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七章何为污蔑?

第二十七章何为污蔑?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家的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未等余如孙自回家的喜悦之中回转过来,陈大方那恶心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顿时恼怒起来,喝道:“你带我到这里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没想到你直到现在,依旧如此嘴硬。”陈大方冷哼一声,双目透着狰狞,喝道:“你若是识相,那就快点将那余玠贪纳赃款所藏的地方交待出来,否则便莫要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这才恍然大悟,眼见陈大方辱及父亲,双手一振竟是直接站了起来,死死盯着那陈大方喝道:“我父亲一生廉洁,何时贪纳了?”双手一挥,带着铁链就想要朝着陈大方打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时,身后两位班值侍卫一起扯动锁链,立刻将他整个拉住,令其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难以支撑,立刻便被拽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大方恢复过来,狠声诉道:“好个贼子。直到现在还想要负隅顽抗?既然如此,那我就带你见识见识,你父亲究竟贪纳了多少东西?”冲着身后跟着的士卒一挥手,便道:“尔等给我便搜此府,不管是什么东西,全都给我找出来,就放在这演武场之上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士兵不敢违背,立刻便遵循着陈大方的命令,踏入府邸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的,他们就将府中之物尽数搬出,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常见的床、椅子以及屏风之内的,当然还有一些寻常人家都会用的碗具以及瓷瓶,另外还有一幅画、一盘棋,还有三五把兵刃,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大方恼羞成怒,对着那些士兵便是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士兵一脸委屈,无奈回道:“我等便搜整个府邸,就找到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他的呢?余玠贪纳的那些金银财宝、古玩文物之类的呢?就算没有这些东西,那各种茶叶以及美酒也可以。难道这些都没有。”陈大方一脸失望,对着众人便是数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今日所来,乃是为了能够找寻余玠贪纳赃款的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眼前一幕,却实在是让陈大方极为失望!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看着这一幕,只觉痛快至极,高声笑道:“我父亲自入川一来,日夜操劳、夙兴夜寐,所求的不过是百姓安康罢了。便是平日所得的官禄以及陛下赐予的钱财,莫不是花在士兵身上,好让他们能够安心抵抗蒙古军队。我家里,哪里有你所要的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怜他父亲,为了稳定川蜀,可以说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余玠刚刚去世,这些家伙便蜂拥而至,一个个在其头上嗡嗡叫着,嚷嚷着什么“不合祖制”,“于理不合”之类的浑话,如今时候更是明目张胆的将那些污蔑之词栽到父亲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帮混蛋,全都该杀!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大方眼见心底之事被戳穿,快步走到余如孙眼前,抬起手便是数个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坦然受之,头颅昂扬不倒,笑道:“而我今日才明白。原来父亲的敌人,从来就不是蒙古大军,也不是赤凤军,而是你们这群藏在朝廷里面的蛀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狂风簌然而起,卷起片片飞叶,令此地多出了几分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大方颤抖着身体,死死看着余如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    嘴一张,一道血沫直接吐在陈大方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一扬刚毅面容,却是阖上双目,满脸都是不屑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大方直愣愣的看着那吐沫,眼珠子就和弹珠一样,简直就要迸出来,嘴角还有鼻子,全都扭曲在了一起,整个人看起来,就和那抽象派雕像一样,让人忘却了此刻的他,竟然是之前那个相貌堂堂的监察御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厮,定然是将那些东西藏在隐匿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陈大方发出一声绝望怪笑,那对眼睛更是胀大数倍有余,就和放大镜一样,像是想要找出任何潜藏的污点,“你们,给我将这家伙带下去严刑拷打,务必要他说出东西的藏匿地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位侍卫一起发力,立刻将这铁笼整个抬起来,就准备抬到房间之内,开始严刑逼供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在笼中的余如孙神色黯然,此刻的他已经明白自己所想实在是太过天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时候,他本以为借助赤凤军力量,能够逼迫俞兴供出凶手,岂料对方势力庞大,竟然能够一手遮天,直接将这消息给遮盖下来,甚至让自己都落入今日这般田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并不在意自己如何,只是心中却透着悔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我究竟怎么做,才能替你洗清冤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巨响,那原本紧闭的余府大门却被整个撞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大方立时皱眉,喝道:“尔等是谁,竟然擅闯此地?你们眼中,还有王法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曹叔和向叔!”余如孙双目一亮,叫了一声,又见陈大方露出几分得意,顿感不妙,立刻劝道:“此事非是你们所能插手。你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却是摇头说道:“如孙啊!我知晓你担心我们。但是我和曹叔受了你父亲多年栽培,如今见你受此侮辱,又岂能束手在侧?让你受此酷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而那曹世雄却是迈开步伐,直接来到了四位班值侍卫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班值侍卫顿感紧张,他们虽是久经训练,但毕竟未经战阵,和这沙场宿将比起来,气势上就弱了三分。见到曹世雄伸手就要捏碎锁链,救出余如孙,前方两人紧张之下,立刻抬起双掌,便是直接朝着曹世雄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自信,仅凭着开碑掌,便能够挡住曹世雄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退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世雄却是轻哼一声,直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乃是沙场宿将,一身修为自然了得,纵然这班值侍卫乃是朝廷幸苦培养出来的,但他却视若罔闻,双手齐运自然带着无上掌力,轰然一声立刻将两人轰退数步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另外两位侍卫也是紧张,立刻取出铳枪,一起瞄准曹世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咻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两枚劈面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曹世雄神色微变,左手却是落下,握住腰间长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铳枪威力,他自然知晓,非是重甲难以抵抗,便是武者之中,也唯有修至丹鼎境修者,方能抵挡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此景,曹世雄果断出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,刀芒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枚弹丸逆转而去,却是直接打在铁锁之上,铁锁难承其力,登时碎裂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