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一章晕厥的谢方叔

第二十一章晕厥的谢方叔

        “哼哼。我还以为那厮有多么厉害!没想到也就是一个软脚虾,竟然直接就被吓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废墟之上,刘整见到周围残尸遍地,甚是自得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时候,他对那俞兴尚且忌惮无比,毕竟此人乃是临安而来,一身修为不在自己之下,然而被他趁夜袭击之后,那厮竟然败得如此彻底?

        当真是大开眼界!

        刘垓一副懊恼模样,张口诉道:“只可惜被那厮给逃了,却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!”刘恒笑道:“虽然被他逃了。但是他率领的三千人马,可全都折在这里,就连携带的诸多武器弹药也一个不剩,全都被我们给收缴了。得了这么多的火器,便是重庆府吕文德亲自出马,我们也有一战之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我们现在又该如何?继续留在这里吗?”刘均甚是担心,又是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整回道:“当然不可能。毕竟宋军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进攻,我们若是继续呆在这里,只会落得个弹尽粮绝的下场。现如今,最重要的是朝着南方大理方向进军,只要和蒙古联系上,那我们也就安然无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整却是知晓,宋朝素来以兵员鼎盛为能,昔日蒙古七万大军都未打垮,仅凭他手下数千人马,根本不顶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届时宋朝回过神来,他们还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恒三人齐齐点头,皆是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众人也领着麾下大军朝着叙州进军,若要踏入大理地境,此地为必经之地,而其余地方山势陡峭、沿途瘴气丛生,并非合适的路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嘉定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仁寿逃出之后,俞兴一路彻夜奔逃,直接来到了嘉定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成都府,他却是不敢前去,以免被那里的诸多将帅嘲笑。毕竟这一次,他为了能够独占其功,可没有和其他宋将联系,要不然如何会闹出这样的笑话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嘉定府守将却是担忧至极,劝道:“大人。依我看,还是尽快将此事禀报朝廷,请求圣上派出援军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厮如此作态,是打算落井下石吗?”俞兴却是面色潮红,张口斥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知晓,若是将此事禀报临安,刘整叛乱一事固然能够平定,但是自己头上的乌纱帽,却是铁定要被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守将却心智坚决,苦劝道:“非是落井下石。实在是如今军情紧急,若是不行此事,我等根本难以和那刘整对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整?你也是我朝将士,怎生说出这等气馁的话来?”俞兴又是骂道:“那刘整不过是一介狼心狗肺之人,你却是如此推脱,难不成和他也有所联系?信不信我现在就革除你的军职?”

        守将眉梢紧皱,张口劝道:“大人。那刘整昔日在孟珙麾下,便备受重视,一身武功亦是了得,冲锋陷阵不在话下。以你我能力,纵然一起上,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。更何况我城中仅有千余名厢军,而对方更是得了三千兵马的火器,若是对抗起来,我如何能敌?”

        口中诚恳无比,但守将却是骂声连连:“若非你这厮轻近冒幸之举,如何会弄出这么多事端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抗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俞兴神色顿住,不觉黯然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是后悔无比,只可惜事情已然发生,再怎么后悔也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将眼见俞兴露出后悔之意,又是劝道:“而且你也知晓,那大理早被蒙古所攻灭。若是被那刘整逃入大理之中,我等又该如何对付?不如趁着对方难以攻克宜宾时机,向临安请求援兵。到时候众将齐聚,定然能够歼灭刘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就依你所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俞兴想了想,本是高傲的头颅终究还是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事他处理失误,不管如何都会让临安知晓,于其等待秋后问责,还不如直接坦陈罪愆,这样的话至少也能够留下一点体面,不至于直接被扫下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临安,勤政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俞兴的奏折,赵昀怒不可赦,将手一挥奏折落在谢方叔面前,而他更是厉声喝道:“这便是你所提出的整军之事?蒙古撤军才不过三年,竟然又发生了这种事情?而且那俞兴竟然还有脸向朕请求援兵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年,赵昀可是给了谢方叔足够的信任,就是期待着谢方叔能够给他训练出一支足够精锐的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谢方叔满腹的计划,却被俞兴给直接捅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刘整麾下家将一冲击,偌大军队直接崩溃,这种军队如何能够和蒙古甚至赤凤军对抗?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面有戚戚,神色黯然无比,对着赵昀屈身一拜,回道:“陛下所言之事,臣铭记在心,不敢推辞。”经过此事,他却是知晓自己已经无妄仕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推辞?你还有脸推辞?趁着现在,赶紧滚吧。”赵昀却也难忍心中恼恨,直接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年之前,赵葵、董槐等人因为余玠之死而请辞,其后他便任命谢方叔作为宰相,统筹新军训练一事,孰料这数年来一事无成,实在是让他愤怒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颌首回道:“臣,领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着众臣的面,谢方叔缓缓转身,虽欲迈步前出,但是这一迈却似身负千钧,根本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上位,我还以为他能有什么能力呢。没想到,就这么一点手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被区区一介北人给坏了仕途,我看他啊,也是名不副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名不副实的多了。想想当初的拗相公,谁知道会出现这么多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,群臣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所说的每一个词儿,当钻入谢方叔耳朵之中,都宛如那汽油一样,一瞬间被点燃起来,浓烈的火焰在脑中不断燃烧,更令谢方叔宛如置身火狱之内,每时每刻都在饱受煎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我真的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过去的行径,谢方叔一时恍惚,却感觉自己脚下似是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,直直的朝着地上坠落,眼前更是茫然一片,几乎难以视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他竟然直接晕倒在勤政殿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面生厌恶,叫道:“来人,将谢方叔给我抬下去。”其态度,俨然将其视作了垃圾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谢方叔被抬下去之后,朝上又是重新恢复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赵昀也未曾忘却刘整之事,又问:“只是刘整之事,诸位以为应该如何行事?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