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五章咫尺天涯

第六十五章咫尺天涯

        虽是暂时击退对方,但张茂却知对方不可能如此善罢甘休,便在这里暂时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浓烟聚集、鲜血漫天,无数古木尽数倒伏,置身在这玉华门之前,赵孟頫首次体验到战争的残忍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夕阳悄然落下,最后的一点余晖也彻底消散,彻底的黑夜再度统治了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自之前战斗之后,直到现在对方始终没有动静,张漠虽是感到有些疲倦,但任就强忍着倦意,带着人到山下巡逻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地躺着的尸体早已经死去,他们的鲜血也都彻底凝结了,宛如那来自抵御的勾魂锁链一样,将这些人的灵魂死死困住,永远也无法摆脱。而那被摧毁的阵地他们也去了,也见到之前摧毁玉华门的巨炮,然而眼下这具巨炮却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,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这时,张漠方才确定对方早已经抛弃了山下阵地,应该是撤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玉华门之上,他也将山下见闻禀告赵孟頫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听了之后,也是面有戚戚,心中却生出一丝疑惑,那些家伙为何会不惜生死,又见众多侍从面有睡意,便诉道:“你带他们先去睡觉吧。毕竟鏖战了一天了,你们想必也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漠自觉睡意浓厚,便屈身告辞,自旁边倒塌的房舍之内找到一些被子,又寻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就歇息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鼾声大作,他们便这样席地而眠,补充着之前损耗的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众人鼾声,赵孟頫却觉得睡意皆无,只好席地而坐,眺望眼前之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月上枝头、银光洒满山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没有了白天时候的叫喊声、刀斧撞击声、铳枪之声以及那宛如天雷般的火炮声,这里只剩下一片蝉叫蛙鸣。

        聆听这一切,赵孟頫这才感到心中安然,笑道:“幸好,你们不是人类,不用受着那宛如炼狱一般的罪孽。”毕竟这才是他所喜欢的东西,之前那血腥场面,实在是让他恶心至极,从骨子里透着敌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那些鸟儿、青蛙一时不停,唱诵着属于自己的篇章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人类的纷争,从来和它们无关!

    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    山风拂面,宛如刀锋一般锐利,更将山下的血气直接送到玉华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牺牲这么多人,当真值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嗅到这令人作呕的气味,自是感到身子骨之内,全都透着一股本能的排斥,而在身边两侧,跟随他前来此地的侍卫早已经沉沉睡去,更是无从听取他的抱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纵使是睡梦之中,这些人也始终握着手中武器,不曾懈怠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战士,他们是合格的,但若要阻止战争,他们和自己一样,根本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神色黯然,兀自握紧双手,却觉得自己极为无力,默默想着:“原来在这里,我什么都做不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莫说是上阵杀敌,他就连阻止这种事都无法办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首次,赵孟頫感到迷茫,却不知晓自己跑到这这个地方,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月辉渐消,天色渐转明亮,一轮旭日再度显现,又为这片亘古以来存在的大地,带来了新的光辉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也没有经受住睡意侵蚀,自是一样靠着山岩,踏入了深眠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此刻,于远处却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这一惊,张漠蹭的一声,便爬了起来,喝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是睡梦之中,他依旧保持着对周围警惕,生怕有人趁着这个时候害了赵孟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。你们不用担心,是我。”那人笑了一声,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漠凝神一看,这才放下心来,笑道:“原来是你?”他却是没忘,当初正是眼前之人斥责,他们方才会来到这玉华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乃是铜川防御使陈勤。”陈勤躬身一辑,道歉道:“之前有些急躁,多有得罪还请包涵。”只看眼前惨状,便知晓之前若非这些人帮忙,是断然无法守住玉华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漠回谢道:“若非将军守住此城,那关内百姓便要遭殃。如此重则,我等又岂敢推辞?”复有看了一下身边的兄弟们,却露出了几分哀怜,回道:“只可惜我的这些兄弟们,他们却是埋首再次,无法回归故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昨夜一战,三百侍从数量锐减,只剩下眼前两百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成人员就此丧命,这战争可真是残忍!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你们在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这一番话,也将赵孟頫自睡梦之中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眼见陈勤站在身前,连忙站直身子,整了整身上衣衫,诉道:“我乃是赵孟頫,却不知你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陈勤。却不知你们到这里来,又是所为何事?”陈勤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战事紧急,他匆忙之下也未曾分辨对象,便对着众人一顿斥责,而在战事消停之后他仔细一想,这才发现这些人并非他麾下之人,这才赶早跑来的,对着众人道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时愣住,却不知该如何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为了生意,他并没有带货物,若是为了旅游,三百侍从以及铜川也实在不是合适选择,而若是将自己真实目的告诉对方,这人是否能够接受?

        说实在的,赵孟頫经过这么多事情,对晋王的爱慕,以及姻亲之事,已经不似之前那般热衷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勤疑惑,又看向张漠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漠连忙回道:“我们乃是中原义士,因为听到蒙古入侵赤凤军,这才率领家乡子弟兵,前往此地助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勤恍然大悟,他也看出眼前这些人非富即贵,更兼每个人都荷枪实弹,实在不像寻常之人,否则如何会有这个问题?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心中一松,随后道:“只是我有一事,不知陈将军可否回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眼下击退了蒙古攻击,陈勤自感欣喜,倒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深吸一口气,在心中斟酌良久之后,方才问道:“我自出生以来,一直听闻晋王威名,却不知你可否告诉我晋王目前所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晋王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勤一脸可惜,张口回道:“若是你昨夜时候问起此事,我或许会直接引荐。只可惜今日一早,晋王便离开此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漠一时惊讶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路寻来,所为的便是萧凤,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近?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机会稍纵即逝,他们却是错过了和对方相遇的机会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可否告知我,那晋王如今又前往何处?”赵孟頫一脸期待,又是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勤摇摇头,无奈道:“只怕不行。毕竟主公行踪成谜,我等也不知晓她的位置。只是之前曾经听说,主公打算攻下保安州,彻底断绝对方后勤来源。若是可以的话,你们可以循此路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谢谢陈将军了。”赵孟頫拱手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不知对方去路,但知晓大致位置的话,他们也可以循着路线,直接找去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