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八章新生

第二十八章新生

        “曹叔!你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着这一幕,余如孙满脸泪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他饱经风霜,本以为能够视为砥柱的赤凤军,却丝毫未曾现身,便知晓那赤凤军不过是将他视作可利用的棋子罢了,若是棋子暴露便没了用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没了用处的棋子,自然也不会投入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今日见到曹世雄挺身相救,余如孙虽是感激涕淋,但却矛盾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为了救他,曹世雄这一行径,俨然可以视作叛上作乱,到时候若临安追究下来,只怕曹世雄难以脱罪。

        曹世雄混不在意,笑道:“好个小子。都得救了,你还哭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边看着陈大方却面容阴鸷,低声警告道:“你知道你这般行径是什么吗?若是你就此离开,我尚可饶你一命,但若是继续下去,想要将这罪徒之子救出去,那就莫要怪我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情?”曹世雄视若罔闻,一步跨入铁笼之中,将余如孙搀扶起来,嘲弄道:“就你这偏狭媚上的性子,我若当真掉头就走,那才是取死之道。”一扫周围四位班值侍卫,语带威胁说道:“今日,我便真的将他带走,你们又能如何?”一把将余如孙抱在怀中,便朝着那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大方顿时紧张起来,连忙冲着他身边四位班值侍卫喝道:“你们还愣着干啥,快点将他给我拦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位班值侍卫身形一闪,就打算将曹世雄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自旁边,向士壁却似闪电一般,瞬间将四人挡住,沉声威胁道:“你们,当真打算动手?”位于身后,曹世雄双目微眯,却是掠过几人,直接落在了陈大方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四人一时愣住,彼此互视之间,亦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四人修有合招,连手之下足以应对高出自己一线的高手。故而余如孙虽是比他们强出一线,但依旧难以抵抗四人合力,被直接擒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向士壁和曹世雄一般,实力皆是比余如孙更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曹世雄便可以轻松挡住四人合击,若是这两人联手的话,此地之人断然无法抵御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大方顿感不妙,当即发令:“让他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四位侍卫立时听令,皆是纵身离开,重新回道陈大方身侧,以免陈大方遭了曹世雄、向士壁两人的毒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静立一边,陈大方眼睁睁看着三人离开,但在畏惧对方实力的情况下,他却丝毫不敢动弹,只能任由对方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几人消失之后,他立刻令人取来纸笔,在上面一阵挥就,字字透着怨毒之气,口中亦是诅咒道:“这两人竟敢做出这等事情?我若是不教他们知晓我的厉害,那我也枉费了十年苦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骑踏尘而出,径往临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离开余府,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也并未回归军营,而是带着余如孙来到乡野之中,一处偏远的农村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素来隐蔽,甚少有人知晓,不会被陈大方的人马发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疗养数日之后,余如孙也总算是恢复了些许生气。为了更好的恢复身体,他便离开乡村,打算到乡村旁边的山谷之中锻炼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此刻,余如孙却见远处走来两人,正是向士壁、曹世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感惭愧,俯首拜谢道:“侄儿能从那恶官手下逃脱,多亏了两位叔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算什么?比之你父亲对我们两人的恩情,这点小事无足挂齿。”向士壁朗声笑道,随后有些担忧:“只是你身体恢复的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伤势已经痊愈大半。虽然还无法进行激烈战斗,但寻常的坐卧起立,却是无妨。”余如孙一脸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这两人相助,只怕他此刻早已经被押入大牢,还不知晓会遭到什么酷刑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一脸欣慰,诉道:“如此甚好。只要你安然无恙,那咱们俩也算是功德圆满了。不然的话,大人九泉之下,也难以瞑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叔叔,侄儿心领了。”余如孙谢道,又问:“只是不知朝廷那边又是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世雄摇摇头,一脸恼怒的样子,“还不是那个样子。一直以来都说要训练新兵,结果就知晓折腾咱们。所以我才和你向叔离开军营,跑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父亲呢?”余如孙难解心中思绪,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之前自余府之中逃走,所闹出的事情实在太大,若是那陈大方追究起来,莫说是自己,只怕就连曹世雄、向士壁两人也要倒霉。

        曹世雄面有遗憾,摇着头回道:“这个。还是老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有进展吗?”余如孙面有失望,今日天清气朗,但他却感心中戚戚,仿佛蒙上一层乌云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安慰道:“这件事情你放心吧,目前最重要的是,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。只有让自己恢复过来,才有机会为余大人洗清冤屈,你说不是吗?而且朝廷之事,自有我们帮你关注。你现在还是专心疗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谢过两位叔叔了。”心情虽是沉重,余如孙得到两人安慰,倒也稍微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稍作思考一下,复有抬起头来,却是对着两人诉道:“两位叔叔,可否帮侄儿见证一件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、曹世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如孙苦笑道:“你们也当知晓。我之名字,乃是出自于‘生子当如孙仲谋’!然我自出生以来至今,却是寸功未立,更是险些身陷囹圄。如此遭遇,又岂能为人中之雄?所以今日起,我想要改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改名?”向士壁面有了然,继续问道:“那你想好改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世雄亦道:“你要知晓。这名字可是一生之印证,你可莫要改错了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侄儿自然知晓。”余如孙深吸一口气,这才诉道:“我自出生以来,因父亲操劳政务,故而聚少离多,若非两位叔叔抚育,只怕我断然无法成长至今。今日更得两位叔叔相助,方才得意逃生。可以说,两位实乃我再生父亲。正是因此,我打算改名为‘师忠’,警告自己务必要牢记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余师中?这名字当真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世雄欣喜无比,连连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亦是笑道:“既然你有此心,那自今日起,你就唤作余师中吧。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