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星际在线 - 修真小说 -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九章劫难重重

第六十九章劫难重重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脸惨白,只觉得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    哲巴尔笑道:“当然。要不然你认为我为何要将你留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阿里娅也直接走上前来,劝道:“那晋王对你也不甚在意,既然如此那你又何苦追寻呢?不如投入我蒙古麾下,我想可汗见到你的到来,定然会欢喜无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脱口而出,赵孟頫只觉得荒谬无比,又岂容自己苦心追求之物,如今却被这般对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哲巴尔猛地一跺脚,喝道:“不可能?你以为你有选择的余地吗?”居于两侧的侍卫齐声一喝,身上铠甲铿锵作响,便是他们手中的马刀,更是射出一道道锐利寒芒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众人这么一吓,赵孟頫难以抑制身躯之内的颤抖,但却依旧强撑着身子,咬牙切齿的回道:“君子尚节,岂会贪生怕死,畏惧强权?”

        哲巴尔眉头一皱,已然是怒气上脸,身侧侍卫亦是凝目看去,宛如群狼一般,虎视眈眈看着赵孟頫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见气氛不对,生怕自己的叔叔当真下狠手,将赵孟頫給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赶紧跑到赵孟頫身前,就像是母鸡护小鸡一样,将其挡在身后,又对着哲巴尔劝道:“叔叔。赵先生初来乍到,对我等并不熟悉,这才会这般抵触。不如让我和他好好商谈一下,等到他情绪稳定下来,想清楚现在的状况,我们再说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你也知道他乃是大宋亲王,若是贸然逼迫,只怕会玉石俱焚。到时候少了这么一个人,叔叔你也不好向可汗交代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那我就暂时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侄女就谢谢叔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见到危机化解,这才放下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背后,赵孟頫神色黯然,心中想到:“没想到我竟然沦落到需要靠一位少女,才能够苟全性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阿里娅也转过头来,用着半生不熟的汉语,诉道:“对不起。不过你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扯了一下嘴角,勉强自己露出笑容来,回道:“那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这番话,都是以阿拉伯语对话,故而赵孟頫一点都听不清楚,不过他见到哲巴尔神情缓和,也知晓自己之所以能够活下来,全是赖着阿里娅求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想自己如今这般状况,也是因为对方所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赵孟頫也没兴趣和阿里娅继续纠缠,只想着从这离开,独自一人!

        座位上,哲巴尔见两人神色更有怪异,更见阿里娅眼眸之内难掩爱慕之情,张口问道:“阿里娅。你喜欢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点点头,复有透着几分哀伤:“毕竟他救过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哲巴尔应了一声,回道:“但是你可莫要糊涂。毕竟此人乃是大宋亲王、晋王夫婿,你若要他娶你为妻,却是难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娅俯身回道:“叔叔放心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见着那赵孟頫双目无神、全无之前焕发神采,心中充满了懊恼和悔恨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当初未曾遇见,又岂有今日之局?

        哲巴尔看着这一幕,长叹一声回道:“唉!阿里娅,我的侄女啊,希望你能够安康,莫要陷入其中。”又见那赵孟頫双目无神,又是喝道:“还有,明日时候我便会将你送至哈剌和林。你先回去准备一下,莫要耽搁了明日的时辰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一脸死灰,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我会劝说他的。”阿里娅应了一声,又是带着担心看着赵孟頫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被带至哈剌和林,到时候赵孟頫又会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她却是想也不敢想!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各存心思,就此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深夜时候,星辰稀疏、月影朦胧,飒飒山风呼啸而过,好似赵孟頫那充满悔恨的心,躁动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我真要如他们所言,被绑住带到哈剌和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午对话历历在目,赵孟頫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常时候沉迷于书画之中,赵孟頫对当今天下局势并不清楚,但也明白自己若是被带至哈剌和林,那他和晋王婚约就要宣告终结。

        任赤凤军如何通情达理,他们也断然不会接受一介投敌之人,成为王夫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门扉“砰”的一声,变成无数碎片,一个黑影窜入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心生恐惧,正要呼叫时候,却见那黑影喝道:“莫要紧张,是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曹傅!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熟悉声音,赵孟頫借着星光凝目看去,眼前之人分明就是他的儿时玩伴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面有愠怒,张口斥道:“还不是看你一个人孤身前往此地,要不然我如何来到这里?”耳朵一动,却闻远处传来阵阵脚步声,他心中更急,道:“莫要耽搁了,咱们快点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了,我必须要逃出去,要不然就完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孟頫连忙起身,跟着曹傅朝着山下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岂料刚一出门,却见远处灯火通明,那哲巴尔手持大刀,两侧侍卫皆是手持铳枪,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想逃吗?只不过你们逃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扬手中长刀,哲巴尔透着一股霸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双眉敛起,感到不妙:“好家伙,这反应倒是挺迅速的。”随后扯下脸上黑布,拱手一辑,诉道:“在下大宋御龙班值侍卫曹傅,却不知阁下究竟是如何发现我的行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乃阿普杜勒哲巴尔,为蒙古千户,奉命驻守此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哲巴尔长声笑道:“你以为你隐藏的很好吗?只可惜当你踏入这里的时候,就一直都在我的掌握之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傅双目一凝,却是喝道:“虽是如此,但若是你以为仅凭这些人,就想要困住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铿锵”一声,腰侧宝剑应声出鞘,纳入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傅体内真元尽数运起,剑芒一闪透着森冷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形挪动,剑芒如电,径取对方首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实力的确了得,只可惜就这些伎俩,可未必能够从这里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哲巴尔长声一喝,双手之中生出一股沛然吸力,远处长刀簌然而起,落入双掌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刀指天,威势惊起山中飞禽走兽,皆是俯身拜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,注定要你含恨于此!”

网站地图