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三十六章贾似道

第三十六章贾似道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仁德,国朝之内,定然会安康和谐。”董宋臣为之拜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打量了一下,自觉没有什么纰漏的,便一指那紧闭的大门,诉道:“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宋臣连忙上前,将那大门缓缓推开,一缕阳光落入房中,光影横斜、错落有致,照出一片光明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抬起足来,一步跨出,顺着这光明之路朝前行径,少顷走出房门之后,却见门前黑压压的一片,而他们莫不是齐声回道:“臣等恭迎陛下,陛下圣体安康,国运昌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赵昀一时怔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许久不曾出门,那刺目的太阳晃的他眼晕,只能稍微闭上眼睛,等到视力恢复之后,方才将眼前众人看的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队列之前,那贾似道恰好就站在靠近中央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一时惊讶,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贾似道信步上前,拱手一拜诉道:“臣等得知陛下病体未愈,并不适宜运动。而那勤政殿距离此地,也有些距离。故此我传召众臣来此,便是为了方便陛下,在此处理政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昀顿觉心中一暖,苍白脸上露出一丝血丝,笑道:“那多谢爱卿了!”凝目看向眼前的列位大臣,却露出几分忐忑来,问道:“只可惜因我一人之病,却是让尔等等待偌久,却是朕怠慢了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固然能力不行,但若论笼络人心的手段,却是一等一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赵昀如何能够自史弥远手下生存下来,并且成为掌控朝堂的皇帝?

        众臣听了,也是潸然泪下,皆是俯首谢道:“能得陛下接见,实在是臣等荣耀。”随后,众位大臣却是面生忐忑,又是询问起来:“只是我等无能,尚有许多事情,需要依仗陛下才能完成。不知陛下可否——”话语中,带着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却是害怕赵昀再度因为自己的奏折,又陷入之前的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北有蒙古,西有赤凤军,国朝内部更是警报连连,稍有不慎便会令整个朝廷分崩解析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见到这一幕,顿感心中一暖,如此场景,当然是人心已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嘴角翘起,朗声笑道:“自然可以!”甚至有些迫不及待,想要看看在自己离开的一段时间内,朝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不知陛下可否帮我看看这奏折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事儿关于人命,可实在是拖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如何,这一次一定要我先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赵昀开话,众臣连忙涌了上来,口中亦是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掺杂在一起的声音甚至刺耳,更令人感觉耳朵嗡嗡作响,什么都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贾似道站在一边,见赵昀面露痛苦模样,当机立断直接走了出来,将众位大臣拦住,喝道:“各位同僚,尔等莫要焦急。要知道陛下刚刚痊愈,尚且不能受到干扰。不如列位排成一排,一个一个接见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位大臣顿时恍悟,也注意到赵昀有些痛苦,连忙闭住了嘴巴,不敢发出丝毫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因为他们的缘故,令赵昀重新生病,那只怕会被直接追究责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也道:“没办法。朕精力有限,实在是难以应付各位。尔等不如就依照贾似道所言,一个个排队吧。”随后,便见那董宋臣正领着一帮太监,哼哧哼哧的自房内抬出几张椅子,还有那专门用来写字用的书桌,摆在庭院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昀宛然一笑,立时走到书桌之前,做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体尚未痊愈,自然是不能久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贾似道也大声对着那等候偌久的大臣们吩咐道:“尔等莫要慌张,全按照前来的时间在我面前排好队,等上一个处理完之后,自然会轮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起来,这师宪当真有点本事,竟然能够让这些大臣遵守秩序?看来我朝之内,并非没有能人!”看到这一幕,赵昀已然是赞叹有加,话音之中俨然将其视作接任谢方叔的最佳人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贾似道此人,既没有如同列位大臣一般指责,更没有以公文为名打扰自己,更重要的是能够知晓心思,提前做好相应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之人,若是屈曲他人之下,岂不是可惜了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长安城已是置身于黑夜之中,但凤还阁却还是灯火依旧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萧凤处理完政事回来之后,远处天际却已经是蒙蒙亮了,这一天她却是一天都未曾歇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眼见萧凤疲惫不堪,心中顿生怜悯,连忙走上前,将萧凤搀扶起来,问道:“姐姐。为何今日如此迟?”

        往日时候,萧凤一般都是到午夜时分方才回来就寝,但今日却一直拖到现在,实在是让人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摇摇头,苦笑道:“还不是临安之事吗?毕竟之前临安变故,可是着实让我等吓一跳,以为开战在即。纵然对方这一次最终放弃,但我们也不能存着无事的念头,放弃警惕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彼此余玠死时,因为姚世安造谣、谢方叔推波助澜,萧凤首当其冲,成为了受怀疑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,宋朝命令四川王坚、以及两湖区域的宋军一起出动,各自针对赤凤军,做出了攻击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宋军这一番动作,自然也令赤凤军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纵然笃定宋朝最终会放弃作战,但也不可能因此而放松警惕,自然也只有调兵遣将,以及调运各处的粮食以及物资,做好充分的战斗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事儿实在繁琐,所以萧凤才会持续到今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?那不知临安之中,杀死余玠之人,究竟是谁?”萧星恍然大悟,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亦感懊恼,没好气的回道:“是姚世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世安?就这么一个无名小卒?”萧星只感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千里之堤毁于蚁穴。这姚世安虽是本事不咋的,但此人既乃逃犯,却未曾处置,反倒始终逍遥法外。若说没有宋朝自身原因,你觉得会出现这种事情吗?”萧凤嗤笑道:“也正是因此,我才不相信任何一人,只因为人这种生物,实在是太善变了。你一不注意,便会早就难以弥补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种事情,赤凤军也曾经发生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也早已经发过誓言,决不让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叹道:“唉!但是姐姐如此幸苦,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别的吗?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