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三章掀起的冲突

第五十三章掀起的冲突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萧景茂离开之后,赵孟頫眼见这里甚是简陋,便吩咐麾下之人将这里收拾一下,好方便他们在这里居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侍从一起踏入其中,或是将家具自马车上搬下来运到房舍之内,或是将朽坏的门框拆了准备换新的,或是将角落里面的垃圾打扫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忙忙碌碌,顿时让这府邸之内,烟尘四起、垃圾遍地,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看着满院狼狈的样子,胸中怒气难以遏制,终究喝道:“好个赤凤军,竟然如此埋汰咱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出生以来,何曾受过这种委屈?

        若非置身于长安之中,只怕曹傅早已经杀入府衙之内,将了萧景茂和杨成龙抓来一起拷打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叹道:“你啊,还是太急躁了。就不能安静一会啊?你也知道赤凤军刚刚立国,城中百废待兴,自然不可能如咱们在临安那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他们却让咱们住在这种地方?你让我如何能忍?依我看,他们根本就没有将这姻亲之事当做一回事!”曹傅一指周遭场景,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待遇,他早已知晓那赤凤军,定然是刻意为之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赵孟頫心思纯善,才不会有此怀疑!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神色黯然,回道:“若是他们愿意,那才奇怪了。毕竟我与那晋王毫不相识,更不知彼此心性如何。她又如何愿意嫁给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也就欺负你的良善之人,若是我早将这事推了,又何必受着侮辱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却是难以忍受,眼见此地如此破败,一拂袖便踏出大门,诉道:“我先去弄点吃食,等这里弄好了,我在回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曹傅离去,赵孟頫长叹一声,心中却想:“不管如何,总之先在这里住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家伙也是傻了,居然当真相信那晋王乃是良善之人,会听他劝?”

        离开驸马府,曹傅忍不住心中懊恼,口中连连骂道,只想要一逞口舌之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。还是找个酒楼吃酒去,甚的继续受着这些闷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行走之中,他却是兀自生着闷气,一路上风声赫赫,却是分毫不避路上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行人见曹傅如此狂躁,也是害怕惹祸上身,自是急忙躲避,以免挡在曹傅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也不以为意,毕竟他在临安之中也是如此,若非先前萧景茂明言不得在长安城纵马狂奔,他只怕会直接骑着自己的战马冲出城外,大肆发泄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他这般行为,定然会祸及路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正当曹傅快要抵达那站牌时候,却闻“砰”的一声,一人竟然被直接撞出数米开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弄,自然惹得等车之人皆是扭头过来,将眼前一幕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地上躺着一人,那人看起来年岁约有三十,左腿空荡荡的,却是个残废,手中拐杖也被抛到一边,嘴角溢出点点血渍,自是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身边,则是立着一位十来岁小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姑娘趴在伤者身上,连连哭诉:“爹?你怎么了?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?居然这么不长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样子也不像是当地人,难道是外地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如何,还是先救人为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心忧伤者伤势,等等上前查看一下那伤者情况如何,更有人对着曹傅指指点点,一脸的鄙夷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面色羞愤,直接喝道:“看什么看?都给我闪一边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临安横行惯了,哪里受到这种对待,当然直接骂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呀,你都撞人了,怎么还这般理直气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明是自己的错,居然还斥责别人?这个人,莫不是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他不是傻了,而是横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这么一说,更是令曹傅面色赤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知晓死是自己做错为先,只是自恃身份,却不愿意张口道歉,又是回道:“不就是要钱吗?给你们就是了!”自怀中取过一锭银子,直接就丢到那小姑娘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吓了一跳,整个身子缩紧起来,看起来甚是害怕,口中发出阵阵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样子实在吓人,自然是直接将小姑娘给吓哭了!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一哭,立刻就将不远处巡逻的骑警唤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维护长安城内的秩序,萧凤特地组建了一只骑警,给予他们骑马的权限,进而方便打击城内的犯罪行径。

        拨开人群,骑警队长对着众人问道: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张警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即有人认出此人乃是骑警大队长张茂,一指远处的曹傅,便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坦然告知:“那个家伙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,明明将别人给撞伤了,却还是如此嚣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茂听罢,立时皱紧眉梢看向曹傅。

        城中修为高深之人,他全都认得,但眼前之人却面相陌生,不知对方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存疑,张茂缓步走到曹傅身前,问道:“那厮是你撞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神色桀骜,曹傅却没兴趣反驳,反而充满挑衅看着张茂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他这么一看,张茂只觉得双肩之上,似是被人放了两块千斤巨石,压的他额头冒汗,但心中却感责任在身,依旧张口诉道:“既然如此,那还请你随我到警局走一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局?没兴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眉峰一跳,张口就是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众人围观,但他混不在乎,直接迈步就准备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茂心中一紧,却不知自己接下来应该如何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实力强横,纵使他和手下一起上,也决计无法困住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此地聚集有众多百姓,若是开战的话,只怕会伤及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这时,众人皆感眼前一晃,之前那位小姑娘竟是大着胆子,直接拦在曹傅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伤了爹爹。沐沐不能让你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感觉无比害怕,但这小姑娘却强撑着幼小的身子,小小的脑袋执拗无比,抬起来死死看着曹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给过你钱吗?既然如此还不滚到一边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眼见前路被阻,思及当初受辱之景,连带着对长安城百姓也无好感,直接训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这一下,那小姑娘身子一颤,眼眸之中珠光点点,差点儿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却依旧站直身子,口中带着哭腔:“你没有道歉,沐沐不能让你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臭丫头,我看你是活腻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难掩心中怒意,一抬脚就打算将眼前女孩踢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张茂眼见小姑娘即将遭逢毒手,背后铳枪应声上手,喝道:“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双眉一皱,见旁边百姓莫不是心惊胆战,却是冲天一啸,笑道:“好个家伙,没想到你们竟然敢这般对待我?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