纳这么多的税赋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。依我看,那厮纯粹是找茬,就是存心排挤我们。”正在这时,自门外却是走入一位青年,莫看此人年幼,但是却身材魁梧、膀大腰粗,背后更是背着一头野猪。

        野猪之上,插着数根箭矢,正是他所打下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这野猪被丢到房中,将整个县衙都震得簌簌发抖,梁上也落下许多灰尘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整嘴角微翘,笑道:“小虎子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孩儿之中,若论他最喜欢的,莫过于眼前这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恒虽是精通战阵之术,但武学不显,刘均擅长数术之法,但身子羸弱,难以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刘垓能文能武,可说是文武全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刚刚上山,将这头祸害庄稼的野猪给杀了。今晚上,咱们就吃野猪宴吧。”刘垓点点头,又是看着众位兄弟,问道:“只是我离开之间,又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整当即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,全数阐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垓听了之后,鼻孔朝天轻哼一声:“就这些事儿,你们就讨论了这么长时间?依我看,只怕在咱们讨论的时候,别人都已经开始磨刀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垓!你的意思是?”刘恒双眼微眯,看向刘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垓高声一笑,诉道:“依我看,咱们还不如直接反了这宋朝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造反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整神色为之愕然,但想到自己遭到的待遇,面色立时狰狞起来,喝道:“既然那俞兴不打算给我活路,那我还不如自己闯呢。反正天大地大,我就不信没了这宋朝,我还活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双眉倒竖,刘整再现昔日桀骜之状,一扫堂下三位儿子,问道:“今日,咱们就反了他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是金朝将士,后来因为贪恋权贵,故而投入宋朝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为了自己生存,自宋朝之下叛出,自然也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恒额头微动,却是透着几分担心,问道:“虽是如此。但是父亲,你也知晓这宋朝虽是腐朽无能,但烂船也有三寸钉,仅凭我们可根本无法对抗。除非咱们能够找到外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外援?没错。只要有外援,那咱们便能够安然无恙了。要不然,终究还是会被宋朝给镇压的。”刘均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是对宋朝并无多少感情,但却也怕死的很,若是因此而丧命,自然是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整顿时皱紧眉梢,问道:“外援?若是这样,那你们觉得咱们投靠谁比较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蒙古!”

        未得其他人反应过来,刘垓已然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恒张口就问:“蒙古?不是赤凤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曾私底下接触过赤凤军,对其印象深刻,所以一开始本是属意赤凤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蒙古!”刘垓摇着头,解释道:“你也知晓。那赤凤军虽是和临安不睦,但为了对抗蒙古,彼此之间互有约定,这才持续到今日时候。而我等若是投入麾下,若是他们惧怕临安质疑,只怕会将我们送给宋朝。如此一来,岂不是狼入虎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整阖首回道:“很好。那就依你所言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却是忘了当初投入宋朝之中的誓言了!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