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九章平叛逆党

第二十九章平叛逆党

        临安,勤政殿。

        盘坐在龙椅之上的赵昀,一动不动看着手上的奏折。

        底下的众位大臣全数噤声,竟然是不发一言,庄严肃静的勤政殿之内,气氛极为凝重,几乎令人喘不过气来。自之前受到陈大方的奏折之后,龙椅之上的赵昀便面色铁青,显然是处于极度的愤怒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眼下时候也只有静静等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少顷,赵昀一拍龙椅,张口喝道:“好个余如孙。竟然敢抗旨不尊,直接逃了?而且那向士壁、曹世雄当真又是何人?竟然敢阻拦朕的监察御史?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?这种事情都敢做!那下一步是不是打算攻占川蜀,与朕三分江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位大臣听了,皆是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余如孙?那不是余玠之子吗?难道他出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分江山?这又是出了什么事情?难道川蜀又发生事情了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蒙古入川一来,先是刘整事件,现在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等议论纷纷,显得无比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燧侧目看了旁边的谢方叔一眼,目中透着几分征求:“依照目前陛下样子,看来应当会出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受到陈大方关于余如孙的消息之后,吴燧便找上了谢方叔,两人一同计划,策动了今日的举动,而赵昀的反应,也如他们所预料的一样,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毕竟任由他们继续下去,那川蜀可就不属于我们的了。”谢方叔甚为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这个时候,他不仅仅可以将余玠残党彻底清除,更是可以顺势掌控整个川军,到时候若要做出一番事业,自然是如臂使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燧了然于心,眼见赵昀气息稍缓,便一步迈出,对着赵昀俯首求道:“微臣恳求陛下立刻发兵,剿灭余如孙一众逆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赵昀双目一凛,立时喝道:“传我旨意,令李庭芝、吕文德各领一万兵马,朝重庆府进军,生死不论,务必要将那余如孙以及向士壁、曹世雄三人捉拿下来。还有,令王坚继续驻扎成都府,不得有任何挪动。若有违背,那就莫要怪罪朕不客气了。”言及于此,他甚至就连王坚这抵御蒙古的中流砥柱都开始不信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此言,吴燧、谢方叔两人嘴角微翘,皆是带着成功的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早在军营之中候着的吕文德、李庭芝等人也展开行动,一起朝着重庆府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们势必要将余如孙以及向士壁、曹世雄等人捉拿归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成都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幽静府衙之内,王坚双眉紧锁,一扫手中圣旨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对面,王坚正襟危坐,却是一动不动看着王坚,想要从其表情变化之上瞧出一些端倪,好提前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却见王坚偶然间看向自己,心中就遐想联翩:“怎么老看我?难道这圣旨里面的,是关于我的事情?”紧张之下,自是静坐一边,等着王坚看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看完之后,王坚蓦地站了起来,一脸恼怒的盯着俞兴,喝道:“明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为何你却不曾告诉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腆着脸,俞兴低声下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多。先是刘整叛乱、后来是嘉宁府灭门惨案,还有今日的余如孙被劫之事,此事甚至就连向士壁、曹世雄都被牵连进去了。”王坚质问道:“为何我不在的这些日子,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先前时候,他为了能够抵御蒙古,便离开了成都府,前往番民聚集之地,好得到他们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来一往,少说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料就在这几个月之内,整个四川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不是害怕你听到这消息之后,会有所分心,结果被蒙古、赤凤军所趁吗!”俞兴讪笑着,显得自己特别的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怒道:“结果呢?却发展到这般样子吗?”将那圣旨直接丢到俞兴脸上,又是喝道:“若是那余如孙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让我如何和余玠交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    俞兴取下脸上圣旨,却是摇着头,回答道:“你也不是不知晓,官家都亲自发放圣旨,就咱们这点力量如何能够和官家对抗?更何况那余如孙和你我无亲无故的,咱们又何必掺于此事,平白无故丢了自己的官帽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虽是对余玠、王坚这等宿将敬重有佳,但因为自己乃是贪生怕死之徒,故而当见到这种事情之后,第一反应便是赶紧撇开关系,以免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听到这推辞之话,王坚耐不住了,也不管两人身份平等,直接冲着俞兴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俞兴不敢违背,只好闭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那临安禁军即将赶到。若是他们来到这里,只怕一切事情就难办了。”王坚更是着急,心中浮想联翩,却是生怕余如孙有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俞兴在旁边嘀咕道:“都是要死的人了,有啥好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王坚却自有打算,却是问道;“你给我想个主意,如何才能保住余如孙?”自余玠身陨之后,他便始终照料着其后人,只可惜后来余如孙因故消失,他虽是百般寻找,但无奈却始终未曾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料到等发现之后,余如孙竟然被朝廷通缉?

        “保住余如孙?你疯了吗?要知道余如孙可是陛下点名要的。你若是将其劫走,便是你曾经镇守钓鱼城,数度击退蒙古敌人的胜利,只怕也会一起付之东流。我劝你,还是快点打消这个念头,知道了吗?”俞兴顿时慌张起来,连忙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却是神色坚毅,一脸严肃的摇头回道:“对不起。这一次我一定要救出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!”俞兴眼见王坚心智坚决,心中为之一愣,连忙劝道:“若是将军当真打算前去救援,那断然不能直接进去,否则定然会被那谢方叔抓住把柄。到时候你若是也步入余玠后尘,那咱们川蜀还有谁能够坐镇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却是真心实意,毕竟王坚乃是川蜀仅有的地仙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王坚有失,无论是蒙古亦或者是赤凤军,皆可一举攻占四川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四川一失,他这官位自然也是坐到头了!

        王坚问道:“那你觉得我应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依我看,你不妨也假借平叛逆党为由,派出麾下军队前往重庆。毕竟圣上只提及你了,未曾提及他人。而到时候见到向士壁、曹世雄之后,自然可以问清楚状况。”俞兴张口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听罢,也知晓这乃是最佳方案,便没有在继续争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如今,最关键的是赶快赶往重庆!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,就来不及了!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