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六十八章身份败露

第六十八章身份败露

        “快逃,逃得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远处枪声熄去,赵孟頫心中只剩一个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实力强横,非是他护身侍卫能够抵御,眼下时候只有逃,若是能够被赤凤军发现,或许尚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料这时,于道路之前,十数匹骏马一起现身,却是挡住两人去路,手中铳枪已然端起,指向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心中生俱,叫了一声:“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?”岂料身后的阿里娅却叫了一声:“叔叔。”那些人听到这叫声,顿时愣住放下手中铳枪,于队列之中一人策马踏出,对着那阿里娅叫道:“阿里娅?你怎么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一脸庆幸,直接自战马之上跳下来,扑到那人怀中,哭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看着眼前场景,却觉得自己似是被绑住,然后直接放在了瀑布之下,通体发凉。便是那些人一起走上前来,将他从战马之上抓住,整个身子也被用铁链牢牢锁住,也未曾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阿里娅见到赵孟頫被如此对待,却是紧张起来,又是转过头来,对着那自称是她叔叔之人叫了几句。那人听了之后,这才呵斥侍卫,将赵孟頫松绑。

        凝望远处少女,赵孟頫一脸愠怒,喝道:“他们,是你召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”阿里娅面带歉意,对着赵孟頫俯首叩道:”对不起,之前我骗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的部下呢?”赵孟頫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神色一愣,头更是低的更低,回道:“他们,只怕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如遭雷击,整个脸儿都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知晓张漠等人凶多吉少,但从阿里娅口中听了,他却觉得无比悔恨,若非自己执意要带着这个女子,如何会早就今日之劫?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一脸无奈,只好默然无语。至于那叔叔,他眼见两人之间关系古怪,虽是不明白其中缘由,但也知晓两人之间,只怕是注定要纠缠一生,不欲在这里继续停留,便吩咐麾下之人,带着赵孟頫一起朝着德靖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乃是他们驻地,也是蒙古抗击赤凤军的前线阵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路无神,宛如木人一般,被带至德靖寨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经此大变,他只感茫然,不知自己这次前来,所为者又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谁料到,等赵孟頫被带入德靖寨之后,却没有见到预料之中的牢狱,反而被带到了一处准备妥善的浴池之中,更有两位仆妇随身伺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为何他们不杀了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心中疑惑,不知对方究竟存着什么心思,如今置身于魔窟之内,他也只能静观其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沐浴更衣结束之后,赵孟頫穿戴整齐,随后就见那门扉“咯吱”一声,被人给推开。幽幽月华,照见门前之人,洗去了路上风尘,重新换上一身洁白长袍,阿里娅宛如雪中女身,俏丽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立时皱眉,斥道:“你来见我干什么?”若论此刻他最不想见到的人,那莫过于眼前这位女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神色一愣,面容低垂下来,带着歉意回道:“我知道你恨我。只是叔叔邀你一见,不知你愿不愿意?”一对绿眸透着怯意,就似那波斯猫一样,让人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额头之上青筋暴涨,咬牙切齿的说着:“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还请你跟在我身后。要不然,会有生命危险的。”阿里娅躬身一辑,带着赵孟頫朝着远处聚义堂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本是昔日北宋对抗西夏所修建的山寨,所以寨内留有许多北宋痕迹,后来有曾经被山贼占据,历经岁月至今,又被蒙古给占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也没兴趣汰换,便让这匾额继续留在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踏入聚义堂,赵孟頫定眼一看,就见远处一人横刀立马,占着整个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也和阿里娅一般,身上穿着修长白袍,和阿里娅一般,也是有着绿色眼睛,腮下更是蓄着茂密胡子,让人一看便知晓此人并非汉人,应当是久居西域的色目人。只因为可汗召集,这些色目人方才敢踏入中原,并且占据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见赵孟頫走入其中,一张口便是直接问道:“你就是赵孟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双眉一皱,透着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面生怒气,斥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见了我,为何不曾跪拜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时恼怒,昂首回道:“华夏之人,岂能向蛮夷屈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蛮夷?”那人冷笑道:“尔等自诩蛮夷之徒,然而你们的妻女被我们所夺走,你们的土地也被我们所占据,就连你也被我给抓了。你可知道,若是招惹了我,我现在就会砍了你。”手中长刀猛地一挥,刀气自其中直冲而出,顿时将那石板碎成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尘沙溅起,令整个聚义堂,都蒙上一层烟尘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虽是害怕,却依旧撑起整个身子,回道:“赵某置身于此,就没打算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阿里娅见两人争锋相对,却怕她叔叔一怒之下,当真将赵孟頫直接砍了,连忙劝道:“哲巴尔叔叔,他曾经救过侄女性命。先哲曾言,以牙还牙、以眼还眼,若是如此对待恩人,只怕不是先哲所希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收起长刀,哲巴尔喝道:“若非侄女相劝,早在之前便杀了你。”复有轻笑一声,又道:“不过你知道,我为何要将你带到这里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心中一紧,带着恼怒看向旁边的阿里娅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时候,他和张漠等人商谈时候,可未曾躲避阿里娅,包括自己的身份,此行的目的全都和她说了,很显然哲巴尔能够知道这一点,也是阿里娅所告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哲巴尔面带笑意,回道:“哦?看你样子,似乎挺紧张的。不过你不用担心自己会有性命之危,毕竟你的身份对我蒙古可是有着大用。宋朝亲王,晋王皇夫?如此身份,若是善加利用,应当能够起到不少的作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对方得意洋洋,赵孟頫虽是有心劝阻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今日,他方才感到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何自己,做出这般傻事?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