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九章谁是傻子?

第五十九章谁是傻子?

        马车咯吱作响,拉着曹傅回到了驸马府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因为天色已晚,所以等到抵达的时候,已经是午夜时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马车之上走下,曹傅双眼微眯,瞧了一下那还是有些破败的大门,口中骂道:“没想到还是来这个地方了。”虽是不甘,但是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来,拉着那铜狮口中铁环敲了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哐当哐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清脆的声音,立刻让本是宁静的庭院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焦急的脚步声,那大门被推了开来,一人眼见曹傅站在外面,双目泛着欣喜,诉道:“原来是曹将军?你可总算是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车上经过两个时辰的颠簸,曹傅早已经自醉酒之中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管家回道:“还不是因为曹将军许久未归,所以赵王爷一直都很担心,甚至都打算前往政务院,想要请求萧景茂帮忙寻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我一个大活人,能跑到哪里去?”曹傅一脸不屑,踏入庭院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房舍灯火通明,照着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走上前,一把推开了那门扉,便见赵孟頫一脸怒意坐在椅子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虽是怒火直冲,但他却不以为意,直接吩咐下人去准备醒酒茶,便寻了一个座位,大刺刺的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终于回来了吗?”赵孟頫终究忍不住,直接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回道:“当然。你不是都看到我了吗?”先前被侮辱的怨气未曾消解,他直到现在还生着赵孟頫的气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也是老大不小了,怎么也弄出这深夜不归的戏码?你是嫌我不够麻烦吗?”赵孟頫深吸一口气,满腔怒火全数喷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带着无比诚意前来此地,本以为能够很快的和那晋王缔结姻亲,自此之后两国能够友好相处,孰料对方直接借口北伐而跑了,而自己也直接被“扔”到这驸马府之中,什么事情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虽是不以为意,却也隐隐之中感觉到了那些人的排斥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“噗哧”一声笑了起来,回道:“麻烦?你以为你现在能做什么?在这里修生养性吗?对不起,我可没有你那些闲情雅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赵孟頫眼见姻亲之事迟迟未曾开始,无奈之下只好每日居住在驸马府之内练习书法、绘画,直到现在也过了半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晋王还没回来吗?”赵孟頫嘴角微动,辩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嗤笑道:“当然!要是她一直都不回来,你准备在这里过一辈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事是我的事,你先说说你为何夙夜未归?”赵孟頫眉梢微皱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下巴微昂,透着几分得意:“当然是为了生意。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何直到现在才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生意?”赵孟頫感到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回道:“是关于战马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战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也不知晓这赤凤军究竟是怎么做到的,竟然培育出一种新式战马来,比蒙古马还要高出一个头。而那拉马车的驮马,也是他们弄出来的,要不然如何能够拉得动如此重的马车。若是我们能够得到他们培育的马种,那我大宋自然有抗击蒙古的实力。”曹傅一脸得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也是惊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毕竟我可是亲自取过培育战马的马场,至于身上的酒气,也不过是应酬罢了。”曹傅嗤笑道:“至于你?除了写了一些字画外,又做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时沉默,这些日子以来,他寸步不离始终呆在这驸马府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然是什么事都没做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又是露出赵孟頫熟悉的轻蔑笑容,直接诉道:“就你这窝囊废,是个女子都不会愿意嫁给你。纵然有官家的圣旨,但是当真以为那晋王愿意嫁给你这种窝囊废?如此明显的态度,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身形一愣,整个人都沉默下来,随后又像是辩解一样的张口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,应该不会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?你倒是想的天真。”曹傅冷哼一声,诉道:“要知道你和她素不相识,更不知晓彼此底细,你是死是活她会在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犹如长枪一样,直接扎入赵孟頫的心中,让他整个人都彻底僵住,脸上也是惨白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赵孟頫心中犹存希望,又道:“可是我听说了,她已经攻下陕西了,再过半年时间,便可以将整个鄜延路占领。到时候,她应该会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只是鄜延路而已,若是她打算攻打河东北路呢?那岂不是又要拖个两三年?接下来在攻打中原呢?那估计还得等个五年时间。到时候等到她进攻漠北时候,估计都十年之后了。到时候,你还继续等吗?”曹傅没好气的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曹傅生气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接将赵孟頫晾在这里毫不理会,那晋王分明就是瞧不起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对待,也就赵孟頫这种傻子才会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脱口而出,只是话一出口,他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一个女子,将自己的一生彻底困在这里,这可能吗?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只感到茫然无措,口中念叨着:“她,应该不是那种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眼中,萧凤乃是一个坚强、伟大并且温柔的女子,能够以一颗仁慈的心对待每一个人,一如那传说之中的观世音菩萨一样,有着一个普渡众生的心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仙子一般的人物,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哪种人?别忘了,她可是靠着一个人,将赤凤军带出来,并且创下如此基业的强者。历数历代人物,也就刘邦、曹操这等人物,能够做到这种事情。就这样,你还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单纯女子?”曹傅不掩心中鄙夷,直接戳破了对方的幻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日子里以来,他也是受够了赤凤军的无视,要不然为何会终日酗酒?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有些坐卧不安,复有站起来,直接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明日前去询问一下萧景茂。看看他打算让如何安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你便。只是到时候失望的话,可别找我。”曹傅冷哼一声,又是喝道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