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七章全灭

第六十七章全灭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知对方好心,但少女面带疑惑,两只宛如绿宝石一般的皓眸死死看着赵孟頫,透着乞怜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点点头,笑容宛如三月春风,瞬间融化对方心中敌意:“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少女这才放下心来,眼见自己正躺在对方怀中,顿感几分羞赧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时匆忙,连连松开双臂,笑道:“之前看你有些激动,故而冒犯了。只是你可否告诉我,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?”凝目看向少女,便见此女身上衣衫破破烂烂,不知道占满了多少污渍,唯有从那偶然露出的纹饰,可以看出对方应当身份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少女一时愣住,却是垂下头来,言谈之中透着哀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里娅-迪力木拉提——延安府。父亲逃难,死!只有——我——被抓,来到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一说本就是磕磕碰碰,偶然之间还因为有些汉字不甚熟悉,故此难以阐述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赵孟頫也颇有耐心,在一边不断试探,这才解析出对方话中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罢之后,赵孟頫心生恻隐,笑道:“你放心吧,既然我已经见到了,那你便无需担忧了。”随后,他却是将张漠叫来,指了指远处的妇孺,嘱咐道:“你且派一队人马,护送这些妇孺回到铜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漠颌首回道:“殿下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目标乃是保安州,一路上凶险万分,自然不可能将这些妇孺带着,交给赤凤军处置,乃是上上之策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料那阿里娅听闻此语,却是惊慌起来,连忙抓住赵孟頫手臂,不断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铜川?赤凤军?我不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来来回回,她口中就是说着这三个词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虽感困惑,只见对方身躯孱弱,生怕阿里娅路上遭逢劫数,诉道:“你放心,那赤凤军素来公正,断然不会害你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阿里娅却死死抓着他的手臂,根本不肯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那张漠也将那些妇孺聚集起来,眼见阿里娅纠缠不休,自感懊恼,问道:“殿下,要不要我——?”举手一挥,他却是打算动用武力,直接将对方打晕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流匪啸聚,若是在这里久留,可是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摇摇头,眼见阿里娅眸中满是惊惧,自是感到奇怪,张口问道:“那你可否告诉我,为何你不愿意前往长安?”

        相较于眼前女子,那些被劫掠的妇孺眼见自己会被送往铜川,莫不是欢欣鼓舞,简直就和即将抵达天堂一样,唯有眼前女子,方才露出这近乎恐惧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赤凤军——杀,父亲——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努力的张着嘴巴,吐出了这几个词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赤凤军杀了你父亲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心中一愣,顿时感觉脑中热血充盈,充满着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使劲的点着头,清丽的脸上带着恳求,双手还死死地抓着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双眼一扫,眼见对方那清晰无比的异域风格,露出几分无奈,诉道:“也是。毕竟你这长相,和汉人相差实在太远了。”阿里娅的相貌和汉人相差太大,那么其父亲定然也是那些随着蒙古入侵,而定居此地的色目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赤凤军开始北伐,那作为色目人,自然难以避祸,若是因此遭劫也是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双眸一闪,连忙道:“你,答应,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跟着我吧。”赵孟頫无奈,只好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孤身一人,又是异域之人,若是置身于华夷之辨浓厚的长安,料想也会遭到许多敌视,赵孟頫更不可能将其丢在一边不管,让阿里娅在这荒郊野外孤身一人,眼下自然只有将其带在身边,方能确保其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张漠看着眼前一幕,又是哀叹一声:“唉。看殿下样子,只怕我们又要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将那妇孺送走之后,便又是继续先前决定,继续朝着保安州奔去,当然队伍之中也添了一个阿里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阿里娅倒也聪慧,知晓赵孟頫虽是实力低微,但文采斐然颇受众人尊崇,便以学习汉文为由,一路上跟在赵孟頫身后讨教汉学,不多时便已经学会许多汉字,初步交流已经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往那个方向走,就可以,抵达保安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指了指远处山路,阿里娅张口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晓阿里娅身份如何,对这鄜延路地境熟悉无比,经由她指点,众人不过七天时间,便行至保安州附近,之后只需要半天路程,便可以抵达保安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眼见即将得见萧凤,心中激动之下,却见天上骄阳横空,晒得众人饥渴难耐,遂道:“各位先歇息片刻,等天凉了我们在出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各自歇息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阿里娅却跑到赵孟頫身前,问道:“公子,你可曾结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结婚?你问我这个干啥?”赵孟頫感到好奇,脑中闪过一人身影,却感到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有婚约,只可惜却因为诸多缘由始终未成,今日之所以前来此地,也是为了这件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面有羞涩,却道:“若你未曾结婚,可否娶我为妻?”一对绿眸直愣愣看着赵孟頫,却是未曾遮掩痴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顿感踟躇,只好道:“这个,还是等将你送回家中再说吧。”一路上,他早就做好计划,等到寻到眼前女子族人之后,就将对方送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,他也不能落下口舌,让赤凤军对此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孰料此刻,于两侧山林之处,却传来阵阵号角之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漠顿时惊起,握紧身侧铳枪,低喝一声:“所有人,立刻维持警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漠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赵孟頫不解其意,张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此刻,树林深处忽起“砰砰”之声,数位侍卫应声倒地。其后,更是从丛林之内,传出阵阵马蹄之声,声音越来越大,令整个大地都开始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快逃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漠一时惊恐无比,连忙跑到赵孟頫身边,将其直接提起来,丢在战马之上,然后朝着那马儿砍了一刀,令其发狂一般朝着远处奔去。那阿里娅似是早已知晓,也是跟着跨上战马,紧紧贴在赵孟頫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未及反应,等到被丢到战马之上,方才回转过来,冲着那张漠喝道:“张将军,究竟怎么了?”而在此刻,他却见上千蒙人自丛林之内一起涌出,朝着他们直接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不比之前悍匪,乃是实打实的蒙古骑兵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赵孟頫只感绝望,只好握紧手中缰绳,任由胯下战马带着他以及阿里娅朝着远处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身后诸位侍卫,自然陷入蒙古大军重重包围之中,再无逃生机会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