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二章离开

第六十二章离开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很快抵达火车站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赵孟頫见到眼前场景,整个人立时愣住,叹道:“竟然有这么多粮食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在火车站两侧,正耸立着上百栋粮仓,正有上百人从其中来来回回,将其中的粮食搬到火车之上一一码放整齐。一节火车之内,便足足装了上百石,而这里则是有着上百节火车皮,这样算起来一趟就可以输送上万石粮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毕竟这里,可是我们准备了二十年,要不然如何能够支撑起北伐?”杨承龙嘴角微翘,带着笑意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兵马未动粮草先行!

        再如何骁勇的军队,若是没有了粮食,那便等于没有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此,所以萧凤才要准备十年时间,甚至还要等到铁路、火车这等利器建造出来之后,方才准备北伐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究其原因,便是确保北伐军后勤不绝!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赞道:“昔日曾闻赤凤军实力雄厚,今日一见方才知晓缘由。若有如此之多的粮食保证,此次北伐定然能够成功。”而在心中,却感到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南狩之后,他们也不是没有图谋过北伐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岳飞开始,历代君主励精图治,譬如隆兴北伐、开禧北伐、端平入洛等等战事,莫不是为了重回故土,然而屡次北伐、屡次失败,以至于国朝之内,百姓莫不是苦不堪言,内乱之事也是频频发生,至于朝中之内,也为是否应该北伐争论不休,没有一日停歇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今日,赵孟頫自见到铁路之后,却觉得这赤凤军北伐之事,或许会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笑道:“那是自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萧凤素来尊崇,将其认为乃是神人一般的人物,毕竟萧凤自掌握全军以来,每一次决策莫不是将全军自危险之中救出,否则如何能够拥有如此声望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这次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按捺心中激动,对着杨承龙躬身一拜,脑中却是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他能够抵达延安府,并且以诚心说服萧凤,令其和宋朝和好如初,或许他大宋日后或许还有机会,重归中原故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切,全都取决于自己这一次,是否能够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承龙俯身一拜:“你放心,这一次定然会将你们安然送达铜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赵孟頫自是感谢不已,随后便依着杨承龙的安排,在火车之中各自坐定,静静等着火车开启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所有人全数上车之后,杨承龙这才露出几分戏谑,喃喃自语:“只是可惜了,若是踏出铜川的话,我可就无法保证是否安全了。”话语之内,却是透着一股森然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那曹傅却是愁眉紧锁,看着奔行的火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感到奇怪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看到了熟人了。”曹傅没有耐心的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感到好奇,问道:“熟人?他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白痴罢了,你无需理会。”曹傅侧目瞪了何源一眼,顿时让何源心力一紧张,赶紧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天相处下来,何源也算是摸清了曹傅的性情,虽是豪爽无比,但若是有人触动他禁忌之处,那便会翻脸不认人,活脱脱一个飞扬跋扈的***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虽感遗憾,但一扫火车之内的马儿,却是笑了起来:“那我们达成的商业协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五千贯定金,等到你的马儿运到时候,剩余的自然会给你的。”曹傅对着身后侍卫招招手,顿时便有人走出来,将五个箱子提起来,送到何源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打开箱子翻了一翻,这些交子面值皆是一贯,上方印着“华夏银行”字样,下方则是印着一个万里长城的图样,图案层次分明、清洗无比,纸质摸起来也是相当柔顺,和其余商铺所通用的交子绝不一样,两者相差实在太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,便是赤凤军自入主长安之后,集中麾下所有的工匠,自印刷纸张、乃至于油墨甚至是专门的机械,全都进行了彻底的革新,这才弄出这堪称划时代的交子,好充作货币之用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十数载推行之后,城中百姓也早已经习惯了,以此物作为货币购买商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这些交子之后,何源露出几分笑意:“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凑足这些,曹将军实力果然非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冷哼一声,直接诉道:“也不知晓你究竟是何心思,竟然只要华夏钱庄所发行的交子?”当初时候,他为了弄到这些交子,可着实废了老大功夫,这才弄到五千贯交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余下的,他却是和何源约定,以金银铜钱交易,却是不需要这么多的交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何源道:“没办法。赤凤军自有法度,除却华夏钱庄的交子之外,凡是其余交子一律不得使用,我总不能收一堆废纸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你便。”曹傅毫无心思,只是看着远行的火车,又道:“只是我接下来,只怕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源略有奇怪,问道:“离开?你打算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和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依旧冷漠,然而心中却是担忧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这家伙当真离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长笛鸣起,偌大的火车仿佛苏醒过来的史前巨兽,驮着身上多达上百吨的粮食,以及一行人朝着铜川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虽是刺耳,但赵孟頫却觉得心中舒畅,遥望远处一览无余的广袤平原,顿时笑道:“看样子,应该很快就能够抵达延安府了吧。”他虽然不是第一次乘坐火车,但今日时候却感觉鲜血沸腾,更感到胸中涌出一股莫名冲动,却是对着旁边的侍从诉道:“你去将我的纸笔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难道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侍卫略有诧异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指眼前景象,远处乃是错落有致、排布整齐的长安城,而自其中正有一道修长铁路贯穿其中,将其切割成为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于铁路之上,更有数条铁路来回奔驰,却是将四处各地和此地勾连起来,让人不禁遐想起来,这铁路是否可以通往天边,并且将所有人全都勾连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朗声一笑,诉道:“如此场景,岂不值得记录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胸中豪情汹涌而出,赵孟頫接过侍从准备的墨笔,便俯身下来,于那已然铺就而成的宣纸之上纵情挥舞,目中所见所闻,随着手指舞动之下,恣意挥就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笔一划、一撇一捺,万千景象只在随意之间,便浮现出来,让人看着不免惊叹,这世间怎有如此美妙场景?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赵孟頫只想要将自己胸中所想尽数描绘下来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