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一章值得吗?

第三十一章值得吗?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此刻,自远处山林之中,却有一人一路奔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身形极快,未等宋军反应过来,已然越过宋军,直接朝着重庆府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庭芝定眼一看,立时叫道:“是余如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没想到祥甫兄你的计策果然奏效,将这人给诱出来了。”吕文德一脸欣喜,当即下令:既然如此,那尔等还不听令,将此人给我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数十位骑兵应声而动,便准备前去,将余师忠给抓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稍等一会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骑兵催动战马,李庭芝心中疑惑更甚,却是直接阻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骑兵一脸困惑看向李庭芝,也不知晓自己究竟应该听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吕文德也埋怨起来:“李庭芝!你为何纵使阻拦?若是让这厮给跑了,到时候咱们如何向陛下交待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庭芝解释道:“他乃是余玠之死。而且你也听了,这余玠之死暗藏玄机,其背后另有凶手。我等若是贸然行动,只怕会令军中将士怀疑。更何况这重庆府已经被重重围住,任他如何挣扎,都决计逃不出去。既然如此,那咱们何必多此一举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文德暗暗皱眉,心中骂道:“好个家伙。倒是挺会收揽军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余玠此人,在宋朝禁军之内,素来以贤明有为自居,之前听到前来抓捕余如孙的时候,可是着实闹出了不小的动静,如今又听到此事和余玠之死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李庭芝当真下令直接抓捕,纵然还能稳坐高位,但将士离心,士气只怕会下降一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李庭芝倒也不愧是在孟珙、赵葵、余玠等人仙逝之后,宋朝之内所出的名将,轻易之间便将麾下士兵之心,收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曹世雄、向士壁亦感惊讶,暗想:“他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未及反应,余师忠已然来到城头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到两人站在城头之上,登时发足一把,身子陡然升高,跃上城头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抵是因为知晓了宋军围城,城头之上的士兵早就走的七七八八了,一地都是散落的刀枪剑戟,便是那由余玠亲赐写着“安丰”字样,也丢在了地面上,昔日纯白的旗面上,也被无数人踩上了许多脚印,灰蒙蒙的,根本没有往日的风采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远处两个孤零零的身影,似是在彰显着这临近落幕时候的凄凉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师忠张口道:“叔叔!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曹世雄脸色着急,走上前来便是斥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地已被宋军包围!你今日前来,岂不是等同于羊入虎口,平白浪费了我们给你创造的机会。”向士壁亦是张口斥责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叔叔在此,我又如何不能来?”余师忠一脸执拗,虽是置身于大军之中,他却不改颜色,又道:“两位叔叔能为父亲冤情而站出来,而我作为人子,若是就此躲起来,又算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更是焦急,又是喝道:“但是你可知晓。在这里,你会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侄儿知晓。但侄儿更明白,若是我就此躲起来,那两位叔叔定然难逃一死。若是如此,我有岂能就此逃脱?丢下两人不管?”余师忠心思果决,复有转过身来,却是对着李庭芝诉道:“尔等今日所来,不过是为了抓捕我。若是我就此归案,不知两位可否放过两位叔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未等李庭芝做出反应,吕文德直截了当的回绝道:“我等今日前来此地,乃是为了镇压尔等逆党,既然如此又岂能因你一家之言,让这凶徒继续肆掠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庭芝满脸叹息,道:“唉!你也知晓我等职责所在,断然不敢违背圣上之令,又岂会因你所言而拒绝?只是等到面见圣上之后,我自然会将我所知晓的一切禀明相报。届时圣上如何断言,那就全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两位的回答都如此坚决,余师忠有些失落,回首看着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,不免带着几分恼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何自己这般软弱,竟然就连亲人都无法保护?

        余师忠心中浮想联翩,对自己更是恼怒,眼泪打湿了眼睛,让他感到一阵晕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你这性子,倒是和你父亲一般模样。”曹世雄忽的一笑,却是伸开双臂,对着余师忠叫道:“只是你长这么大了,叔叔还没有抱过你一下呢。不如让我来抱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亦是露出几分怀念,回道:“而且当年你才刚刚达到我的腰部。没想到一转眼,你就和我一般高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!”

        难掩内心悲苦,余师忠张开双手,便将曹世雄、向士壁两人抱起来,眼眶之中泪水再也无法忍住,“呜”的一声就瞬间崩溃,润湿了衣衫,也让三人皆感悲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怎样。我定要救你们两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师忠暗暗发誓,但是他却未注意到,那向士壁却是趁着这个时候,左手稍微抬了起来,“啪”的一声,余师忠直接栽倒在曹世雄的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将余师忠方才地上之后,曹世雄面色黯然,低声道:“对不起。这一次,又让你食言了。”随后站直身子,却是看向了城头之下的李庭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庭芝目光如炬,早将这一幕看的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道:“你们两个,做好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只是将军,我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向士壁轻轻点头,随后却是高声问道:“不知你可否确保他的安全?毕竟临安城之内能人辈出。我担心以他一人,根本难以在临安立足。所以你是否能够保护好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庭芝回道:“放心吧。在抵达皇宫之前,我自然能够保住此人。毕竟他乃是余玠之子,我想就算是陛下,也不愿意余玠因此断了香火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谢谢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颌首谢道,随后却将腰间长剑抽出,紧随其后,曹世雄也取出长剑来,两柄长剑互相交叉,就如同那缔结了盟约的兄弟一样,他们两人也在这缔结了只属于两个人的誓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吕文德一见,登时紧张起来,低声吩咐道:“所有人做好准备?”却是害怕眼前两人会当真冲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最后愿意陪我的,也就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。至少黄泉路上,也不会寂寞。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相视一笑,长剑于脖颈之处猛地一横,一腔热血洒在城头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吕文德见到这一幕,顿时讶然:“自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。传我命令,将两人厚葬。记住了,莫要让他们两人暴尸荒野,知道了吗?”李庭芝长叹一声,然后深深的看了余师忠一眼,暗想:“为了这一个真相,付出这么多的生命,值得吗?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