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七章流觞岁月

第三十七章流觞岁月

        “歇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凤一时木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星诉道:“没错。自姐姐起事以来,至今日略具规模,已经过去二十载年华。姐姐虽是玄功有成、容颜不老,但人之精力本就有限,若是只靠着姐姐一人之力,如何能够支撑偌大的赤凤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算起时日来,萧凤自韶华时候起事以来,至今也有二十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,萧凤虽是修成地仙之力,有长生不老之能力,但也抵不过岁月流逝,渐渐已有力不从心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侧目一看,萧凤顿见那铜镜之中的人儿,容颜虽是端庄静秀,依旧是容光焕发,然眼角之处却是细纹密布,却也是现出疲态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时间过去如此之长,转眼间我竟然也变成了阿姨了吗?”苦笑一声,萧凤只感伤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入主长安以来,为求能够稳定赤凤军基业,萧凤日夜操劳、殚心竭虑,这才费尽十年功夫,令偌大的长安,重新恢复往常盛世之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岁月摧残,她却在不知不觉之中,将自己的青春也一并舍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叫了一声,见到萧凤愁眉苦脑的样子,顿感心中惭愧,连忙安慰道:“姐姐却是说笑了。毕竟这世间,哪里有如此漂亮的阿姨?若是姐姐在长安街之上走上一遭,我想想要娶姐姐为妻的,定然如过江之鲫、难以胜数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凤双眉一扬,笑骂道:“你啊。又在说胡话了。就我这样子,哪有人愿意娶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且不论她心思全数扑在赤凤军军务之上,便是心中也早已有了人儿,如此情形又岂会轻易结婚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毕竟姐姐才华横溢、绝世无双,又要从何处寻找一位能够和姐姐匹配的男子?”萧星宛然一笑,眼底中却露出几分黯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幼时时候,曾受纯正儒学熏陶,自然知晓眼下自己和萧凤关系并不正常,故而始终有所抵触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自己孤身一人倒也罢了,但若是牵连着萧凤,让她也是孤身一人,却并非萧星所愿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心中一动,眉眼一扫已然知晓对方心思,便伸出手,却是握住萧星那玉手,笑道:“男子?我这些年不是活的好好吗?又何须他人相随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紧抿嘴唇,低声诉道:“可是姐姐。你若是这样下去,那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什么?不过是些许闲言碎语,我听得习惯了,又何须放在心上!”萧凤朗声笑道:“更何况我为一方之主,若是就连婚姻之事,也无法做主,那他们还认为我是赤凤军统领吗?”一番话铿锵有力,道尽了心中所思所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,她的部众也不是没曾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关于这些讨论,全都被萧凤硬生生压下去,若是有人谈及,轻则斥责一顿,重者直接逐出长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这也是萧凤的一个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感情之事,绝不许任何人置喙!

        萧星暗暗叹息,却道:“姐姐啊。你还是这般顽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然,为何我能够走到今日?”萧凤笑意浓浓,虽是晨光初显,但她却早已疲惫不堪,遂拉着萧星之手,诉道:“今日琐事,暂且交给萧景茂吧,我先歇息一下再说。”说着,便已经拉着萧星走到床边,准备就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景茂?现任主席职位,姐姐属意他吗?”萧星却是不急,又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赤凤军踏入正轨以来,萧星因为性情恬淡、不喜争辩的缘故,便开始退出政局,如今时候在赤凤军之中不任一职,仅仅呆在这凤还阁之中,照顾萧凤。

        萧凤微微颌首,诉道:“没错。毕竟七年之前,他曾经负责过入川之战,论战功、论功绩,皆是人上之选,自然有资格担任政务院总理一职。为了熟悉朝中之事,他也应该开始熟悉一下,究竟应当如何处置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她也已经年近四十了,若是不提前做好继承人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等到她百年之后,赤凤军岂不是后继无人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而说完之后,萧凤已然褪去衣衫,躺在床上,臻首沾上枕头时候,已然是酣声阵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姐姐,也是注意到这个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星轻轻一笑,眼见萧凤眉梢始终蹙紧,便伸出手轻轻**着,想要将那结成的细纹拂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细纹太过顽固,她无论如何用力,终究也难以拂去,只好放弃,也随着萧凤一起就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阴阳颠倒的场景,也是经常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政务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踏入政事堂之中,杨承龙顿时凝眉,问道:“主公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因为坐在那属于总理的座位上的,却是变成了另外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景茂这才抬头,笑道:“主公她昨夜操劳过盛,所以便会阁中歇息了。你也知晓,那凤还阁素来被列位禁地,便是我等也未曾踏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?”杨承龙略有懊恼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昨夜时候就准备偌久,就想要能够在今日时候,得见萧凤,孰料却遭逢变故,失了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景茂又是笑道:“只不过你今日来此,莫非是为了有轨马车之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正是为了此事。毕竟潼关至长安的有轨马车刚刚建成,正在筹备完工仪式。所以我希望主公能够到场,给与一些指导。只可惜主公却需要歇息,错过了此事,实在是让人无奈啊。”杨承龙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赤凤军从川蜀撤离之后,他便开始着手此事,而在历经数年之后,这有轨马车也终于修建成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此,杨承龙方才想要面见萧凤,禀明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景茂听了,双眸顿时亮起,笑道:“哦?我本以为此事难办,没想到你竟然成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安至潼关,沿途足有两百多里长,而且因为地势等原因,有轨马车起码也有三百多里长,更需要克服诸如钢铁朽坏、枕木破损以及牲畜破坏等困难,而若是遇到河流以及山川时候,更需要修建桥梁以及开山凿道,更是困难倍增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景茂最初听闻时候,也曾经以为此事只会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样子,你似乎很惊讶?只不过心诚所致,大概是上天怜悯,所以终究让我成功了。”杨承龙朗声笑道,透着得意,借着却有些失落,连连叹息:“只可惜主公却未曾见到这开创历史的一面,实在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公是不能随你前去了。但是我倒是挺好奇,这有轨马车究竟能有多少本事?”萧景茂旋即站了起来,催促道:“既然如此,不如让我一见如何?以政务院总理身份,应当不会让这场逊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轻轻一笑:“那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起离开政事堂,却是朝着远处走去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