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五十六章王牧

第五十六章王牧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前来道歉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赵孟頫诉说之后,那王传志这才恍悟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脸歉意,诉道:“没错。只是不知先生身体如何?”眼见对方身躯残疾,他已经感到无比难过,更见这屋中只有两位父女,便隐隐之中猜到了一些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谢谢赵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传志眼见对方并无敌意,有些羞赧看了看院子,院中放着许多杂物,有腌制的咸菜、鲜肉,也有一些打制的铁器,还有一些碗碟之类的,应当是用来贩卖的小商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露出几分无奈,苦笑道:“只是我这里甚是简陋,却是让两位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对方穿着,他便看出两人非富即贵,如今肯屈尊降贵前来此地,已经算是莫大的恩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。”赵孟頫却不嫌弃,直接踏入其中,问道:“只是这里就你们两人?”眼见那小丫头一脸害怕,他跨前一步,想要安抚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不料那小姑娘将身一纵,直接避开了赵孟頫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脸无奈,只好立在原地,感叹道:“这姑娘倒是聪明。只是她母亲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。我本是川蜀人士,七年之前,为了躲避蒙古兵,这才迁居于此。也就是在那次战争之中,她的母亲遭到蒙古人毒手,自此之后便只有我们爷俩相依为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传志长叹一声,眉宇间透着疲倦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能够养育自己的孩子,他迫不得已之下,便选择加入了赤凤军。历经六年,总算是挣得了一些家资,也能够让自己女儿稍微吃饱饭,并且能够进入赤凤军专门举办的蒙学之内,学习一些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他后来因战斗而负伤,却也能够靠着军中支撑,继续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料今日却是飞来横祸,若是自己因此有个三长两短,他的女儿又该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时黯然,低声道:“让先生变成这般样子,实在是抱歉了。”将身后曹傅扯过来,厉声喝道:“你也看到了他们的状况,想必也是心有所感。既然如此,还不快点向他们道歉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无奈,只好低头回道:“对不起,我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双目之中,却是透着几分怨毒,很显然并非真心道歉,便是那赵孟頫也没察觉到,只是一脸期待的问道:“这样子,不知先生是否满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满意。一点都不满意。你们快走,莫要伤到我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远处,那小姑娘忽的跑出来,手中拿着一根扫帚,却是朝着两人扫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眼见扫帚快要临身,不觉抬起头来,一对虎目蓦地落在那小姑娘身上,顿时吓得对方身躯发颤,但口中却是倔强的回道:“都怪你们,要不是你们,爹爹怎会变成这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曹傅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曹傅即将动手,赵孟眺直接叫了一声,阻止了对方的行动,复有走到小姑娘身前,低下身子问道: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牧身子一颤,死死捏紧手中扫帚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脸和善,诉道:“原来叫王牧?真是好名字。只是你能不能告诉叔叔,为何你这般态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那家伙,爹爹剩下的一条腿都差点废了,一句道歉就可以了吗?”王牧双眉紧皱,张口诉道:“想要我这么见到就原谅你们,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传志一脸着急,叫了一声:“沐沐!快回屋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爹爹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牧顿感气馁,张口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王传志却绷着脸,喝道:“沐沐,快回去。这里自有我来处置,知道了吗?”被这一说,王牧这才握紧扫帚,一步一回朝着屋中走去,却是担忧自己的父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传志眼见对方躲在屋中,这才松了一口气,诉道:“犬女教导无方,让两位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也是我有些疏忽,却没想到先生状况!”赵孟頫这才放心,又自怀中取出几锭银子,诉道:“在下这些有些银两,还请先生拿去,莫要耽搁了自己的病情。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传志自是接过手,却问:“那谢谢先生了。只是不知你今日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今日前来乃是为他而来。”一指身侧曹傅,赵孟頫一脸苦楚,诉道:“你也看到了我们的真诚,不知可否就此原谅?毕竟此事也是事出突然,他也没有料到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就是这样?那事儿我早就忘记了,到时候自然会亲自到警局走一趟,注销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传志自是不敢拒绝,连忙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对方已经做足了姿态,而且还有些一些赔偿,他当然不会硬着头皮对着干,以免让自己父女,陷入危机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王传志松口,赵孟頫自是欣慰无比,便带着王传志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两人离去之后,那王牧这才从屋中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着头,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王传志,气鼓鼓的问道:“爹爹。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?毕竟那家伙,将爹爹撞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。你也看到了,他们并非常人,可不是咱们能得罪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传志苦笑一声,无奈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却感困惑,直接问道:“可是爹爹,明明是对方做错为先,为何反倒要我们央求对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若是在过去,他们哪里会做出这种姿态?”王传志神色一愣,复有带着几分感叹,诉道:“可以说,非有晋王愿意为咱们伸张正义,这帮人是不可能悔改的。不过那人既然肯道歉,甚至还赠送银子,也算是一个好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人?可是我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牧扁着嘴,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传志顿觉好笑,又是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在的,他对赵孟頫倒是颇有好感,毕竟对方态度谦和,更是愿意赠送银两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这一点,便胜过许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牧却道:“因为他和坏人一起来的,所以我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原来是这样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抚了抚王牧的小脑袋,王传志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要是他直接将坏人铲除了,哪里会有这些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牧一脸懵懂,虽是皱眉苦思,却不解其意,只是在心中牢牢记住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传志看了一下手中银两,又是笑道:“沐沐,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上中华女子学院吗?今日里,爹爹便带你去,办入学手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王牧顿时笑了起来,拍着手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中华女子学院乃是忧国女子骑士团所创,也是萧凤推行男女平等的典范,长安城之内众多女子莫不是推崇至极,皆以进入这学院为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虽是年幼,但耳濡目染之下,却是一直渴望进入其中,只是那高昂的学费,却将她挡在门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传志将旁边拐杖取过来,笑着回道:“当然,爹爹说的话,何时有假?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