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七章何源

第五十七章何源

        翠烟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偌大酒楼抖了三抖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那店小二只觉得心肝一跳,连忙跑上来,低声下气的问道:“这位爷,你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给我上两坛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张口,曹傅满口酒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要两坛?这位爷,你已经喝了不下十坛了。”店小二神色一愣,看了看桌子上摆着的十坛酒,顿时感到踌躇。

        自这人踏入酒楼之中,就一直霸着这个桌子,点了几个下酒菜,就一个人独自饮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你们这里难道不卖酒?”曹傅轻哼一声,自怀中掏出一锭银子,啪的一声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,不会少了你们酒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无奈,只好回到后厨,又搬来了两坛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捏碎封泥,又是朝口中灌去,不一会儿两坛酒又是告终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之人看了,皆是惊了,暗叹一声:“这厮酒量当真了得,竟然喝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恰逢此刻,一个商人踏入酒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身穿一件天蓝色对襟长衫,腰间系着一件赭色玉腰带,手中拿着一把折扇,折扇上山水分明,可谓是清雅之中透着贵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到曹傅这般厉害,也是惊叹无比,拉住那店小二,问道:“这人如此豪情,当真不可思议。却不知他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清楚。这人自早晨时候就出现在这里,一直都在喝酒。也没看到人来看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摇摇头,无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这还真是让人感到好奇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商客一抖手中折扇,一脸好奇的看着曹傅,目中自是透着玩味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那曹傅眼见坛中之酒突然喝尽,又是喝道:“小二,再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顿时愣住,对着曹傅躬下身子,苦笑连连:“这位爷。刚才那两坛酒,已经是最后两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双眉一皱,喝道:“真的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爷,咱们这儿的酒都让你喝完了,实在是一坛都没有了!”店小二弓着身,唯恐惹恼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不是号称酒楼吗?怎么这点酒就没了?”曹傅骂骂咧咧,看起来极为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解释道:“这位爷。你是不知道啊,那晋王有令,不得我等继续造酒了!毕竟北伐在即,粮食本身就不够了,如何还可能挪用粮食去造酒?我们这里的酒,都是去年存下来的。今儿个,全被您给喝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晋王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店小二不说还好,这一说立刻让曹傅神色瞬变,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店小二不解其意,又问:“这位爷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连酒都没有,真是无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骂骂咧咧,直接接了酒帐,就站起身子来,准备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因为喝多了,他走路的时候还摇摇晃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客人见了纷纷避让,以免招惹到这个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那商客却是嘴角微翘,一挥手中折扇,颇有自信的走上前,挡在曹傅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义士,可否留步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怒容一闪,直接喝道:“你是谁?竟敢挡我的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。义士莫要紧张,只是我先前听义士说喝的不畅快。而我家中正好备了许多上品美酒,正想宴请义士一道品尝呢。”商客坦然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轻哼一声,甚是不屑的回道:“你不过时候一介商客,能有什么美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先生却是错了,要知道我走南闯北,可着实见过不少美酒。”商客又自袖中取出一玉瓶,塞子拿开之后,浓郁香气弥漫酒楼,顿时将周围人的目光全都勾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也是抽了抽鼻子,叫道:“好酒,果然是好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这瓶酒如何?”商客轻轻一笑,又将那玉瓶重新塞住,又放回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浓香馥郁,醉人心扉。只是你是谁?为何要请我喝酒?”曹傅有些好奇,一脸困惑的看着眼前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所谓宝剑赠英雄、红粉送佳人。先生如此豪情,岂能屈居于陋室之中?小子何源,虽无神兵利器,但也因缘际会,得了一些美酒,却不知义士可愿意随我一起欣赏美酒?”何源宛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眼力,自然能够看出来,曹傅能够一口气喝这么多酒,其修为自然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此,他才起了结交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立时眉飞色舞,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在前面带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入长安以来,一直受着各种委屈,自那赤凤军上下的排挤,还有城中各人的鄙夷,甚至是自己的兄弟赵孟頫,也以大局为重等缘由,逼迫他去做自己所不愿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得到何源赞美,曹傅顿感心中阴霾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笑道:“那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便带着曹傅走出酒楼,来到了一处马车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一见,一时惊异,笑道:“何兄弟,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拥有这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到长安之中,也有一段时间了,自然知晓这四轮马车非是寻常之人所能拥有,也只有一些政府官员还世家贵族能够拥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能够拥有此物,只怕身份也是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笑道:“没什么。只是我在这里做了一些小生意而已,故此能够置办此物,方便通行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起踏上马车之内,便随着马车一起朝着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,走了约莫两个时辰,等到停歇之后,却来到了一处马场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一扫马场,顿时见到在这马场之内,正有上千匹马儿恢恢作响,他们迈着四蹄于草原之上纵情奔驰,当真是一派辉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这生意,可着实不小。”曹傅无比惊叹,感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宋朝立国以来,一直都无法攻克燕云以及塞北这般产马之地,所以一直都相当欠缺战马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就连皇室之中,都无法凑齐五色战马,而不得不以骡子代替,

        这何源能够拥有这么大的马场,难怪能够拥有置办如此富奢的四轮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笑道:“也是得晋王大力支持,我才能够闯出如此基业。更何况相较于晋王才情,我这点东西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知晓那赤凤军自入主关内以来,一直都秣马厉兵准备北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要北伐,那便需要数量庞大的战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便是由此入手,幸苦十年以来,方才创下这足可饲养上千匹战马的马场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