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五十八章会是间谍吗?

第五十八章会是间谍吗?

        政务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处谁也不许进入的禁区之中,耸立着一栋房舍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其他敞亮宽阔的房间不一样,这个房子通体都是用花岗岩建造而成,花岗岩之间,更是灌入铜水,将其整个固定在一起,所以特别的牢固。

        似是为了杜绝有人窥探,所以这个建筑物也没开窗,更没有任何可供开启的大门,让人搞不懂这个建筑物,究竟是为何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若是进入其中,却会发现在房间顶部嵌着数十颗夜明珠,将里面照的是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排排书架排列整齐,上面放满了各种的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在中央地方,放着一个办公桌,上面则是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这里的负责人,陈志鹏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,他最喜欢做的事情,就是坐在自己的座椅上,静静的翻阅着书架上放着的书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所看的书也并非什么典籍、小说,这里也不是什么保管人类文明火种的避难所,因为在那一册册书籍上面,记载着一个个官员的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蒙古的列位官员,以及宋朝的士大夫,乃至于赤凤军之类的所有官僚,他们的生平琐事,全都被记在这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历经十数年收集到的资料,若是泄露出去,造成的麻烦事也不少,这也是为何这个建筑物被建造的如此坚固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于远处走来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将手中书籍递上前来,诉道:“启禀局长,这是新近搜集到的情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下吧。”陈志鹏点了点头,结过了那书籍之后翻了一下,顿时笑了起来:“没想到那曹傅竟然和何源混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临安之人来到之后,他就在对方身边布下了许多眼线,密切关注着对方的行动,而这曹傅为赵孟頫挚友,自然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我们已经确认了。只是局长,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?”那人又是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志鹏顿了顿,又是嘱咐道:“继续监视,看他们接下来的动静如何。毕竟你也知晓,这帮临安之人最是狡诈,若是他们假借姻亲之名,暗中窃取我军情报,那就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局长,我们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很快的消失了,偌大房间之内,只剩下陈志鹏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陈志鹏却若有所思的盯着“何源”这个名字,口中嘀咕着:“只是你这厮,又是为何接近曹傅?难道真的仅仅是为了联络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于直觉,他却是觉得那何源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战乱之中,城中之人身份难以辨别,他除了知晓对方的发家史之外,对对方的身世背景一概不知,若要以此为借口调查对方,却是有些难办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对方也是长安城名人,和军中高管也有相当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若是没有充分的证据,是无法动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国土安全局寂静如初,但马场之内,却是欢腾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置身此地,曹傅这才感到许久未曾体验过的快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飞驰的骏马,还有那猛烈的铳枪,甚至是激烈的美酒,以及堂下舞动的少女,都令他感到自己全身真元,都开始沸腾起来,似是为眼前这一切而欢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一夜,他仗着自己修为深厚,更是不知喝了多少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曹傅刚从房屋之中走出来时候,就感觉头晕脑胀的厉害,幸好被外面微风吹了一下,这才稍微清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那何源自房中走出来,问道:“曹兄。今日里玩的可尽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这可是我来到这里之后,最开心的时候了。”曹傅口一张,满口的酒气自口中喷出,复有带着几分期待,问道:“只是何源啊。我问你一句,你有没有兴趣随我到临安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源双眉猛跳,顿时欢喜起来,问道:“临安?难道曹先生有一桩大生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身子一晃,手指却是自远处马厩之中歇息的骏马之上掠过,笑道:“毕竟你这里,可是有这么一大批战马。若是就这样送给赤凤军手中,那可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源面露愁容,叹声回道:“唉。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既然能够在这里举办马场,虽然有能力上的缘故,但也有颇多限制,其中一项就是要向赤凤军定期输送上百匹优良战马,要不然他如何能够在这里立足?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呢。如果你能够将这些战马运到临安,我保证你能挣到五倍以上!”曹傅生怕对方不心动,直接伸出一只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倍?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源心脏猛跳,透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是没有存着将战马贩卖到宋朝的心思,只可惜一来有政策限制,能够贩卖的战马有限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没有门路,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行事,才能将这些战马卖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点点头,回道:“当然。毕竟你也知晓,我朝之内缺乏战马,若是曹兄能够提供充足的战马,莫说是小小的县令,便是爵位我也能够给你弄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那我这厢多谢曹兄了。”何源顿时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时候,他能够和此人勾搭上,实在是平生荣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摆摆手,笑道:“谢什么?你都请我吃了这么多酒了,我帮你说一句也是应该的。”复有看了看天色,只见一弯皎月悬于天上,万千银辉撒落人间,让人隐隐之中,可以见到远处小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才惊道:“没想到天色竟然这么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却是太晚了。”何源看了看天气,又见曹傅现今状况,便感觉有些担心,赶紧跟上前来,诉道:“曹兄,你都喝这么多了,不如在这里歇息一下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摇摇头,带着几分怨气诉道:“我还得回去了。要不然老赵那家伙会担心的。而且驸马府只有他一人,若是没有我在,会有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头晕目眩,但他却还是迈开双腿,一歪一斜的朝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看着好笑,连忙跟了上去,又是劝道:“回去?那不如和在下说一声,在下直接安排马车,送你回去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那就麻烦你了。”曹傅张嘴一笑,便拍了拍何源的肩膀,一点都不避嫌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自是召来马车,吩咐那马夫将曹傅运到驸马府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等到马车走了之后,他方才露出几分意义不明的笑容,诉道:“没想到竟然能够和此人搭上线?这样的话,日后办事便容易了许多。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