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三章退朝!

第三十三章退朝!

        “启禀陛下,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口一张,谢方叔似欲诉说什么,然而万千话语尽数凝于口中,却是分毫未曾吐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他当初虽是一力主张钳制余玠,也不过是因为恐惧余玠有拥兵自重的可能,但也未曾想过暗下毒手,取走对方性命。之后余玠身亡,他也是因此悲伤许久,以为朝中自此之后,失去了一位栋梁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神色木然,双目沉若深渊,喝道:“罢了。既然你不说,那朕自然会找出杀害余玠者,究竟是谁!”一时间,群臣肃然,皆是收敛气息,唯恐惊动眼前皇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赵昀更是愤恨,也没心思继续呆在这里,直接自龙椅之上起身,一挥袖喝道:“退朝!”

        于众位大臣眼中,眼前这人却忽然变得苍老许多,本是挺拔的腰背,也是稍微躬了下去,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了。而且虽然身边有董宋臣跟着,但是在众人看来,因为那董宋臣明显带着束缚的行动,赵昀的身影显得特别的寂寥,孤零零的也没有人依靠,就这样走回殿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今日之事,对赵昀的打击,实在是太严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赵昀离开之后,偌大宫殿轰然一声,顿时响起无数声音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余玠之死,竟然是另有他人所为?当真是出乎人意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究竟是那个家伙,竟然如此胆大包天,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余玠我也见过,乃是一个正值忠诚之人。没想到竟然也惨遭毒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我本以为‘莫须有’三字已经难以想象,没想到今日还有‘因公殉职’一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本以为官家圣明,绝不会令风波亭发生。谁想这就发生了。就是不知这里面谁是秦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声话音纳入耳中,皆令谢方叔脸颊通红,便是那偶然透过来的眼光,也令他用包含怒意的眼神直接瞪了过去,然而对方却毫不理会,依旧放肆的盯着谢方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纵然谢方叔为朝中宰相,但也陷入重重困境之内,难以自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宰相!”

        走上前来,徐清叟问道:“敢问此事是否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面生怒气,直接反问道:“那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此事为真。那谢宰相为朝中重臣,自然应该以身作则。若是为你所指示,只怕牢狱之灾是免不了了。而且就算此事和你无关,只怕一个失察之责也无法拒绝。”徐清叟长长叹一声,直接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的确!”谢方叔面色黯然,双目怔怔看着这勤政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侧支撑其偌大宫殿的金柱之上,数道金龙盘旋其上,双目怔怔看着在场的众人,似是在审问着殿中的每一个人,是否有资格立身于此。而房梁之上的描画出来的飞禽走兽,却是神态各异,浑然忘却了周遭的一切,只是沉浸在自己的迷梦之中。更远处,那被无数只手**过的大门无比锃亮,宛如镜子一般,印着每一个人的身影。但是所有大臣走入时候,却都不会正眼看去,见一见自己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往日之景历历在目,谢方叔犹记得三十年前,自己初次来此时候,那荣耀加身的兴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殿依旧肃穆,坐于龙椅之上的宋宁宗面容和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步之泽,必有香草;十室之邑,必有忠士。嘉宁十六年癸未科蒋重珍榜已出,特封赵时弥、庄敬之、严济宽……谢方叔……为进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定,众臣齐赞,群民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置身其中,谢方叔只觉得脑中晕眩,十年苦工一朝得成,令他感觉自己如坠云端,久久不曾忘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眼前谩骂,却令谢方叔面容苦涩,暗暗想着:“难道说,我真的错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陛下亲临、众臣赞赏!

        那时,他是所有人的焦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现在也是,只是失去了眷顾、失去了赞赏,唯一遗留下来的,只有鄙夷以及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低下头,谢方叔苦笑一声,诉道:“就现在这种状况,若是想要继续站在这里,是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轻微、宛如蚊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即使是如此渺小的话音,依旧被周围窥伺的人所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还留在这里干什么?还不快滚?省的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冤杀忠臣,也配继续留在这里吗?也不嫌脏了咱们的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七老八十了,还强占位置。依我看,早就应该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声声谩骂直入耳朵,更令谢方叔感觉刺耳无比,脑中也浮现出当初第一次见到赵昀时候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德方。你以为我应该如何去做,才能开创盛世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抵是刚刚登基,眼前之人神采飞扬,目中透着无比真诚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心神为之倾倒,直接劝道:“秉刚德以回上帝之心,奋威断以回天下之势,或者犹恐前习便嬖之人,有以私陛下之听而悦陛下之心,则前日之畏者怠,忧者喜,虑者玩矣。左右前后之人,进忧危恐惧之言者,是纳忠于上也;进燕安逸乐之言者,是不忠于上也。凡有水旱盗贼之奏者,必忠臣也;有谄谀蒙蔽之言者,必佞臣也。陛下享玉食珍羞之奉,当思两淮流莩转壑之可矜;闻管弦钟鼓之声,当思西蜀白骨如山之可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样吗?”赵昀又问.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笑道:“崇俭德以契天理,储人才以供天职,恢远略以需天讨,行仁政以答天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此,他被派往衡州,担任知县,自此开启政途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德方。你知道吗?刘汉弼死了、杜范、徐元杰也死了。我该怎么办?”赵昀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朗声劝道:“元杰之死,陛下既为命官鞫狱,立赏捕奸,罪人未得,忠冤未伸。陛下苟不始终主持,将恐纪纲扫地,而国无以为国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时值金朝入侵,朝中混乱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惊惧之下,又问:“若要治天下,我当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回道:“操存本于方寸,治乱系于天下。人主宅如法宫蠖濩之邃,朝夕亲近者左右近习承意伺旨之徒,往往觇上之所好,不过保恩宠、希货利而已。而冥冥之中,或有游扬之说,潜伏而莫之觉。防微杜渐,实以是心主之。”又言:“今日为两淮谋者有五:一曰明间谍,二曰修马政,三曰营山水砦,四曰经理近城之方田,五曰加重遏绝游骑及救夺掳掠之赏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诸般场景历历在目,但今日却全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方叔连声苦笑,却感觉声音也是沙哑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岁月流转,赵昀不复往日壮志,沉迷于后宫之内,而他也年近天年,再也没有精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如就这样离开吧。再也不会到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孤零零一个人,谢方叔顶着那夕阳落下的余晖,一步一挪渐渐消失在御街远方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