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六十六章前往保安州

第六十六章前往保安州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陈勤离去之后,张漠眼见赵孟頫双眉蹙紧,就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难道你打算前往保安州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颌首回道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漠却是有些害怕,又道:“你也看到了,那蒙古素来凶残,仅仅是一支军队,便打的兄弟们只剩下不到两百人。若是继续前往,遇到蒙古军队的话,我们可无法保住殿下性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颌首回道:“我知道!”但他双目沉着,却是透着一股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漠心中一愣,带着几分不解,又问:“既然如此,那你还要前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毕竟你也看到了,若是让这战争继续下去,还不知晓会有多少人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苦笑一声,复有充满坚定的抬起头来:“既然如此,那我更要前往保安州,若是能够劝说晋王罢手,和蒙古约定合约的话,或许能够稍微减少一些损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昨夜一宿,他眼见众人惨死,自是哀怜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一想到战争还在继续,所以赵孟頫心中已然下定决心,便打算亲身前往阻止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漠张着大嘴,一脸痴呆的模样:“和平?”复有紧张起来,又道:“殿下。你以为那晋王会听你劝?她筹谋此事已有十年,岂会因为你一人之言而放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总得一试。不是吗?”赵孟頫朗声一笑,心中已然作出决定,又见众位侍卫脸上透着胆怯,便道:“至于你们?若是害怕,不想继续跟着我的,也大可以离开。而我也会赠与你们一百贯钱,作为安置费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先前一战,他们已知此地危险,不比那有禁军坐镇的临安,稍有不慎就可能当场殒命,心中已然生出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听赵孟頫这一番话,数十人心中惭愧,对着赵孟頫躬身一辑,诉道:“殿下,请饶恕我们的无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保定州为兵家必争之地,定然会聚集大批蒙古骑兵,仅凭他们这么一点人,根本就是螳臂当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碍。你们也是有家室的人,自然有着许多顾虑。”赵孟頫虽是有些失望,但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你人为自己的决定送命,也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这一路还请珍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齐齐低下头,脸上带着惭愧,甚至就连抬头看着别人都会觉得羞涩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他们掩饰着心中的思绪,各自走到张漠身前,领着属于自己的交子,然后转过身来朝着长安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过程一直都是沉默不语,让人感到气氛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蝉音,叫的人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    炽热骄阳,烤的人心情烦躁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那些人离开之后,随行的侍卫又少了一大半,眼前只剩下近百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定眼看着张漠,赵孟頫又是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漠苦笑一声,眼见赵孟頫心智坚定,便知晓无论自己如何苦劝,对方都绝对不可能放弃,便道:“殿下。我父母早已身亡,哪里有地方可去?这一路凶险无比,便让我陪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略感欣慰,至少他现在,还有人陪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和陈勤道别之后,便朝着保安州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保安州,距离铜川也有六百多里,因为赤凤军与蒙古交战原因,一路上流民四起,更有众多悍匪借着时局动荡之刻趁机作乱,杀人放火、奸淫掳掠,可谓是无恶不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他们刚刚自铜川走出不到一天的路程,就见到远处正有数十名悍匪押着一群女子,朝着附近的山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看到这场景,自是感到双目赤红,虽有张漠苦言相劝,他却还是挺身喝道:“光天化日、朗朗乾坤,你们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悍匪神色一愣,自是见到赵孟頫一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领头一人身形壮硕,手上拿着也不知道哪里捡到的缺口大刀,怀中还抱着一个清丽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到赵孟頫拦路,一扬手中大刀,威胁道:“哪里来的小毛头,趁早给爷滚远点!”更是一脸沉醉模样,在那清丽少女脸上吻了一下,哈哈笑着:“若是挡了爷逍遥快活,定然要宰了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一副威胁模样,他却也只感放些狠话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赵孟頫等人皆是身披铠甲、荷枪实弹,一看就不是好货色,若是当真起冲突,死的也只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人,还请救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少女见到众人至此,立时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汉一时不妨,顿时让这少女逃了出去,他脸色惊愕之下,当即就直接骂道:“你这个婊子,竟然敢逃走?”迈开双腿,就朝着那少女追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看着担心,连忙道:“张将军,莫要让那少女遭了敌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漠沉声一喝,手中铳枪应声而起,“砰”的一声那山大王立时倒地不起,溅起血液洒满少女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赤凤军!是赤凤军来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眼见自己大王被杀,又见到那黑漆漆的铁管,立刻就想起流传在这片土地的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纷纷舍下俘虏,各自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漠也没兴趣追赶,便收起铳枪,对着赵孟頫诉道:“殿下,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时庆幸未曾早就多余杀孽,嘴唇轻启吐出胸中浊气,走到那少女之前,安慰道:“这位姑娘无须担心你已经安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谢谢恩公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少女连连点头,依旧一副惊惧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看着此女,便察觉到对方颧骨高耸、双眸淡绿,和中原之人大不相同,又听闻对方语气生硬,当即问道:“看你相貌还有语气,和我汉人不甚相同,却不知晓你是何方人士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女子原本是情绪平静下来,岂料听到这话之后,又是陷入莫名恐惧之中,又是赶紧跪了下来,练练诉道:“不要,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有些糊涂,见这少女一直可着劲的扣头,额头之处已然是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怜悯,他连忙走上前,将这少女搀扶起来,劝道:“你放心,我们不会杀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,才让那少女感到赵孟頫释放出来的好意,心情方才恢复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她大抵是因为太过疲倦,所以当平静下来之后,就沉沉的说了过去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