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六章回家

第二十六章回家

        “余如孙,还请你随我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收起圣旨,陈大方一脸鄙夷看着余如孙,心中哂笑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昔日名震天下的余玠,竟然也是这等人物?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却是面生惊愕,张口问道:“不可能!为何会这样?”一脸焦急看向俞兴,问道:“俞置制使,我父亲明明是被人冤杀的,为何他会被人如此污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我已经全数上呈陛下,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俞兴双手一摊,也是自感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更是焦急,脑中被那圣旨内容一刺激,当即喝道:“可是你莫要忘了,你曾经答应我,要助我将那凶手绳之以法。为何你却言而无信,反令家父受此污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日所言,我皆是一一说明。至于为何如此,我哪里知晓?”俞兴无奈摇头,解释道:“而且家父与我有救命之恩,又岂会捏造谎言?做出这等忤逆之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他可是见过萧月的手段,又怎么可能冒着生命威胁,做出这等事情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为何我父亲竟然受此污蔑。我身为人子,九泉之下,如何面见父亲!”余如孙高声一喝,声音遍传四野,然而却无任何回响,只有吞噬一切的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 俞兴心若死灰,无奈摇头:“对不起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置身旁边,陈大方看着眼前一切,嘴角之处透着嘲弄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一切,他是见多了,而所谓忠臣义士的戏码也看腻味了,只想要快点完成谢方叔交代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候已到,随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。我要面见圣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自知若是自己被囚住,莫说是为父亲洗去冤屈,只怕自己也会折损在牢狱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高声一喝,双足一顿,身形飘然而起,跃出数丈有余,想要从此地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大方轻哼道:“好个小子,竟然敢拘捕?”手一挥,跟在他身后的四名侍卫之中,立刻走出两人来,却是一般施展轻功,朝着余如孙追去,剩余两人却是自背后取出铳枪,瞄准远处余如孙,然后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清脆声音,余如孙自知铳枪威力非是自己所能抵挡,当即扭转身子,远处榆树咔嚓一声,被打出一个碗口大的伤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余如孙自感气力尽空,只好落到地上,余光一扫榆树,顿时惊住:“好险。若是被击中了,只怕就连命都没了。”一抬头,却见两道身影宛如雄鹰,已然出现在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逆贼休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咆哮,两人齐齐运起双掌,直接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铸掌力横扫而来,压得余如孙气息凝滞,几有窒息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强的气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思笃定,余如孙亦是运起无上内功,直直迎上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双掌交接时候,气浪翻滚、宛如浪涛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却感双手如同置身火炉之中,烤的人难以忍受,以至于他甚至生出退缩之感。但念及自己父亲,余如孙丹田之内登时又是涌出一股力量,登时将两人直接顶住,更未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陈大方冷笑一声:“好强的修为,倒也不愧是余玠之子。只可惜,就凭你这般实力,可未必能够挡住班值侍卫的攻击。”话音落下,另外两个侍从身化虚影,转瞬间却是奔至余如孙背后地方,然后一起运转掌力,一起朝着余如孙打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暗道一声“糟糕”,虽欲提元抵抗,但无奈他一身真元皆被眼前两人牵扯住,根本无暇他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道掌劲,立刻透体而过,直接打在余如孙五脏六腑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难忍腹中疼痛,余如孙口一张,漫天血雾冲天而起,随后脑中失神,直接跌落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难道你以为我就没有准备吗?要知道若是让你这厮逃了,只怕圣上非得要治我大不敬之罪。”陈大方讥诮道。其中两位侍从直接将余如孙双臂缚住,任他实力如何厉害,也摆脱不了这宛如铁钳一般的桎梏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两人护住左右,却是生怕此刻有人突然现身,将余如孙救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对着俞兴挥挥手,陈大方笑道:“俞置制使,这一次多谢你的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御使所求,在下岂敢拒绝?自当倾力而为。”俞兴扯了扯嘴角,想要让自己笑起来,但他的笑容却带着凄惨,让人看着就倍感不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登上客船,沿着岷江一路北行,很快的便抵达了成都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上,余如孙也自昏迷之中苏醒,而他看着自己所置身的逼仄铁笼之中,也感到分外气馁,知晓这一次自己是难以逃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害怕被人知晓,那陈大方在铁笼之上盖着一层棉布,遮住了余如孙的视线,也遮住了众人的窥探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棉布,偶然可以听见有人吵闹的声音,间或之中还可以听见马儿走路的踢踏声,余如孙由此判断出来,自己应当置身于马车之上,而且还正走在某个街道之上,否则不会有这样的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马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心中暗惊,想到:“他们准备将我带到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可以下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这熟悉却令人恶心的声音,棉布被整个拉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顿感刺眼,不免闭上眼睛,稍作适应了一下,方才睁开双目,看了一下周围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所在的地方,乃是一个门庭,通往大门之处,用石板铺出一条道路,两侧种着梧桐,梧桐笔直如云,宛如侍卫一样。而在道路的另一端,却是一个方圆三丈有余的演武场,演武场两侧放着两个铜炉,铜炉之内香火不断,似是在祭奠着什么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余如孙看着这场景,却是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是我家?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