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二章罪魁祸首

第三十二章罪魁祸首

        临安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走于这大街之上,李庭芝看着眼前繁华的一幕,虽是置身于闹市之中,但他却生出几分虚妄之感,仿佛自己依旧置身于那个萧索的城头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就为了维持这一切,就那么残忍的牺牲了别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脑中浮想联翩,李庭芝感觉自己似乎依旧站在重庆府城头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下的两具尸体,他们不发一言,但却以最决绝的方式告诉自己,他们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死在这里!

        “军歌应唱大刀环,誓灭胡奴出玉关。只解沙场为国死,何须马革裹尸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为军人,他一直以为自己也许有一天会死在沙场之上,亦或者老死在病榻之中,但在今日却见到曾经骁勇的将士,竟然如此委屈的自杀在自己的城门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围住的,还是自己的战友!

        神色恍惚踏入勤政殿之内,李庭芝感觉自己还是无法摆脱这梦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祥甫!向士壁、曹世雄他们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踞龙椅,赵昀俯瞰着众臣,而列位大臣那或是忐忑、或是自信、或是惶恐的神色,全都被他一一看在眼中,而自己的一言一行,也让这些大臣或喜或悲、或恼或笑,演绎着一出丑态百出的闹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,也令赵昀甚为得意,暗想:“果然,朕才是主宰国朝的皇帝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庭芝这才恍悟过来,连忙俯首回道:“启禀陛下,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于城头上自刎,已然伏诛!”而他的声音也有些飘忽,但却更为沉重,沉重的让人感到衙役,尤其是说到“伏诛”两字时候,更近乎于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感觉诧异,问道:“爱卿。我听你语气,似是有所不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启奏陛下。微臣岂敢?只是臣有一事,不知当说不当说。”李庭芝连忙辩解起来,随后想起脑中之事,便感到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神情轻松无比,笑道:“有何事但说无妨,朕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已经死了,大宋又是重新恢复安宁,他当然会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陛下。”李庭芝见赵昀心情甚佳,暗暗在心中打定注意,方才诉道:“据臣所知,三年前杀害余玠者,并非赤凤军,而是另有其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乍闻此消息,赵昀已然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边,谢方叔也是皱紧眉梢,进逼一步,问道:“你,究竟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宰相。”李庭芝对着两人俯身一拜,接着说道:“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。我前去剿灭向士壁、曹世雄两人时候,听他们两人阐明,杀害余玠者另有凶手!而且,还就在咱们之间。”一扫偌大大殿,却是带着怀疑颜色,看向每一位大臣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李庭芝这么一看,众人莫不是纷纷炸毛起来,口中嚷嚷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就连鸡都不敢杀,如何能够杀死余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知道余玠可是地仙,天底下除了萧凤,谁能击败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庭芝。你编造这般谣言,究竟是什么用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嘈杂之声,让所有人都感觉耳朵甚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踞龙椅之上的赵昀见到这一幕,立刻便露出不悦的神色来,紧随旁边的董宋臣见到这一幕,当机喝道:“肃静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,顿时令在场的大臣犹如被浇了一桶冷水之后,直接苏醒了过来,赶紧站直身子,不敢有丝毫的僭越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这才诉道:“尔等身为朝廷命官,难道就不觉得之前场景极为丢脸吗?”众臣皆感羞赧,齐齐俯首道歉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赵昀才看向一边始终无动于衷的李庭芝问道:“你刚才所言,乃是什么?”说真的,他真的不希望自己之前听到的消息乃是假的!

        李庭芝沉声回道:“陛下,余玠之死非是赤凤军所为,而是另有凶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有凶手?你这话,也未免说的太满了吧!”谢方叔一脸嘲讽,但心中却嘀咕了一下,心中充满着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时候,余玠前来临安乃是他负责的,而他的意外死亡,也出乎谢方叔意料之外,便只好用个由头,直接说是赤凤军所为,方才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庭芝笑道:“我既然说出来,那自然有足够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纵然对方乃是宰相,但李庭芝却是纹丝未动,毫无任何畏惧之色,然后自衣袖之中取出一卷奏折,诉道:“这些日子,臣一直都在调查此事。而其中的证据,全都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任由太监将奏折取上去,而李庭芝继续说道:“根据我的调查。余玠之死,固然是因为真元错乱而忘。但其诱因,却是因为其之前喝的千日散以及醉春秋。这两者单轮一个,乃是大补之物,寻常人吃了便可以增长真元。但若是将两者同时饮下,便会化作致命毒药,令人百脉俱废,再无修行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这两件东西,乃是有人刻意送的?”赵昀看出了一点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庭芝亦是朗声回道:“没错。而且陛下,你也知晓这两物皆是珍贵无比,便是国库之内,也并无多少。但是当初押解余玠的黄门,又从哪里弄到这等名贵之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这两件东西,乃是有人送的?”赵昀神情凝重起来,问道:“而那人,便是谋害余玠的真正凶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庭芝颌首回道:“没错。至于那人,我想谢方叔、谢宰相,你应该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凶手?”谢方叔一脸错愕,却是难以消化这突然而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诏令余玠入京者,便是谢宰相一力主持。若是谢宰相都不知晓,那咱们有从何得知?”李庭芝长叹一声,又是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这才恍悟过来,随后一脸灰白,却是抬起头来看向赵昀,口中兀自辩解道:“陛下,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德方啊。你可否告诉朕,究竟是谁,将这两件东西,送给黄门的?”神色阴沉,赵昀却是怒不可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以接受自己的大臣无能,便是有贪污腐败的行径,也完全可以接受,但唯一无法接受的,那就是欺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令赵昀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,全然无法掌控事件的起始,只能被动的去应对,这种无能的感觉,可不是皇帝所应该有的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